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够资格当神父(附音频)

2021-09-19 12:31   纳爵之盾  阅读量:8502

 

 

身为教会的牧者, 常常会受到攻击——这具有真正破坏力的攻击往往来自教会内部,其背后的唆使者皆是魔鬼。就如保禄在给格林多教友书信中所陈述的那样,有人攻击保禄宗徒做事优柔寡断,说话前后不一致,不是真宗徒(宗徒一词本意有“被派遣的人”)。他不得不举例论证,向自己心爱的、甚至乐意为之舍命的教会辩证自己的正直、无私、忠诚和爱。他反问道:

“对这样的工作,谁够资格呢﹖”(格后2:16
 

 

我曾遇到过一位教友,他因为个人私利没有得到满足而当面责问我:“你没有资格当神父!”类似的攻击或指责对于有些年头的神职人员来说并不稀奇,甚至连我们教会当今的最高牧者教宗方济各,虽然谦卑善良、温和有爱,也常受到来自教会内部的无情攻击。有时候,我的确会觉得自己实在不堪当“当神父”,因为在我心里的“神父”形象是高大而令人尊敬爱慕的。而我越“当神父”越觉得在各方面都不配,但是当今天读到“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这句话时却被深深地触动了。

我也想用保禄的话说:“对这样的工作,谁够资格呢﹖”

成为耶稣的代表,在祭台前为众人代祷、献祭;教导人们认识真理、实行仁爱与正义……如此伟大的工作,谁够资格呢?可是“天主偏召选了世上愚妄的,为羞辱那有智慧的;召选了世上懦弱的,为羞辱那坚强的。”(格前1:27 )天主子降生人间,生于貌似“不配”接待祂的贫穷之家,成长于纳匝肋乡野小村,以平民之女童贞玛利亚和木匠若瑟为双亲。此后,更是拣选了十二位“不够格”的门徒,其中有暴躁易怒的渔夫(如若望与雅各伯)、有声名狼藉的税吏(玛窦)、有热诚的激进分子(西满)、亦有吝啬又贪婪,最后成了“负卖者”的犹达斯。

难道主耶稣不能召些更好的人吗?那些有权有势的法利塞党派中,或精通梅瑟法律的经师当中,难道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吗?

 

 

我们以为有更合适的人选,但或许在主耶稣的眼里,真的没有比这些人更适合的了:因为主耶稣不是要建立一个精英集团(教宗方济各语),而是要建立一个罪人可以得到接纳、宽恕和医治的家!因此,他没有召选那些自认为有资格的人。就如在旧约中,天主没有拣选巧舌如簧的亚郎和能歌善舞的米黎盎,反而拣选了“笨口结舌”的梅瑟为自己的代言人,将以色列民从强大的埃及王手中拯救出来!

所以,我们要明白:被天主拣选是一种恩典,而天主拥有绝对的拣选自由。我们无需质疑祂智慧的决断,“因为天主的愚妄总比人明智,天主的懦弱也总比人坚强。”(格前1:25) 因此,天主惩罚了自大的米黎盎,她争夺不属于自己的光荣,得到的反而是百倍的羞辱:

上主对梅瑟说:“若她的父亲在她面上吐唾沫,她岂不要七天忍此羞辱,七天把她隔离在营外,然后才让她回来﹖”(户12:14)

科辣黑等二百五十个自以为比亚郎更配得上成为天主司祭的人,受到了更可怕的惩罚:

地开了口,将他们和他们的家属,以及凡属科辣黑的人和所有的财物,都吞了下去。他们和他们的一切,都活活地下了阴府;地在他们上面闭上口,他们遂由会众中消灭了。(户16:32-33)

《希伯来书》着重论述了主耶稣基督的大司祭品位,其中说道:

谁也不得自己擅取这尊位,而应蒙天主召选,有如亚郎一样。照样,基督也没有自取做大司祭的光荣,而是向他说过:“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了你”的那位光荣了他。(希5:4-5)

的确,神父----以基督之名“替天行道”者----其尊荣不是卑微的罪人所能承受的,铎职身份的蒙召完全是天主慈爱的自由恩赐,倘若要说“配”,世人中没有一个人敢称“配”,哪怕他是圣洁无瑕的。对此,伟大保禄宗徒诚实且谦逊地说:“我原是宗徒中最小的一个,不配称为宗徒,因为我迫害过天主的教会。然而,因天主的恩宠,我成为今日的我。”(格前15:9~10)

被召者虽然“不配”,但既蒙天主不嫌弃,他就得全力以赴地回应祂的邀请与召唤,因为这不单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使命与责任:“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并派你们去结果实,去结常存的果实。”(若15:16a)教友对待他们,也当以信德的眼光越过他们人性的软弱,而接纳他们从主耶稣那里领受的身份:谁接纳你们,就是接纳我;谁接纳我,就是接纳那派遣我来的。谁接纳一位先知,因他是先知,将领受先知的赏报;谁接纳一位义人,因他是义人,将领受义人的赏报。(玛10:40-41)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