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旅程|父亲的车(15/20)

2018-11-08 23:47:12   文/李升  阅读量:668
      
丢了面包车小弟失业了,父亲又让小弟租车跑出租,那是一辆夏立车,红色,旧的,小弟开起了出租车。
        
面包车丢了,小弟“失业”了,父亲让小弟租车跑出租,那是一辆“夏立”车,旧的,小弟跑起了出租车。
       
有一天,父亲严厉地对我说:“数你没出息了,连个车也不会开”?妈妈说:“你爸喝多了,不要在意,他对你们哪个也不满意,说你们窝囊,没本事,他的要求也太高了”。
    
我在想:父亲为什么让我开车?出了父母的门,正好小弟开车回来了。我说:“让我试试”,小弟说“可简单了,我教你”。
   
小弟把车开在学校废旧操场,让我坐上了驾驶座,踩住连合器挂档,松连合器给油,车就走开了,几个来回,突然间,我一下子觉得,我能控制它了,给油就走,刹车即停,那一刻,就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在小弟的指导下,我把车从草场开回父母门口。一进家门小弟说:“爸爸,我姐会开车了”。我以为父亲表扬我呀,谁知父亲说:“我知道她能开,我是说她不长进,没远见,跟不上时代,我是老了,不然开车算个甚”?
    
接着是一个暑假,女儿、侄儿、侄女高中毕业,午饭时父亲说:“你们都去驾校报名,包括你大姑”(指我) 
    
2010年,我和三个晚辈一年内先后拿上了驾驶证,那年我47岁,是年龄最大的一名驾校考生。当我拿到驾驶证的那一刻,很有成就感,虽然没车。
    
之后的一个主日天,神父递给我一把车钥匙说:会长有事,你开上他的车一起送爱心。不容置疑,这是父亲给我的开车机会。当我带着教友,大米,白面,食油,跟在神父的车后献爱心时,比站讲台都自信。 
       
50岁那年,我退休了,巧的是丈夫也离开了单位。父亲说正好跑出租,父亲跃跃欲试地带我们到车城,别提多高兴了,好像给父亲买车一样。
    
当“捷达”出租车停在父母的门口时,父亲的状态特别“袅”。进门就给妈妈说,女婿买上车了,新的,你出去看看。
    
原来,开出租车也是份职业,每当丈夫吃饭、午休时候,我跑几小时,既有收入,又能体验生活。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开出租车丰富了我的创作生活,五年来,我把出租车行业耳闻目睹的事,写了一部小说,60多万字,虽然目前还没有出版。 
 
我刚会开车时,父亲小区与马路交接处,有一截2-3米宽的坑洼地段,给油大了怕刹不住,给油小了灭火了。有一天,正当我担心怎么过坑洼路段时,坑洼居然垫得平平的,我如释重负地开了过去。
    
进门就给妈妈说:“还是好人多,电线杆处的坑洼,不知道谁给垫平了”。妈妈说:“还能有谁?你爸爸给你垫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