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理性和经验并不能把握天主(2/2)

2018-12-07 08:52:53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6413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

第四节    理性和经验并不能把握天主(2/2)

自从二十世纪开始的第一天,在基督宗教的不同宗派中,相继开始了神恩复兴运动。它以活灵活现的宗教经验,打破了信仰的死气沉沉;以五彩纷呈的各种神恩,为基督的新娘编织了绚丽多姿的顶顶桂冠。对神恩的感性经验的获得,让许多人惊讶感叹。

由神恩而来的感性经验,极其有用,它使我们的信仰不至于停留在理性的层次而原地踏步走,经验使我们对圣神的德能有了体验而深信不疑,他比仅有理性认识的信仰具体而实用。很多人因着对圣神的体验改变了生命,复苏了信仰的活力。但感性的经验仅仅是灵修的入门与起步,我们绝不能将生命的转变停留在这里,也不能对神恩的理解停留在这里。

灵修的本质在于向上主的彻底投降,在于无条件地顺服基督。

感性经验的丰富并不等同于对上主的占有程度,反之,感性经验的匮乏也不意味着上主的缺席。

有很多人在参与神恩祈祷的初始,由于宗教经验丰富或者祈祷的激情高昂,充满了满足和对主的“热心”,但随着经验和见证的减少,随着激情的下降,他们就觉着神恩祈祷索然无味了,于是乎,索性放弃用舌音祈祷,将圣神的恩赐当作垃圾抛到了一边。

其实,这样的人根本没有明白主的心意。他们只一味地追求新奇刺激和自我的满足,犹如犹太人追求着奇迹一般。他们摆脱不了自我的胃口,不能以上主为生命的中心,因此不能成长起来。他们的问题在于追求的动机不纯。

我们不能将祈祷建立在感觉之上,并不是感觉好就是最好的祈祷;我们也不能把祈祷建立在理解之上,并不是我们能理解就是最好的祈祷。感觉良好和理解畅达,只能帮助我们进入祈祷的氛围,绝对不是祈祷的实质。祈祷的实质是对天主的拥抱,是让天主临在我们的生命中,并自由地运作,自由地爱。祈祷需要有个开放的心态来接纳天主,绝对不是凭借理解或感觉来把握天主,天主绝对超越在理解和感觉之外,是不能凭我们自己的能力把握的。

我们的祈祷只是向他的投靠并接纳他的来临,是与他相遇和交融为一。绝对不是通过理解或感觉把他弄明白。纵然他给我们一些奥义的理解或美妙的感受,也只是他临在这里或与我们交融相爱的一些果实,还不能视作祈祷的本质。
祈祷的好与坏不能凭理解或感觉的好坏来定断。祈祷质量的好与坏只是看我们对天主是否全神贯注地单纯注视。

基督在十字架上,用圣咏向天父祈祷说:“父啊,你为什么舍弃我?”(咏:二十二2)这祈祷词反映出基督在理智上对父的奥秘的不理解,因此他问了“为什么”;在感觉上,他经验了被弃的撕裂之痛,仿佛与他朝夕相处的天主把他撇在一边,逃跑了。不理解的惶惑,被弃的孤独,的确是基督人性经验的真实限制。但我们绝不能说因为基督在理解和感觉方面都很糟糕,就断定说基督的祈祷质量太差了。事实上,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祈祷是由衷而发,讲出了自己的真实遭遇,并把这一切遭际交在父的手中,任由父去自由地处理,因此才是最好的祈祷。此时,基督向父毫不保留地开放地讲述着自己,他在软弱中投靠了所信任的那一位,并把自己的处境交予他自由处理。这是对天父的接纳,是在被动中让父完成一切,而不是凭自己的能力(感觉和理性)主动地把握天主。

因此,我们能果敢地定断,一个良好的祈祷不是人如何去把握天主,而是怀着向主开放的态度,让主在我们的生命中自由地运作。父在基督生命中的运作,就是他的俯允,他俯允的结果就是基督的复活。复活是天主在基督的生命中自由运作的结果,这一结果表明基督在十字架之上所做的祈祷最为有效。可见,与其说祈祷是祈祷者在做什么,倒不如说是天主在做什么。这就是祈祷最深的本质。

在神恩祈祷中,我们并不知道念的舌音是什么意思,这并不标志着这种祈祷没多大价值,如果我们让圣神自由地运作,自由地完成祈祷,这就是最美妙的祈祷。舌音祈祷是神魂讲论奥秘的事(格前:十四2),理智得不到效果(格前:十四14),是圣神在我们内呼唤“阿爸,父啊!”(迦:四6),是圣神用那“无可言喻的叹息,代我们转求”(罗:八26)。我们无须明白,只要天主明白,就够了。让圣神去完成祈祷,让他在我们内自由地运作,自由地爱,这就是最好的祈祷。反正祈祷不是我们要理解什么,掌控什么,而是我们要配合天主,让圣神自由地去完成圣化工作。他是充满世界,包罗万象,通晓一切言语的圣神(智:一7),他知道我们在念什么。他在我们内的祈祷最符合天主的圣意(罗:八27),也是最丰富的祈祷。

借着神恩祈祷,我们同圣神建立起活生生的位际关系。在实际经验中我们体会到他在我们内的运作。他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主,他竟是那样亲切。他的德能时常伴随着我们,并分赐给我们。这正如经上所云:“天主的国并不在于言辞,而是在于德能。”(格前:四20)借着圣神所赐的德能,我们经验到天国已在人间。

但是,我们为了更好地获致天主,必须将感性的经验和理性的理解予以倒空。我们不应该执著地去把握天主,反而应该顺服地让天主借着他的德能与爱去把握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