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若望福音 第十八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耶稣受难史

耶稣被捕

1耶稣说完了这些话,就和门徒出去,到了克德龙溪的对岸,在那里有一个园子,他和门徒便进去了。2出卖他的犹达斯也知道那地方,因为耶稣同门徒曾屡次在那里聚集。3犹达斯便领了一队兵和由司祭及法利塞人派来的差役,带着火把、灯笼与武器,来到那里。4耶稣既知道要临到他身上的一切事,便上前去问他们说:“你们找谁?”5他们答复说:“纳匝肋人耶稣。”他向他们说:“我就是”。出卖他的犹达斯也同他们站在一起。6耶稣一对他们说了“我就是”,他们便倒退跌在地上。7于是他又问他们说:“你们找谁?”他们说:“纳匝肋人耶稣。”8耶稣答复说:“我已给你们说了‘我就是’;你们既然找我,就让这些人去罢!”9这是为应验他先前所说的话:“你赐给我的人,其中我没有丧失一个。”10西满伯多禄有一把剑,就拔出来,向大司祭的一个仆人砍去,削下了他的右耳;那仆人名叫玛耳曷。11耶稣就对伯多禄说:“把剑收入鞘内!父赐给我的杯,我岂能不喝吗?” [注1]

受大司祭审问 伯多禄背主

12于是兵队、千夫长和犹太人的差役拘捕了耶稣,把他捆起来,13先解送到亚纳斯那里,亚纳斯是那一年当大司祭的盖法的岳父。14就是这个盖法曾给犹太人出过主意:叫一个人替百姓死,是有利的。

15那时,西满伯多禄同另一个门徒跟着耶稣;那门徒是大司祭所认识的,便同耶稣一起进了大司祭的庭院,16伯多禄却站在门外;大司祭认识的那个门徒遂出来,对看门的侍女说了一声,就领伯多禄进去。17那看门的侍女对伯多禄说:“你不也是这人的一个门徒吗?”他说:“我不是。”18那时,仆人和差役,因为天冷就生了炭火,站着烤火取暖;伯多禄也同他们站在一起,烤火取暖。19大司祭就有关他的门徒和他的教义审问耶稣。20耶稣答复他说:“我向来公开地对世人讲话,我常常在会堂和圣殿内,即众犹太人所聚集的地方施教,在暗地里我并没有讲过什么。21你为什么问我?你问那些听过我的人,我给他们讲了什么;他们知道我所说的。”22他刚说完这话,侍立在旁的一个差役,就给了耶稣一个耳光,说:“你就这样答复大司祭吗?”23耶稣答复他说:“我若说得不对,你指证哪里不对;若对,你为什么打我?”24亚纳斯遂把被捆的耶稣,解送到大司祭盖法那里去。 [注2] 25西满伯多禄仍站着烤火取暖,于是有人向他说:“你不也是他门徒中的一个吗?”伯多禄否认说:“我不是。”26有大司祭的一个仆役,是伯多禄削下耳朵的那人的亲戚,对他说:“我不是在山园中看见你同他在一起吗?”27伯多禄又否认了,立时鸡就叫了。

比拉多审问耶稣

28然后他们从盖法那里把耶稣解往总督府,那时是清晨;他们自己却没有进入总督府,怕受了沾污,而不能吃逾越节的羔羊。 [注3] 29因此,比拉多出来,到外面向他们说:“你们对这人提出什么控告?”30他们回答说:“如果这人不是作恶的,我们便不会把他交给你。”31比拉多便对他们说:“你们自己把他带去,按照你们的法律审判他罢!”犹太人回答说:“我们是不许处死任何人的!”32这是为应验耶稣论及自己将怎样死去而说过的话。33比拉多于是又进了总督府,叫了耶稣来,对他说:“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34耶稣答复说:“这话是你由自己说的,或是别人论我而对你说的?”35比拉多答说:“莫非我是犹太人?你的民族和司祭长把你交付给我,你作了什么?”36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假使我的国属于这世界,我的臣民早已反抗了,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但是,我的国不是这世界的。”37于是比拉多对他说:“那么,你就是君王了?”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我是君王。我为此而生,我也为此而来到世界上,为给真理作证:凡属于真理的,必听从我的声音。”38比拉多遂说:“什么是真理?”说了这话,再出去到犹太人那里,向他们说:“我在这人身上查不出什么罪状来。 [注4] 39你们有个惯例:在逾越节我该给你们释放一人;那么,你们愿意我给你们释放犹太人的君王吗?”40他们就大声喊说:“不要这人,而要巴辣巴!”巴辣巴原是个强盗。


  1. 四圣史虽记述了耶稣的苦难史,但在若望的记述中,耶稣时时处处显出他是天主子:他预知一切,也自愿接受父所预定的一切。他在被捕时,已表现出他的神威神能,叫逮捕他的人知道:他俯首就缚,完全是出于自愿(10:17、18)。  [继续读经]
  2. 此时作大司祭的虽是盖法(11:49),但曾做过大司祭的亚纳斯,盖法的岳父,仍有极大的权势;所以耶稣先被解往亚纳斯,后被解往盖法那里。若望记述的如此分明,因他是身历其事的证人;所说大司祭所认识的那个门徒,就是他。  [继续读经]
  3. 按前三圣史,耶稣已与宗徒吃了逾越节羔羊;但按此处,控告耶稣的人还没有吃。因为这一年的逾越节正逢安息日(19:31);有些人已在前晚举行了吃羔羊的晚餐,另有些人却在当晚举行。  [继续读经]
  4. 34节耶稣反问比拉多的话是说:你拿我当政治的君王呢?还是拿我当犹太人所称的宗教的君王呢?比拉多既不愿管犹太人宗教的事,遂说是有关政治的事。耶稣便明白承认自己的国是属神性的国,他来是为真理作证,即叫人认识天父。比拉多既无心于宗教,也就不愿再听耶稣说什么真理正义了。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