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格林多后书 第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或生或死为讨主的欢心

1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我们这地上帐棚式的寓所拆毁了,我们必由天主获得一所房舍,一所非人手所造,而永远在天上的寓所。2诚然,我们在此叹息,因为我们切望套上那属天上的住所,3只要我们还穿着衣服,不是赤裸的。4我们在这帐棚里的人,苦恼叹息,是由于我们不愿脱去衣服,而就套上另一层,为使这有死的为生命所吸收。5但那安排我们如此的,是天主,是他给我们赐下了圣神作抵押。6所以不论怎样,我们时常放心大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几时住在这肉身内,就是与主远离──7因为我们现今只是凭信德往来,并非凭目睹──8我们放心大胆,是为更情愿出离肉身,与主同住。9为此我们或住在或出离肉身,常专心以讨主的喜悦为光荣。10因为我们众人都应出现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为使各人藉他肉身所行的,或善或恶,领取相当的报应。 [注1]

宗徒为自己辩护的目的

11我们既然知道主的可畏,遂尽力使人相信我们;我们在主前是显明的,我也盼望在你们的良心前也是显明的。12这并不是我们又向你们举荐自己,而是为给你们一个有为我们夸耀的机会,使你们有以对付那些只凭外貌,而不凭内心夸耀的人们,13因为如果说我们是发狂,那是为了天主;如果说我们是清醒,那是为了你们。 [注2]

基督的爱催迫宗徒

14因为基督的爱催迫着我们,因我们曾如此断定:既然一个人替众人死了,那么众人就都死了;15他替众人死,是为使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生活,而是为替他们死而复活了的那位生活。16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再按人的看法认识谁了;纵使我们曾按人的看法认识过基督,但如今不再这样认识他了。17所以谁若在基督内,他就是一个新受造物,旧的已成过去,看,都成了新的。18这一切都是出于天主,他曾藉基督使我们与他自己和好,并将这和好的职务赐给了我们:19这就是说:天主在基督内使世界与自己和好,不再追究他们的过犯,且将和好的话放在我们的口中。20所以我们是代基督作大使了,好像是天主藉着我们来劝勉世人。我们如今代基督请求你们:与天主和好罢!21因为他曾使那不认识罪的,替我们成了罪,好叫我们在他内成为天主的正义。 [注3]


  1. 保禄以 “地上的账棚”指人脆弱的肉身(伯后1: 13) , 以“永远……的寓所”指复活后光荣的肉身。人在肉身内困恼叹息的原故,是切望不经死亡而进入光荣的肉身内;但死亡已进入了世界,人必须死,以等待肉身光荣的复活:这是天主的安排。不过天主已给人保证得光荣的抵押,这抵押即天主赐与我们的圣神。3节“衣服”是指肉身,意谓人在世灵魂还穿着肉身为衣服的时候,便不是赤裸的(参阅格前15: 51-54)。  [继续读经]
  2. 宗徒为了光荣天主,拯救人灵,有时所作之事,似非平常,以致有人说是 “发狂”,保禄遂说:我们发狂,是为了天主的光荣;如果有明白我们的人说“我们是清醒”,那么我们清醒是为了你们,即为了信友们灵魂的利益。  [继续读经]
  3. 保禄之所以到了这种“忘我”的境界,是因为基督对人类的爱操纵着他,支配着他,甚至催迫他不得不如此而行。关于本段的教义,见罗5:8-6: 11。16节 “按人的看法”, 意即按一般世俗的见识,保禄在归化以前,是以犹太人的成见来衡量基督,不以他为默西亚,因而竭力窘迫他的教会(宗9: 1-9) ; 但自归化以后,则以信德的眼光认他为天主子、救世主、万民所期待的默西亚。21节即是说天主把众人的罪过,都归在无罪的基督身上(依53: 6) , 使他承当了全人类的罪恶(伯前2: 24) , 藉他替人赎罪,好赐给人分享他天主性的正义,得以成义(罗3: 22-26)。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