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重生 踏上福传路

2015-12-04 10:12   朝圣者  阅读量:2763

    “属世的生日是1972年8月20日,但属神的生日是2006年5月3日。”这是辽宁喀左山湾子的传道员师文香重生后所说的话。她虽出生老教友家庭,但之前35年的信仰生活一塌糊涂。

    要说师文香也是个“合格”教友,念早晚课,也常参与弥撒。不过常是掐着点走进教堂时弥撒已经上台,神父说完弥撒礼成、答完“感谢天主”后立刻走人,弥撒讲道时间长了她嫌神父磨叽。参与弥撒对她而言,就是走形式,为此她还总抱怨,外教人多好,不知天堂地狱,也不用守规矩参与弥撒。每天她的早晚课也是有口无心,主要是为了告解时不用告这条罪。尤其是念晚课时,用的是电视剧插播广告的“黄金时间”。当时的经文是文言文的,五分钟就可以念完,顺便连带着把第二天吃什么早餐、穿什么衣服、干什么农活,一并想好,一举三得。由于是闭着眼睛念经,睁开眼一看电视剧已播放,还闹心怎么没有看到开头。圣经上说:“因为这民族只在口头上亲近我,嘴唇上尊崇我,他们的心却远离我。”(依29:13)师文香说:“当时以为这句话跟我没关系,但后来看了圣经,才知道这句话不就是形容我前35年的信仰生活吗?”当时,信仰带给她的不是平安喜乐,而是一种压力。
    师文香17岁就在地毯厂上班,婚后丈夫因心脏病不能受累只能在家做饭。后来,丈夫12年的心脏病只花了360元竟奇迹般地痊愈了。因为丈夫服用的药物需冷冻,遂买了一台冰柜,后听村里人建议,在家开了商店,丈夫病好后去沈阳打工,对此,她非但不感激天主慈爱的眷顾,反而继续在世俗化的生活中游走。因为跟公婆不在一起住,无人帮她看店。于是,她跟厂长商量把挂地毯的大梁安在家里,如此,她便可以一边织地毯,一边看店,还能照顾孩子。厂长答应后,她开始在家上班,那时的她感觉日子一片光明。
    2006年2月份的一天,师文香的弟弟师文久神父打来电话,简单的寒暄后,师神父建议姐姐去福传,话刚出口,师文香就不高兴了,她不耐烦地说:“我一不是神父,二不是修女,三没有文化,四没有口才,我要是去传教,你们神父修女还干嘛?”师神父语重心长地劝道:“大姐,你如果不去福传,将来升天堂不易啊。”闻此,师文香的骄傲情绪一下子激发出来:“我要是升不了天堂,这个村子里谁也升不了。”当时的她认为自己非常热心,谁也比不了。她甚至怀疑弟弟喝了酒,大脑受了刺激。师神父知道无法劝说姐姐,只得说如果将来费济生神父那需要用人,能不能耽误几天,师文香终于答应了。
    4月份,师神父打来电话,直截了当地说:“5月2日费神父要举办一个三天的学习班,你去学习吧。”当时师文香知道费神父任喀左堂区本堂,在空闲地上种了棉花,用人无非是侍弄棉花,这对一个农村人来说得心应手,却根本没想到是学习。师文香再次不耐烦地说:“上次你打来电话让我传教,这次又让我学习。我啥都懂,天主十诫、早晚课我倒背如流,要理问答也滚瓜烂熟。”师神父苦口婆心地说:“大姐,你要谦卑。天主让你活着,可你为何只珍惜这三天?”师文香真的不情愿,但听到那端弟弟心痛的语调,勉强答应了。
    5月2日转眼到了,师文香感到无比心疼,自从单独过日子后,她一天都舍不得耽误,整天忙碌着想把日子过红火。她找来父亲帮忙看店,又害怕父亲算错账,耽误三天,毯子也要少挣几十元。离家时,她竟然伤心地哭了,尤其是坐车时,4块钱的车票让她心疼极了,来回的钱能买4双袜子穿上半年了。
    到了喀左教堂,师文香原本以为只有几个上了岁数的教友,谁知堂内人山人海,母亲、大弟媳和侄女也一起参加学习。当时教友们正在做课前赞美,大家边唱边跳,内向的师文香在教堂后面坐下来,心里一个劲儿地抱怨,“文久啊文久,你就是让我来学这个?我啥性格你不知道啊?咱妈倒是活泼,可六十多岁的人,能跳得起来?我就算是学会了,也会被本堂神父和教友给撵下来的。”
