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式灵修|依纳爵年6:随依纳爵走一程(第4周)

2021-06-11 09:50   AMDG  阅读量:1113

第四周 奥拉茨——启程

朝圣者,你好!欢迎来到奥拉茨——我们此次“心灵与内在”朝圣之旅的第四站!这一站地,距离上一站罗耀拉很近。在这个满山翠绿的小村落里,有一座安静甚至有些不起眼的小圣堂。这里是敬礼奥拉茨圣母的地方,很多路过的朝圣者都会在此驻足祈祷。

虽然在正式的传记中,没有明确提到这一站;但因为这里离依纳爵老家的城堡很近,而且是当地有名的圣母朝圣地;所以,我们很难想象依纳爵在别离家乡前,不会到这里来祈祷。而且,很有可能,他在这里到奥拉茨圣母像前,进行了“骑士般“的祈祷与奉献。从这里开始,接下来的几站地,可算是依纳爵的”圣母敬礼朝圣“。

既然这里距离罗耀拉很近,我们可以想象,大病初愈的依纳爵,行走的脚步应该很慢。那就让我们跟着他,从罗耀拉出发,慢慢地走,一路上欣赏着路边的乡野景色,呼吸着山间新鲜的空气;同时体验他那种愉悦轻松的心情。

(罗耀拉到奥拉茨的行程示意图)

文摘一:

他用一部分时间写作,一部分时间祈祷。他经验到的最大安慰就是抬头凝视星空;他经常如此,而且每次要花很长时间。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在内心感受到一种很强烈的要侍奉吾主的冲动。他一直在想自己这种决心,并且希望能马上痊愈,好让他能启程上路。

他估量了一下自己从耶路撒冷回来后可能要做的事,也就是怎么能让自己一直以悔罪者的身份生活的方式,他想到了可能会加入位于塞维利亚的加多森修会会院。在那里,他如果隐姓埋名的话,他们可能就不会太在意自己。在那里,他要终日只吃青菜。然而,当他再次想到为了以往世俗生活而要做的忏悔时,他进入加多森会的渴望便减退了。他是担心,他可能无法完全发泄他对往日自己的憎恨。可不管怎样,他还是嘱咐家里的一名仆人,前往布尔戈斯,找寻一些关于加多森修会会规的信息。他对得到的相关信息,看起来还算满意。

可是,因为上面提到的原因,又因为他全部的心思都在计划中的旅程上,况且(进加多森会)这件事并不急着要做决定,而是在他返回后的事,所以,他就暂时不想这事了。反而因为他体力的恢复,他想着别离的时候到了。他对他的哥哥说:“纳赫拉公爵阁下,就像你所看到的,我现在已经痊愈。我最好还是去纳瓦雷特。” (公爵那时候在那里)

他哥哥把他从一个房间带到另一个房间,就这样来回地劝说他,满怀感情地请求他不要自暴自弃,要考虑一下人们对他的期望,以及他可能会取得的成就。他哥哥说了很多类似的事,就是为了劝阻他放弃他美好的渴望。他当时对真理可谓一丝不苟,因此,再不偏离真理的情况下,他的回复方式,就是从他哥哥前溜走。

摘自《一个朝圣者的回忆》

(依纳爵离家)

文摘二:

到现在为止,依纳爵唯一十分坚定的决定,便是在完全康复后启程去耶路撒冷;同时也准备好让自己以一种高尚的义愤,开始经历鞭打、斋戒以及类似的严厉克苦。当这些渴望加强时,之前那些低俗空洞的想法便逐渐褪去。一旦这些内心的渴望被激发并得到加强,某种奇妙而伟大的向往便燃了起来,甚至比以前更为热烈。

一天晚上,依纳爵还醒着时,他很清晰地见到了至圣童贞圣母和其圣子耶稣的显现。这个显现持续了一段时间,随之,他很奇妙地被一种神圣的愉悦所充满而精神焕发。从那时起,一种对以前生活的厌恶占据了他,特别是那些和下流快乐有关的,以及所有的自负幻想,好像一去不返了。他后来的生活证实了那次神视的真实以及效验,因为从那个时刻起一直到他呼出最后一口气,因着天主的宠爱,他完全保守了他的贞洁。

当他在默想这些,并在内心进行重要事情的思考时,他的哥哥及家中其他人,很明显地注意到,他已经开始有了很大改变。尽管他没有向任何人表露他的内在想法和感受,可单是他的表情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摘自《依纳爵·罗耀拉生平》

(奥拉茨圣母朝圣小堂)

主题反省:

我们本周的主题是启程。对于你这个主题,你的第一想法是什么呢?在这一站,我们邀请你去回忆一下,生命中那些“启程”的经验。它们对你的生命意味着什么?是否有着某种特别甚至重大的意义?  

在你启程离开某个地方时,你同时也是要前去另一个地方;那么在你的“启程”中,是否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或将要去的地方有着什么“期待”?此外,你的启程过程又是怎样发生的?  

