旧约 约伯传 第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天主是全能的

1约伯答复说: [注1]

2我确实知道事情是这样,但人怎能同天主讲理?3人若愿意同天主辩论,千个问题中,谁也回答不出一个。4虽心中明智,力量强大,但谁能对抗天主,而保平安?5他可移山,山却不知;他一发怒,山即翻转;6他振摇大地,使之脱离原处,地柱随之摇撼震动;7他一下令,太阳即不升起,星辰即封闭不动;8惟有他展开天空,步行海波之上;9他创造了北斗和参(shēn)宿(xiù),昴(mǎo)星及南极星辰;10他所作的大事,不可胜数。11他由我身旁经过,我却没有看见;他走过去,我仍没有发觉。12他若抢夺,谁能阻挡?谁能问他说:“你作什么?”13天主一愤怒,决不收回。为虎作伥的,必屈伏在他以下。 [注2]

谁能反抗天主

14如此我怎敢回答,我怎敢措辞与他抗辩?15纵然有理,也不敢回答,唯有哀求我的判官开恩。16我向他呼求,纵然他答应我,我仍不相信他会听我的呼声。17他为了一根头发而折磨我,无故增加我的创伤;18致使我不能喘一口气,使我饱尝苦辛。19论力量,他强而有力;论审判,谁能将他传来?20我虽自以为正义,他的口却判定我有罪;我虽自觉无辜,他却证明我有偏差。21我是无辜的,我已不顾及我的生命,我已厌恶生活下去。

善人为何遭难

22因此我说:都是一样。善人恶人,他一概灭绝。23若天灾突然降下使人猝死,他便嘲笑无罪者的绝望。24大地落在恶人的手里,蒙蔽判官脸面的,不是他,是谁呢?25我的日月过去比跑信的还快;疾走而过,无福乐可享。26急急驶过,似芦苇船,如骤降攫(jué)食的鹰。27我若决意忘掉我的哀怨,改变愁容,表示愉快;28但一想到我的痛苦,我就恐怖。我知道你决不以我为无辜。29我若是有罪,又何苦白费心血?30我即便用雪洗我身,用咸水洗我手,31你却把我浸在泥坑内,甚至我的衣服都憎恶我。32因为他不像我是个人,使我能答复他,或让我们同去听审。33在我们中间没有仲裁,可按手在我们两造之间。34但愿他的棍杖远离我,他的威严不要恐吓我,35我好能讲话而不害怕;但是如今我并非如此。 [注3]


  1. 约伯对彼耳达得的答词可分作两段:前段(9章),约伯驳斥彼氏说:他固然知道天主是公义的,但仍不同意彼氏的观点:痛苦是罪恶的后果,因为由经验得知,很多无辜者与罪人一同遭殃,犹如陷身苦海;后一段( 10章),约伯首先声明自己是清白无罪的,接着极生动地描述自己的惨状。  [继续读经]
  2. “为虎作伥的”,按原文为“扶助辣哈布的”。按:“辣哈布”为海中怪物,见3:8,7:12及注。  [继续读经]
  3. 29-35节,作者记述了约伯最冒失的话。他的意思是说:假使他能以与天主平等的身份相辩论,甚或在他和天主间另有一更高的裁判者,即可证明:他受剧烈的苦痛,是不应该的。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