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济各新牧函(抢先读):永恒之光的光辉(下)

2021-05-02 11:08   纳爵之盾  阅读量:1136

 

©Joseph Yu SJ 

 

 

5. 天主的仁慈和人类自由诗人

图片
但丁所谈及的旅程不是虚幻的、乌托邦式的,而是现实的、每个人都能得到的,因为天主的仁慈总是提供改变和皈依,以及找到并重返幸福之路的可能性。在这方面,这部《神曲》中的几段情节和几个人物表明,现世中没有人被排除在这条道路之外。图拉真皇帝——一个异教徒,被安置在天国。但丁如此解释他的存在:
 
“炙热的仁爱与活跃的希望,
可以用暴力来袭击天国,
而且征服那神圣的意志;
但不是以人战胜人的那种形式,
却是征服,因为它愿意被征服,
被征服后,仍以本身的慈悲被征服。”
(《天堂篇》第二十首,94-99节)
 
图拉真对“可怜的寡妇”的慈善态度(45),或者波肯特的蒙特费特罗 (《炼狱篇》第5首,107节)都是天主无限仁慈的标志,也证实了人类永远可以自由选择走哪条路,拥抱哪种命运。
 
同样重要的还有曼弗雷德国王,但丁将他置于炼狱,并描述了他的死亡和天主的审判:
 
“我的身体曾遭受两处致命的剑伤,
在此之后,我痛哭流涕,
跪伏在宽恕罪人的天主面前。
我的罪恶令人发指;
但那仁慈无边的天主把宽大的手臂张开,
把凡向他悔罪的人都一律搂抱在怀。”
(《炼狱篇》第三首,118-123节)
 
在这里,我们几乎可以看到福音寓言中的父亲张开双臂欢迎他的浪子回来。(见路加福音15:11-32)
 
 
但丁化身为每一个人尊严和自由的捍卫者,它们或出于生命选择、或出于同一信念,这是人的根本所在。但丁通过讲述许多个体的故事——著名的或不太为人所知的,来暗示我们,人类的永恒命运,取决于他们的抉择和他们的自由,甚至我们平凡而微不足道的行为也有一种超越时间的意义:它们拥有一个永恒的幅度。天主给予人类最大的恩赐是使他们达到最终目的,即自由。这就像贝雅特丽齐告诉我们的那样:
 
“天主在创造时,出于他的慷慨大方,
曾赐与最丰厚的礼物。这礼物
既是他最欣赏的那个东西,
又与他自己的善相符。
这便是意志的自由;”
(《天堂篇》第五首,19-22节)
 
这些并不是模糊的修辞,因为它们源于那些深知自由代价的人们的生活:
 
“他正在把如此可贵的自由找寻,
这与那些为自由而舍生的人所见相同。”
(《炼狱篇》第一首,71-72节)
 
但丁提醒我们,自由本身并不是目的,它是不断上升的条件。他的三国之旅生动地说明了这种上升,最终到达天堂,体验绝对的幸福。由自由唤醒的“至高的愿望”(第22首,61节)不会得到满足,除非它达到它的目标——最终带来的荣福:
 
“我此刻正如应得的那样,
已接近一切异象的尾声,
我心中的炽热愿望也达到顶峰,
我内心欲望的热情结束了。”
(《天堂篇》第三十三首,46-48节)
 
如此,欲望变成了祈祷、祈求、代祷和歌曲,它们伴随并标记着但丁的旅程,如同以时辰祈祷去区分一天中的时刻。诗人对“我们的天父”的意译(参见《天堂篇》第十一首,1-21节)将福音经文与日常经历的一切艰辛和痛苦交织在一起:
 
“但愿你那天国的和平能向我们降临,
因为倘若它不降临,……
今天,请赐给我们每天的玛纳,
没有玛纳,在这艰险的荒野,
即使最急于向前行进的人,也要无功而返。”
(《天堂篇》第十一首,7-8,13-15节)
 
人相信天主是仁慈之父的自由,只能在祈祷中达成,这丝毫不减少这份自由,反而会使之增强。
 
 

6. 天主眼中的人的形象

图片
在《神曲》的旅程中,正如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已点出的那样,自由和欲望的交织不必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减损我们实在的人性或是成为一种自我异化;它不会破坏或降低我们的历史性。在《天国篇》中,但丁展示了蒙福者——“着白袍的”(《天堂篇》第三十首, 129节)——在他们的身体面貌内,追忆他们的感情与情绪、他们的眼神与动作。总而言之,他向我们展示了在最完善的灵魂和肉体中的人性,以此预见肉身的复活。在最后的旅程中伴随但丁的圣伯尔纳德,向诗人展示了呈现于真福圣人的玫瑰中的孩童们,并邀请诗人观察及倾听他们:
 