依纳爵在和兄长及家人告别后,在正式出发去耶路撒冷前,他先去了离家不远的奥拉茨。他在那里祈祷,特别向圣母玛利亚做奉献祈求。依纳爵的经验,让我们记起,很多时候在“启程”前,人们会先去某个“神圣”的地方,为的是得到一些鼓励和力量;而且在进行了某些旅行返回后,也会再去那个地方。这让我们想到了教宗方济各,每次在外出牧灵访问返回梵蒂冈后,他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圣母大殿。他在那里,向圣母表达感恩,尤其为在外出期间所得到的保护和启发;并由此庆祝在旅程中所结出的果实。  

这个例子或许会引起你的共鸣,或者至少让你看到了我们本站地的意义。在需要踏上某个旅程,或一次旅行完成后,我们需要有个“神圣”的时间或空间,用来反省一下某个经验或计划,或者处理一下某些感受。这样做是为了得到某种恩宠,好能得到治愈或者心灵的歇息;也是为了表达感恩。重要的是,我们在开始某段生命之旅的“启程”时,去反省我们要去哪里、要去谁那里。我们通常不会想这些。我们总是很忙乱,为了能做好最后一分钟的收拾工作。因为在我们出发前,还有很多细节需要确认、准备、完成。  

这一站的主题就是在提醒我们:在每次启程前,总会有某种特殊的恩宠在等待着我们去接受。这虽是某种“预期”的恩宠,却已经在那里,只待我们准备好去接受。有了这个恩宠作我们启程的“装备”,我们便能信心满满地开始我们生命的旅程,我们才会有勇气进入到未来的奥秘中,有力量去面对路上可能发生的一切。  

很多天主教徒会有一些“传统习惯”,就是在乘车或出发前,念一遍或几遍圣母经或其它短诵,祈求指引和保护。这些热心习惯其实有着很深的意义,尤其当我们有意识地这样做时。这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在为即将开始的旅程,进行交托、祈求祝福和保护,特别是祈求主赐予美好的相伴。因此,这是一种信德的表达。做这些祈祷的人相信:在生命中,有更多超出我们认知和能力的事;但同时也相信:那肉眼不可见的神,确实在与我们同行,而且借着呼求圣人的转祷,这些旅行已经在一种奇妙的恩宠共融之中。  

这些旅行前的祈祷或反省,向我们指出:我们的启程、我们为此所付出的一切,不只是和“此时此地”有关。我们生命的“冒险之旅”,因为邀请天主的参与,而得以丰富而有意义。当我们有意识地请天主参与或介入我们的“未来”时,我们会发现:因着天主在“此时此地”的临在,我们对那些未知的、可能发生的一切,会感到放心而信心满满。因为,我们已经相信:这趟旅程,从此时的启程到未知的路上,祂都与我们同在。  若没有这些信德的表达或反省,很多时候,在生命的旅程或朝圣路上,我们会很容易感到迷失、害怕、孤独等。

我们不完全清楚依纳爵·罗耀拉在这一站的小圣堂中,到底得到了什么恩宠。不过,很明显,他在这座不起眼的小堂内,在圣母像前进行的热心敬礼和祈祷,为他后来的旅程有着很大的意义。这不仅仅是朝圣的人们在路上进行的传统驻足及热心敬礼,而是对一种对我们生命之旅的重要启发。  

耶稣会士迈克·巴克利神父(Michael Buckley)曾描述热心敬礼是“天主可感知的临在”。在奥拉茨的这一站,我们或许可以思考一下,在生命的启程经验中,我们是如何借着某种有形或无形的热心敬礼,而感受到了“天主可感知的临在”,祂亲自进入了我们生命即将发生的事,并参与进了我们生命的“未知奥秘”中。  

我们天主教徒通过一些圣仪或外在可见的圣像或姿势,来表达并发现天主在我们生命事件中的临在。旅程中,这些外在的事物——甚至包括本站奥拉茨圣母的塑像——本身是为了激发起我们内在的信德,让我们能因着天主的恩宠,而拥有美好向上的精神,或者某种特别需要的恩宠,开始这段路途。  

更主要的是,在启程时,这些外在的反省或敬礼,会帮助我们准备好自己,能在接下来的路上,发现并感受到天主的临在:在我们内心、在我们周围的人身上、在我们途中见到的景物中。于是,这些便成了“在一切事上发现天主”的关键。 

让我们继续互相陪伴,打卡时也请阅读其他人的分享,彼此支持和鼓励。我们慢慢行走,特别留意一路上“天主可感知的临在”。

 

往期回顾: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5:随依纳爵走一程(第3周)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4:随依纳爵走一程(第2周)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3:「耶稣会依纳爵年开幕」2020.5.20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2:贝主教反省「炮弹经验」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1:在基督內得见崭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