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什么是奥体灵修(1)

2018-10-11 20:38:49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649
总论
 
第二章 什么是奥体灵修
 
“奥体灵修”是来自圣经的信念。它不愿把灵修理解为仅仅是个体与天主之间的一种关系,而愿意站在一个更高的视点上去俯视灵修的界域,即站在教会论的高度上,去重新界定灵修的内涵。它以“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为其神学基础,在教会整体的系统中去理解灵修的内涵,给人以新的启迪。
 
奥体灵修比较注重基督在我们内的信仰,强调让基督在我们内生活出来。它不从天主子民的角度理解基督徒与基督的关系,不从基督徒是独立于基督之外的一个人的角度分析灵修的内涵,而是从互相寓居的角度进行分析,认为教会就是基督,是一个“整个的基督”。从这样的角度下,分析灵修的内涵,希冀给大家打开灵修的新视野。
 
一、由“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总结出灵修的简单定义
 
在保禄的神学中,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基督是头,我们是肢体;基督是万有中独占首位者、是首生者;一切都是借着他,并为了他而受造;他在一切之内而又充满一切,万物都将归于基督,因为天主乐意叫整个的圆满居在他内;而且教会就是基督的圆满。(哥:一15~20、弗:一23)
 
这里有几个要点需要逐一分析:
 
(一)、基督是头。
基督是头,因此所有肢体都应顺服在头的意愿下。顺服是所有肢体生活在基督内的根本保障,是肢体的生活是否有价值的根本检测标准。基督是万有中独占首位者,其权威高于一切。所有的肢体都必须服从他。让他去完成我们的生命,按着他的意愿去成就我们的生命,这应该是每个基督徒生活的基本态度。我们不应像无神论者一样,只是自己做我们自己认为美好的事,而应该首先去考虑服从基督的意愿。
 
(二)、基督是教会的圆满,教会是基督的圆满。
基督是教会的圆满,教会是基督的圆满,这正如身体不能没有头,头也不能没有身体,头与身体结合时,头就有了圆满,身体也就有了圆满。如果头与身体相互分离,或者肢体之间相互分离而不谐调在头的统领之下,那么基督奥体的圆满就会遭到破坏。
 
(三)、天主的计划:当时期一满,就使天上和地上的万有,总归于基督元首。(弗:一10)
 这是天主在创世之前已经预定的计划,(弗:一4~6、 10)谁都不能改变,一定能够完成。此计划,同我们今天头脑中的计划相比,已提前设计完好。它先于人的计划,又比人的计划完美,因此人应当与此计划相配合,换句话说,人应当服从此计划。当人的计划与天主的计划不统一时,就不是天主所希望的。
 
(四)、“一切都是借着他,并为了他而受造。”(哥:一16)
我们受造的目的就是为了基督而存在,基督应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当我们为他而活,让他在我们的生命中为元首时,我们就实现了我们受造的目的,反之,我们就丧失了我们生存的价值。可见,服从基督元首不是消灭自我,反而是实现自我;那些追求自我的,反而会丧失自我。(谷:八35)
 
(五)、基督内在一切,贯通一切,充满一切。(弗:一23)
由于基督内在一切,充满一切,因此万事万物都是他临在的标记。万事万物在不同的时刻,在不同的变化中,都反映着他的圣意。他的临在,使一切都具有了超性的价值。万事万物都成了他此时此地而临在的圣事,都成了反映他某种圣意的圣事。我们不能像一个无神论者一样,在遗忘基督临在的状态下,去做事为人。如果我们在万事万物中,在各种不同的境遇中,顺服他的圣意,就是让基督元首按着他的圣意完成一切,圣化一切。换言之,就是让基督在我们的当下情境中行动。
 
综合上面的几点分析,我们可归纳出一个灵修的简单定义:从教会学的高度上看,灵修就是顺应天主的计划,让基督元首在我们肢体之上当家作主,使所有肢体与万物协调在基督的意愿下,以实现人与万物按着天主的计划所预定的受造目的,从而使万有归于基督,以实现基督奥体的圆满性。
 
