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做点,别人就少做点”

2015-10-30 10:10   崔瑞英  阅读量:2007

    河北保定教堂的董庆荣大姐非常和蔼可亲,脸上总是带着慈祥的微笑。与董大姐近距离地接触是在2014年的秋天,神父委派我在每个星期六的下午来教堂做义工接待,这样我就和董大姐一个班了。这天的周六下午我来到了教堂,只见董大姐满脸汗水,手里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有半袋布条、剪刀等,她已将教堂的一半跪凳套上了棉垫,并用布条将棉垫在跪凳上固定好。看得出来,董大姐已在家里做了精心的准备。通过和大姐交谈才知道大姐吃了午饭就来到了教堂,趁着中午参观教堂的人少,来做这些工作。我说,天气还不太冷,等到大家来了一起干吧,干吗这么劳累!大姐说,眼瞅着天气就凉了,我又没事儿,我多干点,别人就少干点。大姐就是这样朴实,干什么活都任劳任怨。


热心敬主的董大姐

    董大姐今年74岁,是我们教堂值班义工中年纪最大的一位。当我问及她年龄这么大了,身体又不好为什么还来值班的 时候,大姐说:“一星期才两个钟头,难道就不能挤出这点时间吗?再说了我们要多传福音,教外朋友来参观教堂,我们得和人家讲,要撒种,答应天主的事(指派遣礼),就一定要做到。”说是两个小时,其实董大姐每次都是早来晚走,作为曾经的亚纳会会长,她工作积极主动,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多干了很多活都从不张扬。
    说起董大姐和老伴的进教经历,真是天主的一种特别召叫。上世纪九十年代,董大姐老伴的单位福利分房,有一位年轻的员工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分到一套大居室,而董大姐和老伴工龄长,且有两个孩子,才分到一套小居室,这让大姐和老伴都难以接受,老伴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后来他觉得有人说过(其实根本没有人对他讲过)市里有个教堂,于是他们从西郊辗转打听来到了位于保定市中心的天主教堂,进了教堂后,他们像久别的孩子来到了父母的面前,潸然泪下,感觉特别亲切。见到神父后,神父告诉他们,这里下午有慕道班讲课,问他们愿不愿意来参加学习,大姐和老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董大姐和老伴于1997年和另外两位望教者领受了入门圣事,加入了教会的大家庭。
    加入教会后,董大姐和老伴每主日都会到教堂参与弥撒,他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喜乐。董大姐积极参加教堂的活动,协助神父和会长做工作,打扫教堂卫生,给跪凳做棉垫,拆洗被褥,教堂有活动的时候,帮助厨房做饭等。后来由于他们单位分到的房子周围空间很大,厂里又给每户加盖一大间,房间的面积比原来大居室的还多很多。董大姐特别感谢天主的眷顾。
    董大姐的婆婆去世得早。董大姐结婚以后和丈夫的妹妹关系处得很好。但时间长了,矛盾就出来了,妹妹常无端挑剔和她闹别扭,董大姐则认为:“我是大嫂,天天给你们做饭、伺候你们,不领情也就罢了,还经常找事。”于是和妹妹经常吵架、互相指责,董大姐说她那时没有信仰,也年轻,和妹妹针锋相对。最让她生气的是妹妹竟然挑拨哥哥和她离婚,进一步将矛盾激化。所以妹妹结婚后,董大姐不和她来往。领洗进教后,通过学习圣经,董大姐触动很深,想到耶稣在十字架上还求父宽恕杀害他的人,作为一个有信仰的人,要学会包容、宽恕,耶稣说过:“不是宽恕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玛18:22)“不要只看到兄弟眼中的木屑,而自己的眼中却有一根大梁。”(玛7:4)于是她找到妹妹,向她道歉求她谅解,妹妹感到很意外,以为大嫂在耍什么花样,不予理睬。董大姐面对这样冷漠的态度毫不难过,更不灰心,耐心地多次与她沟通,把自己的信仰讲给妹妹听,后来终于获得了妹妹的谅解,两人重归于好。妹妹从心里感受到了嫂子的转变,感觉到嫂子信的这个宗教好,于是进一步了解学习,于2006年在自己的家乡也领受了洗礼。
    董大姐的公爹已是高龄老人,董大姐给他讲教会道理,别看老人已是耄耋之年,但思维却是很清晰,很赞同,老人于2005年领受了洗礼,2008年平安去世。
    愿圣母妈妈护佑董大姐健康平安,能为主做更多的工!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