“你可以凭他们的面孔,也可以
凭他们稚气的声音知道,
只要你好好地看,好好地听。”
(《天堂篇》第三十二首, 46-48节)
 
如此,真福们在他们圆满发光的人性中不仅因为他们自身的肉体而感动,更因明确渴望重新见到身体,即尘世面貌而显得动人:
 
“他们诚然表现出对自己尸身的渴望;
不仅是为了他们自己,还有他们的父母,
以及那些成为了永久的光焰的以前所心爱的人。”
(《天堂篇》第十四首, 63-66节)
 
最终,即最后一个神视的中心,在与至圣圣三奥迹的邂逅中,但丁看到一个人类的面孔,即基督的面孔,那在圣母胎中降生成人的永恒圣言:
 
“在那澄澈而又深沉的实体中,
那至高的光耀向我显现出三个光环,
有三重色彩,同一维度
……
那个在你内心显现出来的光环,
仿佛只是为了反光所形成,
当以我的眼目稍加注视时,
我似乎看到以它自己的色彩,
在它本身上,绘成了我们人的面容。”
(《天堂篇》第三十三首,115-117,127-131节)
 
有在天主的目光中,人类的欲望才能得到满足,他们的艰险旅程才会到达终点:
 
“只是一阵闪光掠过我的心灵,
我心中的理想就得到了实现,
但要达到这异象之巅,我力所不及。” 
(《天堂篇》第三十三首,140-142节)
 
 
我们现今所庆祝的降生奥迹,是整篇诗歌的真正的灵感和核心。其中教父们所谓的“圣化”,即“令人赞叹的交易”得以实现,因着此惊人的交易,当天主降生成人进入我们的历史中时,人类,连同他们的肉体,以真福圣人的玫瑰为象征,得以进入真实的神圣之中。人类,在他的实体中,连同日常的行为及言语、才智、情感、以及身体和情绪,被提升至天主内,并在祂内找到了真正的幸福和终极圆满的实现,即整个旅程的目的:
 
“那渴望更应激发我们去看一看那本体,
在那里,我们看到我们自己的性质与天主是如何融合,
在那里,我们凭信仰所相信的事物将被看见,
不被证明,而是像人类所相信的初步真理
(译者按:指矛盾律,即事物不能同时存在而又不存在)
将会自明。
(《天堂篇》第二首,40-45节)
 

7. 但丁《神曲》中的三位女性:
圣母玛利亚,圣女贝雅特丽齐,圣女路济

图片
在颂扬圣子降生成人的奥秘、即全人类救赎和欢乐的源泉时,但丁不能不咏唱圣母玛利亚的赞歌。童贞圣母因着她的“是”,以及她对天主计划完全并彻底的接受,使得“圣言成了血肉”成为可能。在但丁的作品中,我们发现了一篇精彩的圣母论的论述,诗人以崇高的抒情论调,尤其在圣伯尔纳德的祈祷中,综合了所有关于玛利亚的神学反思,以及她在天主奥迹中的参与:
 
“童贞的母亲啊,你儿子的女儿啊,
你最卑微而又崇高,超过其他受造物,
你是永恒天意所定的最终目标,
你使人类的天性变得那么高贵,
甚至连那创造人类的天主
也愿意成为他自己的受造物。”(《天堂篇》第三十三首,1-6节)
 
开篇所采用的矛盾修饰法以及其后的对偶用辞突出了玛利亚形象的独特性和她的卓绝之美。
 
 
圣伯尔纳德总是展示身处神秘玫瑰中的真福圣人们,并邀请但丁默观那将人性面貌赋予降生成人的圣子的圣母玛利亚:
 
“如今且观望那个和基督的脸
最为相似的面容吧:
因为只有她的光辉才使你能够看到基督。”
(《天堂篇》第三十二首,85-87节)
 
圣子降生成人的奥迹再次因总领天使加俾额尔的出现再次被描述。但丁向圣伯尔纳德问道:
 
 
“那位天使是谁啊,
他怀着如此的喜悦望着我们母后眼睛,
他爱慕得仿佛全身都是火光。”
(《天堂篇》第三十二首,103-105节)
 
圣伯尔纳德于是回答他道:
 