这个定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个体与基督的关系,它既有肢体间的协调幅度,又有肢体与万物的关系,也有共同的目标——整个教会的圆满性实现的幅度,同时也不取消个体与基督的关系幅度。
 
从教会学的角度给灵修下定义,就避免了灵修上的个人主义和群龙无首式的方向上的纷乱,使人明白个我的发展应与教会的发展相互统一。
 
二、基督在我们内生活
 
基督奥体的教会观,让我们懂得一个很基本的道理:我们不仅是围绕在基督周围的一群人,我们更是与基督结为一身的同一生命。基督不仅是一个外在于我们的天主,他更是一个内在于我们的天主,他就生活在我们内,不仅仅是我们生活在他内。我们必须顺服头的命令,让基督在我们内形成,让基督借我们的行动生活于人世间。今天我们必须对这一点引起足够的重视,这一点为我们的灵修具有核心般的重要性,也是解放教会、复兴教会的一把金钥匙。
 
在当代人的信念中,我们太强调天人之间的召唤与跟随的关系,好像基督只是外在于我们,我们只是一群追随基督的民众。这一信念因着梵二后所强调的天主子民教会观而加强。基督只是走在我们前面的一个人,他最多是我们的一个同伴,即使有时候他背着我们渡过难关,他也不过是一个外在于我们的一位。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梵二在强调天主子民的同时,也在强调基督奥体的观念。基督奥体的教会观能够唤醒基督内在于我们的重要信念:基督生活在我们内,我们是他的肢体,我们的生命就是头的生命,我们应当因着对头的顺服而生活基督的生命,或者更好说,让基督在我们内生活出来。
 
我们不是“基督第二”。奥体的观念并不意味着我们是独立于基督之外的另一个基督,它反而强调我们与基督之间的内在联系:基督是头,我们是执行头的命令的顺服者;肢体应当受头的支配,就如自然身体的肢体受头的支配一样。这是一种内在关系,而不是头与肢体分离,使肢体成为基督第二的外在关系。因此在某种角度上、某种程度上,我们应该成为基督的“启示者”,也就是说,让基督在我们内生活出来,让基督透过我们的顺服,借我们的生命而显示给万民。这样,我们倒有点像“基督第一”,谁越能生活出“基督第一”的形象,谁的灵修程度就越高。这就是保禄所说的“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的含义(迦:二20)。
 
于是,在基督的奥体内,我们消失了。“你们原已脱去了旧人和他的作为,且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即是照创造他者的肖像而更新,为获得知识的,在这一点上,已没有希腊人或犹太人,受割损的或未受割损的,野蛮人、叔提亚人、奴隶、自由人的分别,而只有是一切并在一切内的基督。”(哥:三9~11)我们已经死了(哥:三3),在我们内所形成的只是基督(迦:四19)。
 
我们的死不仅是一种旧道德上的死,也应该是自作主张的道德主体性的“死”。我们的“自作主张”若不死去,基督就无法当家作主。如果基督不当家作主,我们生活的就只是我们自己,我们就是“属血肉的”,很容易“按着俗人的样子行事”。(格前:一3~4)如果按着基督的意愿行事,你就不要说你是在俗教友,因为顺服于基督的生命都是圣的,那是基督的生命,然而,只有那些不顺服的人才是俗人,不论他是何种身份。
 
基督在我们内生活,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观念,它要求我们不要再按着自己的计划做事为人,我们必须消失,放弃自我,让基督来当家作主,让基督在我们内生活出来,如此,我们的生命就成了基督的生命。或者说我们必须换上基督的眼睛看一切,换上基督的双手做一切,要怀有基督耶稣所怀有的心情(斐:二5)。这样,我们与基督就是一种合一的共融生命,不再是两个,而成了一个。这种合一共融的程度越高,就越加有灵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