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瑟年:默默守望——大圣若瑟述连载28

2021-06-07 10:13   雅颂文坛  阅读量:2030

 

4. 我们的生命

    假如信德在若瑟的生命中有着如此重要的革新,我们可以看出,这信德在我们的生命中也应当有相同的影响。信德能转变我们的生活,使它更有意义,也更具吸引力。如果若瑟是义父,借着信德,我们是这孩子的兄弟姐妹。我们是天主的儿女,天主如此爱我们,甚至变成人,为我们受苦受难而死。

    但是,仍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我们当然确信耶稣基督为我们而死。并知道耶稣牺牲并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因为他爱我,他认识我,他愿意救我并使我快乐。现在,让我们更客观地看看,在不受情感影响下,难得我们不认为这是一种无法比拟的报酬吗?如果我知道,并且真的知道,一个人为我而死,我能忘记这一事实吗?难到我没有一种觉醒,一种迫切的需要,要为他做一些事吗?如果我有他的一张画像或是一个纪念物,我绝对不会以一种冷淡的态度去看他。

    客观上讲,比如报纸的头条新闻说:在世界某个地方的一位父亲,为他有生命危险的儿子捐献出自己的肾脏,而将其移植给他的儿子。每个人都为此事鼓掌喝彩,那我的态度又是什么呢?为什么我没有很深的感受到基督为我们的捐献,他捐献的不仅是他身体的某一部分,而是他整个身体,甚至整个生命。

    我们发现一个与基督徒生活的奥迹相似的问题。比如,洗礼的其中一个效果就是使我们做天主的儿女,继承一个义子义女所有的权利和义务。这是我们信理中最基本的要点。当我看到教理书的封面是一个小孩正在黑板上写“我是天主的儿子”时,我很受激励。。这以图片的形式揭示了基督徒应有的真正父子关系的重要性。

客观地讲,一位受过洗的人是天主的儿子的真相,已经足够使一个人充满勇气和喜乐。如果我们对此真相有信德,那我们为什么仍然如此被动呢?我们为什么没有充满喜乐?天主之子!这是比世界上任何称号都高的一种称号。但是在生活中,我们仍然是那么冷淡、疲惫,对天主半信半疑,这是为什么呢?

 

5. 小信德的人

    对这明显的矛盾的回答是:我们是一群小信德的人。当然,我们相信我们不是瞎子,我们有一些对超自然的思虑。但仅仅有一点而已。我们虽然不是瞎子,但我们需要戴很深度数的眼镜。因为用我们模糊不清的视力,我们看到的非常欠缺。

    很多人目光短浅。有一天,他们会发现一些错误的事正在发生。他们忽然发现其他人在他们之前很久就看到了公车的标记,他们错失与朋友相认的机会。“我昨天看到你,为什么你没有和我打招呼?”这就是他们的诠释。

    有一次,一个人讲述他怎样发现自己的电视机坏了,对电视节目也越来越不感兴趣,质量也越来越差。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他对电影的看法上。他对一部电影感到完全失望,而这电影,其他人却认为是很好的。有好几次,他评论说,“现在,科学已不如从前进步了,”直到有一天,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当他坐在电视机前,他戴上朋友的一副眼镜,他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图像现在变得非常清晰,鲜亮而且分明。那个曾经对电视失去兴趣的人,现在又变成了一个电视和电影迷。

起初的信德足够可以使我们相信某些真理。除非那种信德得以发展,否则它不会使这些真理变得具有吸引力。它将永不会分辨那深度和美丽;也不会分辨这真理有着无限的吸引力。结果,这些真理将永不会行动,也不会成为他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刺激因素。

 

6. 信德之光

    事实上,超自然的真理就在他们内,而且充满亮光。这光在我们的生活中照耀,帮助人们以一种现实的方法去理解日常生活。当这些真理很清晰时,我们就不会认为他们与我们的生活有隔离。就像人与人之间的爱,它照亮我们对日常生活的职责,并使之更吸引人。就像若瑟的生活一样,作为一位父亲,他有婚姻之爱,有自己的职业工作,这些本身就是很美的,但因着信德之光,它们变得更具吸引力,更加璀璨。当一个人获得了物质与灵性的、超自然与自然的、人性及神性的完美和谐时,这混合变得如此美丽,就像它能完全满足一个人的能力一样。

    其实现实生活中的事物,比如痛苦,为当代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尤其是当他没有信德时,他们需要知道痛苦的意义。而他们只是散落在生命花毯中的一些深色线条而已,他们的美在信德之光的照耀下将会显露出来。让我们改变一下比喻,比如磨难,物质生活的缺乏,疾病,耻辱等,都是酸的或苦的味道,而这酸和苦却能确保好酒的质量。这些“人类的奥迹”在信德之光下变得可以理解。

一些作者说通过信德,人们能够以天主的眼光看事情,人们看待现实生活就像天主看待一样。

 

7. 一种使人领悟的生命

    在《道路》这本好书中,有一点说:“有一些人穿过生命就像穿过一条隧道:他们没有意识到信德照耀下的温暖和安全的壮丽。”

    这些话可以帮助我们认真地反省信德的这一特点。我们尽量相像一群人因着任何奇怪的原因,在一条隧道中出生,而且被抚养长大。他们沉浸在一种绝对的黑暗中,他们对太阳及其亮光毫无认知。让我们想象一下,即使不离开那种环境,他们照样会发展出他们个人的特长,会有自己的家庭,以及社交生活,甚至他们也会有某种程度的幸福与快乐。

    如果有一天,有人对他们说:“嗨,你们!你们为什么住在那里面?出来进入光明吧!” 如果他们对那人有足够的信任,他们就会战胜内在的恐惧,走向光明,难道他们不会有一种非常独特的经验吗?我们可以想象,他们一旦出来到太阳之下,在经过那起初的迷惑后,他们将会有一种对新世界的经验。他们还是同样的人,做同样的事,同样的工作,但在太阳,光明以及颜色下,每件事将会变得那么新鲜,那么不同!

    经历生命就像穿过一条隧道,在盲目中度过一生,坐在路旁…….进入光明……以渴望的双眼去看那些年在黑暗中走过的路……如果忘记了,他们会过的更好……关于信德的效果,我们可以获得一种多么漂亮的推理啊!

    这也就是圣人们在每一世代告诉我们的。“上主,我的天主,你奥妙秘密的中心是什么?请治愈我的眼睛,我将会在你的光明下欢欣。”(圣奥思定,忏悔录,3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