    第一天的课程,她什么也没听进去,光惦记着家里的事。第二天,赵鸿升老师用自己的经历见证信仰:赵老师在领洗之前跟公婆丈夫的关系并不好,信教之后家庭关系和谐了,信仰和生活的结合带给她平安喜乐。听到这里,师文香开始反省自己的生活,原来信仰带给她的包袱和压力,是因为在教堂自己是教友,回家后就是教外人,信仰和生活脱节造成的,当时她的内心有了想为主在台上作见证的冲动。临近中午时,费神父在台上念道:“神的殿宇荒凉,守望的人在哪里?……谁肯为主付出,谁肯为主站起。”师文香听到这里,竟然流出了愧疚的眼泪,她望向祭台,看到十字架上的耶稣成了活生生的人,鲜血从伤口不停地往下流淌,染红了祭台。此时,看到耶稣渴望的眼神,她才真正体验到耶稣在十字架上说的“我渴”,耶稣说的不只是口渴,更是渴望教会的复兴、人灵的得救。她不敢再看耶稣,就想一个健步跑到祭台上,把耶稣抱下来,这时她在教堂里竟嚎啕大哭:“我愿将后半生献给耶稣作为活祭。”午饭时,师文香禁食,以此安慰耶稣受伤的心。之后的课,她听得越发认真,感觉传道员说的每句话都是对自己说的。三天的课程结束了,师文香恋恋不舍地回了家。
    回家后,师文香不再光想着发家致富,她把剩下的半个地毯织完后,将大梁拆了送回厂子,就想着把后半生交给天主。以前一看圣经就犯困,可现在她对圣经爱不释手,哪怕做饭的空隙,也要瞅上几眼。对来商店买东西的教外人,她就讲耶稣,是教友的,就讲解信仰和生活不可脱节。身边人看到了她的转变,风言风语也随之而来,“费神父给洗脑了吧”、“信基督新教了吧”,还有的说她搞传销了。师文香解释道:“不是神父洗脑了,是天主洗心了,天主用一把无形的手术刀给我换了一颗崭新的心。”
    重生后的她很乐意去学习,也不再计较损失了,宁愿穿补丁的袜子,把省下的钱用在车费上。
    转眼到了2006年年末,弥撒后老神父找到师文香,让她参加费神父的门徒班,当时她以为是学习班,连老神父给的学习通知也没看就决定参加。师文香说:“幸亏当时没看,看了之后就不敢参加了。谁家没个事呢?”门徒班一年四期,每期15天,总共三年。开始参加时听到这些信息,师文香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他们夫妻感情特别好,撇下丈夫、孩子半月,从心里真是舍不得。圣经中“凡为我的名,舍弃了房屋、或兄弟、或姊妹、或父亲、或母亲、或妻子、或儿女、或田地的,必要领取百倍的赏报,并承受永生”(玛19:29),这句话一直激励着她。第一期结束后,丈夫终于把妻子盼回来了,当得知一共12期三年时,丈夫一下子就火了,“日子还过不过?”
    等到了第五期,有的老教友说她信偏了,加之家人的不支持,师文香又非常好面子,怕人背后议论,就不想继续参加了,她向天主祈祷说:“主,以前我们夫妻感情那么好,可现在因为学习夫妻不和睦。我愿意看圣经了,也愿意福传了,以后就不去学习了。”可天主并未放弃她,一天凌晨4点多,她似睡非睡中看到弟弟师文久神父来了,进门就掏出一张纸,一边说话一边把纸放在她的手中,师文香打开一看,上面画了一栋楼,中间高两端低,装修极尽奢华,阳光一照发出耀眼光芒。这时,听见弟弟说:“大姐,你继续为主作工吧,如果你不继续,等耶稣来临时就晚了。”话音刚落,纸上的大楼顷刻之间坍塌了,遍地砖瓦,灰尘弥漫。师文香一下子惊醒了。百思不得其解的师文香询问天主这是何意,在祈祷中,她知道了不可半途而废,要继续为主作工,于是她祈求天主为她开辟道路,排除万难得以继续参加学习。可到了七八期的时候,肉体的软弱又犯了,当她翻看圣经时,厄则克耳第三章再次警醒了她。就这样藉着天主的启示,圣言的力量使她战胜了种种困难,完成了三年的学习,成为了天主的工人。现在回想起来,师文香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没理解透彻,学完第一期后光想着改变丈夫,忘记了转变自己,有些要求甚至自己都做不到。
    三年里,师文香流了很多眼泪。三年来,圣神引领着她,天主的力量催迫着她,同时天主也改变了丈夫的内心。现在师文香无论去哪里讲课,走多长时间,丈夫都不再反对,反而成为她坚强的后盾。
    师文香在信仰中获得了重生,成为了收割的工人,这一步步都是天主的祝福。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