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约伯传 第七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人生多愁苦

1人生在世,岂不像服兵役?人的岁月,岂不像佣工的时日?2有如奴工切望阴凉,佣工期待工资:3这样,我也只有承受失意的岁月,为我注定的苦痛长夜。4我卧下时说:“几时天亮?”我起来时又说:“黑夜何时到?”我整夜辗转反侧,直到天亮。5我的肉身以蛆虫与泥皮为衣,我的皮肤破裂流脓。6我的日月速于织梭,也因无希望而中断。 [注1] 7请你记住:我的生命无非像一口气,我的眼再也见不到幸福。8注目于我的,再也见不到我;你的眼看我时、我已不在了。9他去了,好像云消雾散;下到阴府的,再也不得上来。10不再回家,本乡也不认识他。 [注2] 11为此,我不能再闭口不言,我要吐露我心灵的忧愁,陈述我灵魂的苦楚。

自诉命苦

12我岂是海洋或海怪?你竟派警卫把守我。 [注3] 13我若想:“我的床榻会宽慰我,我的卧铺会减轻我的痛苦。”14你就以噩梦扰乱我,以异像惊吓我。15我的心灵宁愿窒息,宁死不愿受此苦痛。16我已筋疲力尽,活不下去。任凭我去罢!因为我的日月仅是一口气。17人算什么,你竟如此显扬他,将他置诸心头,18天天早晨看护他,时刻不断考察他?19你到何时才不注视我,而让我轻松咽一下唾沬?20监察人者啊!我犯罪与你何干?为何叫我当你的箭靶,使我成为你的重担?21为何你不肯容忍我的过错,宽赦我的罪恶?不久我将卧在尘土中,任你寻找我,我已不在了。 [注4]


  1. “蛆虫”的比喻,圣经内多次提及:参阅17:14, 21:26, 24:20; 依14:11; 加下9:9;宗12:23等处。  [继续读经]
  2. 人下了“阴府”不但与世人分离,且也与天主隔绝。参阅咏6:6并注。  [继续读经]
  3. “海怪”原文作“塔宁”(见三章注二),是一种极危险的动物。约伯自问:“莫非我也是这样一种有危险的怪物吗?何以竟派警卫把守我”。即言以种种灾难折磨他。  [继续读经]
  4. 本段的要旨是说:人生既如此不幸,何以天主仍不停予以监察,给人增加痛苦?所以17节与咏8:5的说法,就字面看虽同,但意义却恰恰相反。《圣咏》的作者是诧异天主对人赐予的恩泽,而约伯则在哀怨天主何以监视人的过犯,而增加人的苦痛。由于约伯所说过激的话,引起了他另一个朋友彼耳达得的不满,遂在下章加以反驳。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