“当天主子决定将我们的罪背负在他身上的时候
那把棕榈叶带到人间给玛利亚的,
正是那一位。”
(《天堂篇》第三十二首,112-114节)
 
在《神曲》中,提到玛利亚的地方比比皆是。在《炼狱篇》中,她是对抗罪恶的美德典范,是帮助诗人出离黑暗森林走向天主圣山的晓明之星,是经由她的恳切祈求而带来的永恒希望,
 
“我日夜祈求、召唤的美丽花朵的名字
已深深地吸引住我全部的心灵。”
(《天堂篇》第二十三首,88-89节)
 
为人与基督及天主的奥迹相遇而做准备。
 
但丁在他的旅途中从不孤单,起初他便将自己交托于魏吉尔——人类理性的象征,然后是在贝雅特丽齐和圣伯纳德的指引下,现在,感谢玛利亚的代祷,他可以上升到我们的天堂故乡并品尝一生中无时不渴望的圆满喜乐:
 
“只有那来自梦中所见的甜蜜感觉,
还涓涓滴流在心里。”
(《天堂篇》第三十三首,62-63节)
 
诗人明白自身的不足,仿若向我们重申,我们不能独自获救:
 
“我并非独自来到这里。”
(《地狱篇》第十首,61节)
 
这段旅程需要在能够以聪敏及明智支持并引导我们的人的陪伴下完成。
 
 
如此背景下女性的临在显得极具意义。在艰辛旅程的开始,第一个向导魏吉尔,安慰并且鼓励但丁坚持下去,因为有三位女性会为他代求,并将引领他的脚步。玛利亚,天主之母、爱德的典范;圣女贝雅特丽齐,望德的表率;圣女路济亚,信德的象征。如此,圣女贝雅特丽齐在动人的诗句中出场:
 
“差遣你去的是我,贝雅特丽齐;
我来自我愿意回去的地方;
爱推动了我,爱使我说话。” 
(《地狱篇》第二首,70-72)
 
并断言:能够赐予救恩与爱的唯一泉源是变容为人类之爱的神性之爱。此后,贝雅特丽齐又谈到了另一位女性——圣母玛利亚的代祷:
 
“天上有一位崇高的圣女,
她因为我差遣你去解除的障碍而悲悯
她破除了那天上严厉的规诫。” 
(同上,94-96节)
 
然后,圣女路济亚出现,对贝雅特丽齐说:
 

“贝雅特丽齐,天主真正赞美的女神!

你为何不去搭救那人?

他曾为爱你而脱离了芸芸众生。”

(同上,103-105节)

 
但丁认识到,只有被爱感动的人才能真正支持我们走下去,并引领我们到达救恩,抵达新生,即达致幸福。
 

8. 方济各(亚西西)——贫穷女郎的新郎

图片
在真福圣人们的白色玫瑰中央,闪耀着圣母玛利亚的形象。但丁还列举许多圣人,并勾勒出他们的生活和使命,使他们如同在具体的存在中,并通过无数的考验而达到他们生命和圣召终点的景象。我只想简单地回顾一下亚西西圣方济各,在神曲《天堂》第十一篇中谈到他智慧的精神。
 
圣方济各和但丁之间有着很深的共鸣。圣方济各和跟随他的人一起走出了修院,走向大街小巷,走向人群,向他们宣讲,并居家做客。而但丁做出了在当时无法被理解的选择,用所有人的语言来写他那首超凡脱俗的伟大的诗歌,并在他的故事中填充了一些知名和不太知名的人物,但是在尊严上绝对等同于地上的强者(有权者)。使两个人物更相近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们对受造物界的美和价值的开放,即造物者的镜子和“痕迹”。怎么能不认识到,在这段但丁解说《我们的天父》中“通过所有创造物,赞美你的名和你的价值”是参考的圣方济各的《创造物的赞歌》呢?
 
 
在《天堂篇》的第11曲中,这种共鸣出现在一个新的方面,使他们更加相似。方济各的圣德和智慧之所以能脱颖而出,正是因为但丁从天上俯瞰我们的大地,看到了那些相信世俗之物的人的狭隘:
 
“愚昧的凡夫俗子啊,
是什么错误的逻辑,
让你的翅膀⻜得这么低?”
(《天堂篇》第十一首,1-3节)
 
整个故事在说,圣人“令人钦佩的一生”都是围绕着他与贫穷女郎的特殊关系展开的:
 
“但是,唯恐我说得过分隐秘,
我现在就明白告诉你,
这一对情人就是圣方济和贫穷。”
(同上,73-75节)
 
