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召反省:司铎三愿

2021-09-17 10:18   纳爵之盾  阅读量:4102

在二十年的铎职生活中,我发现有不少修道人对自己的修道生活很冷漠,我认为信仰生活的世俗化是一个重要原因。相信每一位同道在走上祭台的那一刻,心中都充满无比的喜乐和对基督的爱,这是我们的“初心”。然而,随着信仰生活世俗化现象的蔓延,面对物欲、爱欲和权力欲的诱惑,司铎是否还能不迷失自我,坚守神贫、贞洁和服从三愿?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什么是“愿”?

 
 
“许愿乃是向天主慎重而自由地作的承诺,包含一件可能的且更好的善事,且应以敬德实践之。”(《天主教法典》1191条1项)在领受圣秩时,主教会询问司铎候选人是否愿意度神贫、贞洁和服从的圣愿,司铎候选人回答说:“靠天主的助佑,我愿意。”这是每位司铎对天主的郑重许诺,是完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作出的承诺。但我们知道,要守好这三愿,单凭我们自身的努力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要靠天主的恩宠。
 

 

神贫愿

 
 
面对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如何对抗自己的贪欲并树立正确的金钱观,每一位司铎需要认真反思。
 
“神贫”是福音的劝谕,是指一种德行,一种境界,一种生活方式。耶稣基督是神贫的典范,祂生于贫穷,与穷人为伍,并且特别关心贫穷弱小的人。祂让自己的门徒抛弃一切跟随祂:“你们中不论是谁,如不舍弃他的一切所有,不配做我的门徒。”(路14:33)祂还说:“你们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钱财。”(玛6:24)祂甚至说:“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或者,人还能拿什么作为自己灵魂的代价?”(玛16:26)
 
作为基督福音的宣讲者和见证人,司铎必须守好神贫愿。在牧灵服务中,司铎不能嫌贫爱富,要乐于牺牲自已和自已拥有的一切而为主服务。如果一位司铎不喜欢贫穷落后的堂区,而乐意在富裕的堂区为富裕的教友服务,那么他就是把做神父当成了为自己谋私利的职业,也就不可能体会到甘贫乐道度奉献生活的快乐。当一位司铎不能因事奉天主而感到快乐与满足时,就往往会以贪婪金钱和名利,来弥补其灵魂的贫乏与空虚,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使自己始终无法超然而愉快地做好牧灵工作。
 

 

司铎的神贫愿就是要求司铎具备这样的灵修:凡超出自己的生活所需,应将其用于帮助他人所需,并深信自己的神职地位,是为了更纯粹地奉献牺牲,绝不是为了敛财。

 
要实践神贫的精神,首先要从内心深处戒除占有欲,因为它违反神贫精神。另外,还要学会分辨什么是我“需要的”,什么是我“想要的”,因为我想要的,往往是我喜欢的,但并不一定是我需要的。其次,要善用金钱,特别要明智而谨慎地处理教友的捐献。其三,要慷慨大方,乐于施恩行善,不做守财奴。
 

 

贞洁愿

 
 
教会要求司铎必须度独身和贞洁的奉献生活。这不但是一项教会的制度,而且是一种司铎必须活出来的德行。
 
司铎为跟随基督而甘愿放弃一切,将自己奉献给基督和教会,终身不婚不嫁。司铎之所以要宣发贞洁圣愿,就是为了郑重地表示要完全奉献给基督和祂的教会的决心。
 
要守好贞洁愿,必须处理好与天主、与异性、与同性、与自己这四种关系,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与天主的关系。司铎对天主必须有绝对的忠诚,要如同与一位终生伴侣一样,信守誓约,不离不弃。司铎不是为“独身”而守独身,而是为了天主及其教会。也可以说:司铎选择了天主,而不是选择了独身。“独身”只是司铎献身于服务天主和祂的教会的“记号”。
 

服从愿

 
司铎的服从是司铎将自已完全地、彻底地和毫无保留地交付给天主。如果没有这样的服从,他就很难服从自己的主教。
 
现在不少地方的神父与自己的主教之间存在一种紧张的关系,其根本原因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人际关系之上,而不是建立在与天主的关系之上。因此,难免产生各种偏见、不满、抱怨和互相抵触等不良情绪,以至于严重影响教会的发展。
 
对于司铎来说,服从是很重要的德行。司铎要做到不寻找自己的意愿,而是遵照派遣他来者的意愿。正如耶稣自已所说:“我来就是承行派遣我来者的旨意,完成祂的工程。”(参阅若4:34)基督“虽然是天主子,却由所受的苦难,学习了服从”(希5:8),而且“祂使自己空虚,取了奴仆的形体……听命至死”(斐2:7—8)。
 

然而,司铎首先要无条件地服从圣经和教会的训导权威,这种服从对于真理的宣讲者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否则,他的宣讲就不是天主启示的真理了。

 
其次,司铎要服从自己的主教。主教作为教区事务的主要负责人和全体司铎的管理者,在教区内享有最高权威,这种权威理当受到尊敬和维护,否则,会形成各种不睦、不合,甚至分裂,从而对教会团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这是我对司铎三愿的一些粗浅的思考和体会,愿借此与大家分享交流,并切愿与各位同道共勉。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