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格林多后书 第二章
上一章 下一章

1所以我拿定了主意,不再带忧苦到你们那里去,2因为如果我使你们忧苦,那么,除了那由我而受忧苦的人外,又有谁可使我欢乐呢?3为此,我写了那样的信,正是为避免我来到的时候,那本该叫我喜乐的,反而叫我忧苦,因为我相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喜乐为你们众人的喜乐。4我在万般的痛心忧苦中,流着许多泪给你们写了信,并不是为叫你们忧苦,而是为叫你们认清我对你们所有的爱,多么卓绝。 [注1]

不幸事件的暗示

5如果有人使人忧苦,他不是使我忧苦,而是使你们众人,至少使一部分,免得我说得过火。6这样的人,受了你们大多数人的谴责,已足够了;7你们宽恕劝慰他,反倒更好,免得他一时为过度的忧苦所吞噬。8为此,我劝告你们对他再建起爱情来。9其实,也正是为此我才写了那信,为要考验你们,看你们是否在一切事上都服从命令。10你们宽恕谁什么,我也宽恕,因为我所宽恕的──如果我曾宽恕过什么──是为你们的缘故,当着基督的面而宽恕的,11免得我们让撒殚占了便宜,因为我们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意。 [注2]

对教会的焦虑与宽心

12当我为宣讲基督福音来到特洛阿时,虽然给我开了为主工作的大门,13但因我没有遇到我的弟兄弟铎,我的心神得不到安宁,遂辞别他们,到马其顿去了。14感谢天主时常使我们在基督内参与凯旋的行列,并藉我们在各处播扬认识基督的芬芳;15因为我们就是献与天主的基督的馨香,在得救的人中是,在丧亡的人中也是;16但为后者,是由死入死的芬芳;为前者,却是由生入生的芬芳。对这样的工作,谁够资格呢?17至少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而混乱了天主的道理;我们宣讲乃是出于真诚,出于天主,当着天主的面,在基督内。 [注3]


  1. 由1节“不再带忧苦到你们那里去”一句,可见保禄曾有过一次带着忧苦到了他们那里,这即是所谓的“中间巡视”,因为他决不能称第一次在格城开教时是带着忧苦去的。见宗18:1-11。4节即是暗示格前与格后中间所写的“血泪书”,因为格前决不能说是“在内心的痛苦中,流着许多泪”写成的。  [继续读经]
  2. 将本段与7:8-12合读,便可以推出,本段可能就是保禄在“中间巡视”时公然受辱的暗示,因为他在此所用的字句这样笼统,不但没有指出罪魁为谁(5节);甚至连什么过犯也未指出(6节),只一味的替这罪魁求情(7,8,10三节)。为此,我们可以推测被得罪的人,可能即是保禄自己,那罪魁可能即是犹太主义保守派中的一个积极分子。由本段亦可看出:教会中的处罚,其目的只是为使罪人悔改。  [继续读经]
  3. 传福音者在传布福音时,无论发生什么效果,或为人接受,或为人拒绝,他的工作常是中悦天主的“馨香”;但对人的命运,却是一道无情的分野:凡接受的,可获得生命,并由此生命而进入永生;凡拒绝的,是自取丧亡,并由此丧亡而陷于永死(格前1: 8) 。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