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心肠》(一位有创意而勇敢的父亲)

2021-02-05 15:08   北京教区  阅读量:1239

上文链接

5.一位有创意而勇敢的父亲

如果第一阶段的所有内在治愈,是去接纳我们自己的个人历史和拥抱那些非我们所选择而发生在我们生命中的一切,我们还该加上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创新的勇气和胆识,特别是在我们面对困难时就会浮现。面对困难,我们要么放弃,要么就是以某种形式与其交战。有时候,困难能带来我们意料不到的资源/优势。

当我们读耶稣婴孩时期的故事时,我们经常想知道天主为什么不采取更直接和清楚的方式行事呢。但是,天主是借着人和事行事的。若瑟就是天主所拣选的去引导救恩史的开端的人。他是真正的“奇迹”,借此天主拯救了孩子及其母亲。天主借着相信富有创造性勇气的若瑟行事。到达白冷却发现没有可以让玛利亚生孩子的地方,若瑟找到一个马厩,并及其所能地把它变成一个迎接天主子来到人世的家(参路2:6-7)。面对随时来自黑落德(他想杀害圣婴)的危险,若瑟再一次在梦中被警告要保护圣婴,他半夜起身准备逃亡埃及(参玛2:13-14)。

如果只是肤浅地阅读这些故事,就会有世界是由强者所支配的印象,但是福音的“喜讯”却持续显示出,即便在所有现世傲慢和暴力的强权之下,天主总能找到执行其救恩计划的方法。同样的,我们的生命有时也是处在强者的支配之下,但是福音却告诉我们什么才是重要的。天主总会找到方法拯救我们,只要我们能有纳匝肋木匠的创造性勇气——借着相信天主保佑他能把苦难变成可能的。

如果有时天主好像不助佑我们,当然,这不是说天主抛弃了我们,而是有赖于计划、主观能动性、靠自己找到解决方法。这种创造性勇气,也可以在那个瘫子的朋友们身上看到,他们把他从屋顶缒下去以便让耶稣治愈他(参路5:17-26)。困难并不能阻碍这些朋友的勇敢和毅力。他们确信耶稣能治好这个人,“但因人多,不得其门而入,遂上了房顶,从瓦中间,把他连同那小床系到中间,正放在耶稣面前。耶稣一见他们的信心,就说:‘人啊!你的罪赦了。’”(路5:19-20)耶稣看出了这创造性的信德,就是他们找到了把病人带到他跟前的方法。

福音并未告诉我们玛利亚、若瑟和耶稣在埃及住了多长时间。然而,确定的是他们找到吃住和谋生的方法。这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凭想象去补足这些细节。就像任何一个家庭、任何移民弟兄姊妹一样,圣家也得面对具体的困难。今天,他们也一样冒着风险逃离灾祸和饥荒。就这点而言,我认为圣若瑟特别是那些由于战争、仇恨、迫害和饥荒而被迫离乡背井之人的主保。

在每一个有若瑟角色的叙述的结尾,福音告诉我们,他起来带着孩子和他的母亲做天主让他所做的(参玛1:24;2:14、21)。确实,耶稣和他的母亲玛利亚是我们最珍贵的信仰宝藏。[21]

在神圣的救恩计划中,圣子与其母亲玛利亚是不可分割的,她在其信仰之旅中超前进发,忠信地保持和她儿子的共融直到十字架下。[22]

我们也该时常思考我们自己是否保护了耶稣和玛利亚,因为他们也奥秘地托付于我们的职责之下,照顾和保全。全能的天主子以极度脆弱的状态来到我们的世界。他需要被若瑟维护、保护、照顾和养育。天主信任若瑟,就如玛利亚一样,她在他身上看到一个不但能挽救她的生命,而且时常能供养他们母子的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会的守护者,非圣若瑟不可,因为教会是基督奥体在历史中的延续,就像玛利亚的母亲身份是教会母亲身份的反映。[23] 若瑟在持续保护教会的同时,他也在持续地保护孩子和他的母亲。同样的,借着爱教会,我们就在持续地爱孩子和他的母亲。

那个孩子接下来会说:“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的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25:40)因此,每个穷人、贫困者、痛苦或濒死者、任何陌生人、每个囚徒、任何懦弱的人都是这个若瑟持续要保护的“孩子”。因此,圣若瑟是作为不幸者、穷人、流放者、受折磨的人、贫穷人和临终者的主保而被呼求转祷的人。所以,教会也不能不对最小的弟兄姊妹显示特别的爱,因为耶稣显示出对他们特别的关爱,并把他们和自己相提并论。我们必须从若瑟身上学到同样的关怀和责任。我们必须学会去爱孩子和他的母亲、去爱圣事礼仪和慈善、去爱教会和穷人。这些现实中的每一项,都是“孩子和他的母亲”。

脚注:

[21] 参圣礼部“QUEMADMODUM DEUS”法令(1870年12月8日);真福教宗比约九世,“INCLYTUM PATRIARCHAM”公函(1871年7月7日)。

[22] 参《教会宪章》58号。

[23] 参《天主教教理》963-97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