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瑟年:默默守望——大圣若瑟综述连载24

2021-03-31 05:36   雅颂文坛  阅读量:1887

 

圣若瑟的信德

 

若瑟·多明我

 

简介

 

    我想要知道我为什么决定写关于圣若瑟的信德的文章。这其中的原因大概可以作为这篇文章的简介。之后,我将简单地描述一些细节,这些细节可以作为整篇文章的大纲。

    作为一位木匠,若瑟的身体一定很结实,强健。在福音中有关若瑟的记载足以说服我们,他一定是一位善于利用资源,富有积极进取的精神,健壮的性格,并对圣经有很强的判断力的男子。

    从这些记载中,很明显地,若瑟有很深的反省能力,并且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在他的家乡,众所周知,耶稣是木匠的儿子,而这是非常重要的详情。这一细节使得人们猜想,假如若瑟不是很有名,否则他一定不是众所周知的,他一定很善于交朋友,并且是一个好朋友。他一定是一位人们可以信靠的人,并且很容易被人们喜爱的人。

    圣若瑟是一位普通的人,但天主依靠他去做伟大的事。在每时每刻,他正是依照上主所要他做的去做每一件事,这也是他整个生命的真实写照。大概借着默想玛利亚的生活,我们可以学到很多关于若瑟的生活。他不可能是一些艺术家画笔下的长者,大概这些是受到那些错误的伪经的记录的影响。在若瑟和玛利亚的婚姻中,自然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因素,因为那是一件保护降生奥迹的亲密行动的事。为如此的婚姻,若瑟一定和玛利亚一样是在一个适当和正常年龄的时期。根据犹太人那时的习俗,当她许配给若瑟时,玛利亚应当是在15到18岁之间的年龄,而若瑟应该是在20到25岁之间。若瑟那时很年青,根据这一信息,以及他其它的特质,而获得了一位逼真的人的浮雕像。

    “你不需要等待你老了或是无生命力时才去练习贞洁的美德。纯洁来自于爱,年青人的经历和快乐并不是崇高的爱的障碍物。若瑟有着一颗年青的心和一个年青的身体,当他和玛利亚结婚时,当他得知她的神圣的母性的奥迹时,当他和她同住一起,并共同尊重天主所希望给予世界的完善,作为他参与他的创造物的生命的另一个标记。”

若瑟和玛利亚在那一段时间,一定已经变成令人羡慕的一对夫妇,耶稣就诞生于这样一个家庭中。他们都很年青,并有着年青人的迷人之处。同时,他们也有成熟人所有的吸引力。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成熟变得更加成熟,有那令人惊叹的年青人的精神与朝气。其实,很多关于若瑟的事可以讲述,但想到若瑟是玛利亚的真的可靠的丈夫,他对耶稣的爱和慈祥,他履行了一位父亲的责任等等,已经足够了。一个有灵修且有天赋的人,也许可以写很多令人惊叹的事情。虽然那只是一件以一种容易阅读的方式去阐述传统的信理,但在我的脑海里却有一种宽广的方式。我想写一本关于若瑟的信德,他的希望,他的爱以及他的父职,关于他的圣召和他的工作的书。我开始写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思路,而且觉得很平常,大部分都是关于我已经多次听过的思想。在经过再一次的默想道理之后,我意识到这主题过于宽广。为我来讲,要想明白所有关于若瑟的事迹,信德是必须的前提条件。“成义不单单是遵守规则。善应该从内生长出来,它应该是深奥的且充满生命力的,因为义人是应信德而生活。2:4这些话后来成为圣保禄默想的主题,并且用在圣若瑟的生活中也非常贴切。他并不是以一种惯例或相反的方式来实践天主的旨意。为他来讲,遵守那些繁多的犹太法律生活并不是一个冰冷的命令单。而是对生活的天主的旨意的一种表达。所以,他知道怎样去认出天主的声音,即使是当这声音来的如此的出乎意外,并且如此的令人惊奇。

我发现单单讨论信德的美德,我已经写了一本小册子,所以我就在此停笔。我以为这本书并不完整,因为我还未把若瑟的生活的各个层面的丰富性,以及他所有的惊人的朴实之处给大家一个充分的印象。假如这本书被出版了,我应该从剩余处开始写。我非常渴望这样做,因为从结构上讲,它很值得。“一位灵修生活的导师,一位专注于自己工作的人,天主的仆人,继续不断地与耶稣交往。那就是若瑟:因着圣若瑟,基督徒学会了什么是归属于天主,并且完全地担任自己在人群中的角色,去圣化这个世界。当你开始认识若瑟时,你将会找到耶稣。与若瑟交谈,你会找到玛利亚,她在纳匝肋,在那吸引人的讲习会中,在她四周永远放射平安。”

 

一.若瑟,一个具有正确判断力的男子

1. 若瑟的顾虑

    以我所知,若瑟在他的生活中只犹豫过一次。也许还有很多次,但是由于这次至关重要,它被永远地记载下来,非常感谢圣玛窦。就像一句谚语所说的,“经验永远是宝贵的。”尤其是当这能力来自于超自然的能力,那更是无价之宝。