圣方济各的赞歌回顾了他一生的显著时刻,他的考验,以及最后他相似基督的事件:贫穷和被钉,并在五伤钉痕中寻获极致且神圣的印证:
 
“他发现那里的人民还太粗野,
无法使其皈依。为了不白耽搁下去,
他回到意大利,从树木上采集果实。
在台伯河与阿诺河之间的荒山上,
他从基督那里得到最后的烙印(五伤)
他的身体带着这烙印有两年之久。”
(同上,103-108节)
 

9. 但丁·阿利吉耶里的见证合集

图片
在纵观但丁·阿利吉耶里作品的结尾,但丁的思想在人类研究的各个领域中都是一座近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经验和思想宝藏,我们需要加以思考。但丁引领我们看到的、动人且极富吸引力的人物形象、事件描述、象征意义及图像信息的财富,无疑激起了人们的钦佩、惊叹和感恩之情。在他身上,我们依稀可见一个当今多媒体文化时代的先驱:话语与影像、符号与声音、诗与舞的结合。由此,我们明白了为什么他的诗启发了文学艺术类别中不可胜数的创作。
 
然而,这位卓越诗人的作品也对我们今天的生活发起一些挑战:在我们现今的时代中,它能传达什么讯息给我们呢?还有什么是可以昭示、贡献于我们的吗?那些讯息是否具有现实意义?能为我们发挥功用吗?它还能反诘我们,提出问题吗?
 
 
但丁——让我们尝试着为他代言——今日不再要求我们简单地阅读、评注、研究和分析。他要求我们更多的是倾听,并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被模仿,让我们做他的旅伴。因为即使在今天,他仍想向我们展示通往幸福的道路,以及让我们充分活出人性的正确途径,来穿越使我们迷失方向和尊严的黑暗森林。但丁的旅程和他对生命超越死亡的视野不仅是叙事的对象,不仅仅构成单一个人事件,尽管这些都是非同凡响的。
 
如果但丁对我们讲出这一切——他以一种令人钦佩的方式做到了——并使用普罗大众都能理解的语言,且把这一切提升到普世通用的高度,那是因为他有需要向我们传递的重要讯息、有想要触及我们心灵的话语,为的是让我们自此生就开始蜕变并转化。他的讯息是一种能够且必须使我们在内在张力下,充分认识到自身是怎样去接受讯息,同时使我们不断朝着幸福、圆满存在及终极家园迈进,因为在那儿存有和天主圆满的共融——无尽与永恒的爱。即使但丁身为他所生活时代之人,并且在某些问题上有与我们不同的感知力,他的人文主义情怀仍然有效并具有现时性,并且可以确定无疑地作为我们建立当代人文主义的参照点。
 
因此,重要的是,值此百年纪念的契机,我以最合适的方式使但丁的作品更广为人知,也就是说,使之不仅对学生和学者,而且对所有希冀回答生命内在问题、渴望充分实现自我、希望以自知活于自己的内在生命及信仰、以感恩之心接受馈赠、以自由热忱生活的人们更易于了解,且更充满吸引力。
 
为此,我祝贺那些能以激情传递但丁讯息的教师们,因为他们能介绍但丁作品中蕴含的文化、宗教、美德等财富。而且这一遗产需要在学术研究场所以外保持易于接近而取用无碍。
 
我敦促,那些散布在至今仍保存着但丁记忆的城镇中的基督徒社群、学术机构、文化协会和文化组织,去推动旨在充分认识和传播但丁信息的活动。
 
我鼓励,艺术家要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赋予但丁诗歌以嗓音、面孔、心灵、形状、色彩和声音,依循着他所巧妙穿过的美的路径,来传达最深层次的真理,并以恰如其分的艺术语言,传布关于和平、自由、博爱的讯息。
 
在这个被很多阴影标记、被很多令人堕落的环境所包围、缺乏信仰和不展望未来的特殊历史的时刻,但丁的形象——希望的先知和人类追求幸福渴望的见证人,依然能够赠与我们以话语和榜样,激励我们在自己的道路上不断前行。它可以帮助我们所有人,在这段被召去完成的、人生和信仰的“朝圣旅途”中,以从容和勇气前行,直至我们内心找到真正的安宁与真正的乐趣,直至我们达成全人类的终极目标:
 
“以爱移动太阳及其它星辰。”
(《天堂篇》第二十三歌,145节)
      
教宗在位第九年
于2021年3月25日预报救主降生节
发布于梵蒂冈

方济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