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临期|福音为什么撰写耶稣童年的故事?

2018-12-01 11:46:07   白朗 (教会文献)  阅读量:9594
文/白朗
 
最令人惊讶的是,在整部福音中,只有两位作者注意耶稣的诞生和童年一一只有玛窦和路加为我们提供“童年叙述”。
 
大部分学者都认为马尔谷是最先写成的第一部福音,但这部福音是从耶稣接受若翰洗礼开始的。福音没有告诉我们耶稣早年的家庭,亦从未提及若瑟、耶稣的养父。在早期的基督信仰中,马尔谷不是唯一不会表示,对耶稣公开活动之前的家庭背景有兴趣的一个,因为新约其他二十四部书(玛窦和路加除外)也和马尔谷一样,对耶稣的家庭来源,没有表示感兴趣。甚至若望,虽然不是以耶稣受洗开始,但首先宣称圣言在创造之先已存在,他也忽略圣言成为血肉的家庭背景。
 
那么,是什么使玛窦和路加对耶稣的成孕和诞生的故事有兴趣?

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好奇,对这位被称誉为天主子的耶稣的根源感到好奇。他的出生是否也充满他的职务所显示的、神圣力量的特色?不过,纯好奇不能解释,以耶稣的幼年事件,作为成文福音的一部分这个决定,因为无论是玛窦或路加,都不是一部描写耶稣生平的书;但是以他诞生的讯息,作为他们所传述的「喜讯」的一部分,却有它的宗教价值一一这正是了解童年叙述的关键。的确,我们以下会见到,尽管两位圣史编写了两个形式非常不同的诞生故事,但是他们却不约而同地从耶稣成孕的事上,看到同样的宗教讯息。
 
如果许多基督徒对于我们只能从玛窦和路加,得知耶稣童年的事迹'感到震惊,他们见到,这两位圣史有关的记述,差异竟这样大,他们的震惊恐怕更大了 。我们现在见到的圣诞马槽或襁褓婴儿的景像,是他们的叙述的综合;但如果你拿起福音,毫无事前的准备工夫,分别阅读玛1-2 章及路1-2 章,你会发现两者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差别。
 
玛窦的图画是:玛利亚和若瑟住在白冷,他们在那里有一间房屋。在星星的指引下前来朝拜小耶稣的贤士,招致黑落德残杀白冷的婴儿和圣家逃亡埃及。黑落德的儿子阿尔赫劳承继他的王位,统治犹太,使若瑟不敢回到白冷而带了孩子和他的母亲,取道加里肋亚,前往纳臣肋一一很明显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小镇。
 
另一方面,路加告诉我们,玛利亚和若瑟原先住在纳匝肋到白冷只是暂时的,因为他们必须在罗马人进行户口调查时回去登记。文中提及玛利亚“生了头胎男儿,用襁褓裹着,放在马槽里,因为在客栈中为他们没有地方。”这暗示他们在白冷没有自己的房子。接着路加记述
了圣家安详地取道耶路撒冷,返回纳匝肋,完全没有提到贤士来朝拜或黑落德的迫害。
 
有些学者非常努力地协调玛窦与路加之间的差别,但得不到什么令人信服的成果。从忠于我们现有的圣经形式而言,我们应该接受,圣神愿意给我们两份不同的记述,那么,忠实地解释这些经文的方式,就是把它们分开来处理。有时我们会有一个不正确的愿望,认为既然圣经是受默感的,那么,每一个童年叙述应该完全是历史性的,所以应该是尽力协调两者之间的差异。大约九十年前,自教宗碧岳十二世以来,天主教会坚决和清晰地教导我们,圣
经犹如一个图书馆,由以色列和初期教会传给我们。在这个受默感而写成的文集里,收集了许多不同的文学类型,包括诗歌、戏剧、历史和小说。的确,在历史与小说之间,有一段很大的距离,这其中可以包括以高度想象力的方式,复述一个核心事实的种种可能性。
 
诞生故事与新约有关耶稣的公开活动和死亡的记述,有显著的差别,后者有我们知道的目击证人:宗徒,作为从福音和宗徒大事录以文字表达的教会传统宣道的根源。
 
有人可能不认为,玛窦和路加,确实从耶稣的父母处得到有关他诞生的资料。不过,新约或最早期的教会著作,从不会正面肯定数据源是他的父母。两部福音的诞生故事所显示的重大差别,也使这个肯定不可能。新约的其他书卷,也没有肯定地响应童年叙述所告诉我们的一切。最难协调的是:在耶稣出生时引起莫大的骚动,同时还有一个关于who he was (身分)的公开启示,但是后来,当他前去受洗时,他却是一个没有人认识的人,而纳匝肋也不预料他是一位宗教人物。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现在没法知道,确实的童年历史,也不知道玛窦和路加从何处得到这些资料。这样我们可以避免天真的基要主义的做法,把每一字每一义都看作历史事实,也可不致于陷于破坏性的怀疑主义,把这些叙述贬为纯粹神话。
 
我们在这方面有限的知识,会贬低这些叙述的价值吗?当然不会。过份顾虑经文的历史性和数据源,会妨碍我们体会受默感的经文意义,因为这是两位圣史要传达给我们的,相同的宗教讯息。这讯息包含两个重点第一,耶稣的身分,第二,他的职务是戏剧化地体现全部以色列历史。 
 
来源:教会文献《将临期降生的基督——释迎接耶稣诞生的福音叙述(玛1及路1)》
(P3-6)白朗/着 香港公教真理学会1994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