    在很短的几行里,圣玛窦记录了耶稣奇妙的受孕:玛1:18—25。

    耶稣基督的诞生是这样的:他的母亲玛利亚许配给若瑟后,在同居前,她因圣神有孕的事已显示出来。她的丈夫若瑟,因是义人,不愿公开羞辱她,有意暗暗地休退她。当他在思虑这事时,看,在梦中上主的天使显现给他说:“达味之子若瑟,不要怕娶你的妻子玛利亚,因为那在她内受生的,是出于圣神。她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取名叫耶稣,因为他要把自己的民族,由他们的罪恶中拯救出来。”这一切事的发生,是为应验上主籍先知所说的话:“看,一位贞女,将怀孕生子,人将称他的名字为厄玛努耳,意思是:天主与我们同在。若瑟从睡梦中醒来,就照上主的天使所嘱咐的办了,娶了他的妻子;若瑟虽然没有认识她,她就生了一个儿子,给他取名叫耶稣。

    圣玛窦将他的叙述集中于若瑟和他的问题上。另一方面,圣路加看起来有优越的条件,那就是他有描述与无染原罪(童贞)玛利亚之间的私人交谈,并且他描述的着重点是对童贞的看法,通过圣路加,我们得知这超自然的受孕发生在几个月之前:“路1:35—36。

    圣路加同时也告诉我们玛利亚对此事的应允:“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

    为我们并不难理解若瑟的处境,当他得知玛利亚已有孕的事。大概他早就认识若亚敬(Joachim)和安纳(Anne)的女儿,甚至当她还是孩子的时候。若瑟和玛利亚的家庭可能很近,他们可能在同一环境下长大的。玛利亚被许配给若瑟,所以很可能他们应该经常讨论过他们的想法,他们的热望,更特别是关于玛利亚想要保持童贞的决心。

    但这当然有点离题,不管他们认识彼此有几年或是几个月,若瑟一定很爱玛利亚。他也一定是从他内心深处。以他最大的能力,以一个人所期盼的全部感情爱着她,并来自玛利亚的极大的可爱之处去接受这爱。除此之外,这不是来自他理智的分辨,而是凭着他的直觉,若瑟一定确信他妻子的超然的美德的珍贵。爱是相互的,他也知道是这样的。

    跟据那时犹太人的习俗,(甚至我们的习俗),若瑟一定发现他自己处于一种非常强烈的情绪状态下。关于他的人格,他的圆满改进和他的情绪平衡,即对若瑟在这些日子里的痛苦忧伤的描述是深感人心的。在这种状况下,他在内心深处一定很多次的问过他自己,要如何解释这一奥迹。在找不到答案的情况下,他一定为玛利亚请求宽恕,因为他不会怀疑她的圣洁与清白。

2. 若瑟的踌躇

    真的令人惊奇的是在那种困难的境遇下,我们很难想象,若瑟继续生活为一个“义人”,一个安定的谨慎的人。他知道他必须做一个抉择,并且他是在不受他性感的影响下做了此决定。他既没有失去自我控制,也没有受他个人的情绪影响, 也没有任何的偏见。他没有为其他事而抑郁不乐。他没有请教任何人,便开始衡量所有的现象——他考虑到他所知道的法律的不同方面;他也深思所有牵涉在内的因素。他平静的做了此决定,他给了自己时间去沉思。然后他决定以正义和爱而行动——“他不想公开羞辱她。”后来,当她完全决定之后(“暗地里休退她”)。所以,在他行动之前,他给自己一段谨慎思考的时间来确保他的决定。

    在若瑟的才智和小心行事的行为中,我们很难发现若瑟有微小的过失。但是他所做的这决定并不是他最后的决定——它不会是正确的。

正确的步骤,也就是他后来才得知的是,不是拒绝,却是“要玛利亚为妻……”。但凭他自己,若瑟因着他理智的能力,他是不会得到此结论的;他缺乏一种唯有天主和玛利亚知道的生命点。从所有的外观来看,他的心理方案是完美的,他也不缺少超自然的观点。但是如果没有那些关于那些超自然的启示的遗失的资料,他实际的决定不可能是按照天主的绝对的计划而行的。因此,尽管他有完美的推理,若瑟在起初仍做了一个错误的打算。

 

3. 具有合理判断力的男子

    我们不知道天主使若瑟在这种痛苦与不确定中经历多久的煎熬,但是,也许这并不重要。事实上,就像在每一个人的生活中一样,天主最终会将他意旨显示出来,若瑟也获得了这完全的真相。正由于如此,确信和喜乐也随之来到:“他就照上主的天使向他所嘱咐的办了,娶了他的妻子。”

    只有当若瑟考虑到天主在他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时,他才得出这一正确的决定;考虑到天主的计划将会频繁地在他生命中重复显现,这也就是为什么若瑟是一位具有合理判断力的男子。

    天主知道为每一个人来说做决定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他也知道他的子女们面对许多外在的困难(如缺乏物质财产,生病……)以及内在的因素(如:自私,骄傲,嫉妒,感性……)他清楚地知道这些,因为它们中的每一种都是原罪的后果。当他看到我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仍然摇摆不定时,他给予我们解决的办法(就像在那致命之夜,天主预示了若瑟一样),而这方法随之也带给我们内在的平安和宁静。

天主常常在我们生活中的梦境中出现,尽管不是经常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天主自己对每一角色,每一幕都很感兴趣。他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计划,他也希望我们每一个人可以自由地考虑此计划。作为基督徒的圣父,他不希望我们甚至在没有反思他的旨意下就做出决定。他的计划是要使我们胜利,使我们快乐,并使我们的生命得以圆满,他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需要什么。天主永远是父亲,他从不离开我们一步,他从不与他子女们生活的环境,以及他们同时代的人的思维逻辑而脱离;也从不对他们的问题和渴望置之不理。

 

4. 我们的方法

    当我们默想这一幕时,我们甚至可能会嫉妒玛利亚和若瑟得到天使特别的助佑。我们几乎会抱怨我们自己为什么不是如此幸运。

    我们一定是忘记了天主进入此世界目的就是为我们的缘故——你和我, 为“给真理作证”。我们渴望天使能给我们传达个人的信息;事实上,我们已得到了天主的讯息,那就是死在十字架上,又复活的耶稣,他在他自己所爱的人面前显现,他邀请他们去触摸他那受伤的肋膀;因此,我们再也不会怀疑那真理和爱,因为这真理和爱是他给了我们大家同一的讯息。

    圣经把天主的讯息带给了我们每一个人,如此说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嫉妒若瑟所得到的天主的助佑。

    而且天主对我们的关怀更甚于此,他清楚地知道把福音的教导运用在每个人的生活中并不容易。那也就是为什么天主圣神继续不断地启示并指导教会,这样,他能够为那在每一片刻困扰我们的问题给予具体的解决方法。

    以这种方法,我们处理大量的信息,因着这些,我们能明白圣经,且能处理我们的问题。在过去的数个世纪中,教会训导权渐渐成形;在当今教会借着教宗的通谕,使那些牵涉到人们的特殊利益的观点也成为最新的东西。另外,我们也可以依靠听从司铎的建议。司铎,作为灵修导师,他们不会命令,只会建议,并关于灵修的事提供方向。当一个人不得不去选择寻求真理,甚至这真理可能会与自己的喜好背道而驰时,不要轻易地去否认司铎的指导没有天主圣神的帮助。

    一位司铎必须是一个“父亲,主任司铎,导师和朋友。”他应该对人类充满真正的爱,并且忠于教会的训导权。所以,为一位司铎:‘“那唯一比没有爱的信理更坏的东西就是没有信理的爱。”

“如果你没有停下来在天主面前慎重考虑,从不要做任何决定。”无论何时何地的祈祷(在教堂里,自己的卧室,或者塞车途中的街道上)都包含在静默中与主交谈。在祈祷中,我们的心灵将会从天主那里找到回应。

 

5. 我们的错误

    我们的错误基本上是相同的。我们用我们的聪明才智,为解决我们的问题而绞尽脑汁,却没有考虑到天主的启示是通过圣经和传统显示给我们。

    我们经常意识到,在没有接受一些基本法则的情况下,去做一个决定,无论个人的还是团体的,都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向前迈了一大步;我们同意一定存在着这种客观的真理,且我们的理性推理是建在此真理之上的。但有时我们很难承认这真理的确是来自福音原则,而这些原则又被教会传达给我们。

    我们常听到这样的话:“我有我自己生活哲学”。那很好,那就是说,我们不是纯直觉的人,或是,在相同环境下,只用习惯性的直觉的人。这些哲学有时会是一些流行的话语或语言而已,且这些话语或寓言又常常会自相矛盾,但这至少反映了我们的反省能力。

    有自己的生活哲学可能是一种极好的解决方法,只有这哲学是以天主的圣言为依据。但并不经常是这样的,那这样的生活哲学几乎是一文不值。可悲的是,当我们在生活中使什么都哲理化,并用这些哲理去应对生活中的变迁时,我们会发现自己的错误,甚至我们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缺乏一种正确判断的重要要素。然后,我们开始用一种新的‘系统’去弥补自己的错误,这似乎很完美 …   其实,又是一个错误。当然,我们每次都试着去使我们经验更有意义与价值,每次都这样结束,这是多大的一笔代价阿!

    有时,我们非常地相信我们自己的聪明才智,以至于去判断和批评教会的教导。教宗保禄六世曾经说:

“混淆的声音影响了我们 … 对旧的和新的错误的回顾已被教会纠正过或谴责过,并被排除在她的真理之外,建议一种以科学为后盾的假设,且称之为具有科学性;希望对与教会有关的,与教会不可分隔的原则,法律,传统给予怀疑和批评。他们暗讽教会历史,并对整个使徒工作提议一种新的革新…”

这种犹豫不决,有时,与教会的训导相对立,以及被保禄六世当众指责的这些错误都可以使我们对天主和对超自然的信德贬为一种无用的抽象概念。在实际生活中,当一个人怀疑教会关于信德的教导和伦理问题时,他会拒绝天主的助佑而单单的依靠他自己的理智。他正在犯一个非常可怕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