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民长纪 第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彼默肋客称王

1耶鲁巴耳的儿子阿彼默肋客到舍根去见他的母舅们,对他们和他母家的人说:2“请你们问一问舍根所有的公民:是耶鲁巴耳的儿子七十人治理你们好呢?还是一个人治理你们好呢?你们还要记得:我是你们的骨肉。”3他的母舅们就替他把这些话传给舍根所有的公民;他们的心都倾向阿彼默肋客,因为他们说:“他确是我们的兄弟!”4他们遂从巴耳贝黎特庙里拿了七十块银钱给他,阿彼默肋客就用这些钱雇了一些放荡无赖之徒跟随他。5他回到敖弗辣他父亲家里,在一块石头上把自己的兄弟,即耶鲁巴耳的儿子七十人都杀了,只剩下耶鲁巴耳的幼子约堂,因为他藏了起来。6于是舍根所有的公民和贝特米罗人都集合起来,在舍根的纪念碑前那棵橡树下,立阿彼默肋客为王。 [注1]

约堂讲寓言

7有人将此事告诉了约堂,约堂就上了革黎斤山顶,站在那里,高声向他们喊说:“舍根的公民,请你们听我,望天主也听你们!8有一次,众树要去立一树为他们的君王,就对橄榄树说:请你作我们的君王!9橄榄树回答说:人用我的油来敬礼神,尊崇人,难道要我放弃出油,而去摇摇在众树之上吗?10众树又对无花果树说:请你来作我们的君王!11无花果树回答说:难道要我舍掉我的甘甜和美果,而去摇摇在众树之上吗?12众树又对葡萄树说:请你来作我们的君王!13葡萄树就回答说:我的新酒悦乐神人,难道要我放弃出产,而去摇摇在众树之上吗?14于是众树对荆棘说:请你来作我们的君王!15荆棘对树木答道:若你们真愿立我作你们的君王,来吧!躲在我的荫下;否则,火必从荆棘冒出,吞灭黎巴嫩的香柏木。16现在,你们立阿彼默肋客为王,如果你们认为作的真诚正直,如果你们认为是善待了耶鲁巴耳和他的家族,如果你们认为你们这样行事,对得起他一手所立的功勋,──17因为原是我父亲为你们作战而舍生,把你们由米德杨手中救出来。18然而你们今日却来反对我父亲的家族,在一块石头上杀了他的儿子七十人,立他婢女的儿子阿彼默肋客为舍根公民的君王,因为他是你们的弟兄。──19今天如果你们认为以真诚正直对待了耶鲁巴耳和他的家族,那么,你们就因阿彼默肋客而喜乐吧!希望他也因你们而喜乐!20不然,愿火从阿彼默肋客发出,吞灭舍根的公民和贝特米罗!也愿火从舍根的公民和贝特米罗发出,吞灭阿彼默肋客!”21以后约堂出走,逃到贝尔去了,住在那里,远避他的哥哥阿彼默肋客。 [注2]

舍根叛变

22阿彼默肋客治理以色列三年。23天主使恶神降在阿彼默肋客和舍根公民中间,舍根的公民便背叛了阿彼默肋客,24要报复对耶鲁巴耳七十个儿子的罪行,将他们的血归于他们的兄弟阿彼默肋客,因为是他杀害了他们;也归于舍根的公民,因为他们曾鼓励他杀害自己的兄弟。25舍根公民为反抗他,就在山顶上设下伏兵,抢掠所有路过他们那里的人:有人将这事报告给阿彼默肋客。 [注3]

26那时厄贝得的儿子加阿耳和他同族的人迁徙到舍根,舍根的居民竟信任了他;27他们便到田间收葡萄,榨酒,开庆祝会,到他们的神庙里又吃又喝,也咒骂了阿彼默肋客。28厄贝得的儿子加阿耳说:“阿彼默肋客是谁,我们舍根人是谁,我们竟该服事他?岂不是耶鲁巴耳的儿子和官员则步耳,该服事舍根的始祖哈摩尔的后人吗?我们为什么要服事阿彼默肋客?29恨不得这百姓交于我手中,好把阿彼默肋客除掉。我要对阿彼默肋客说:增派你的军队出征吧!”30则步耳城尉听到厄贝得的儿子加阿耳的话,大发忿怒,31遂打发使者去见在阿鲁玛的阿彼默肋客说:“看,厄贝得的儿子加阿耳和他的同族人,来到舍根,挑唆全城反叛你。32所以现在你和跟随你的人夜里要起来,埋伏在田野间,33明天早晨太阳一出来,就攻城。当他和随从他的人出来抵抗你时,你看看怎样好,就怎样对付他。”34阿彼默肋客遂同所有跟随他的人夜间起身,分作四队,对着舍根设下埋伏。35当厄贝得的儿子加阿耳出来,站在城门口时,阿彼默肋客便与随从他的人从埋伏的地方出来,36加阿耳一见这些人就对则步耳说:“看,有人从山顶下来!”则步耳回答他说:“你看见山影,误以为是人!”37加阿耳接着又说:“看,有人从高地出来,又有一队沿巫士橡树道上前来。”38则步耳对他说:现在你的口在哪里?不是你曾说过:阿彼默肋客是谁,要我们服事他?这不是你所轻视的人吗?现在请你出去攻打他吧!”39加阿耳就在舍根公民之前出去,攻打阿彼默肋客;40可是阿彼默肋客一追击他,他就在他面前逃跑了;直到城门有许多伤亡的人。41以后阿彼默肋客回到阿鲁玛;则步耳将加阿耳和他的同族人赶走,禁止他们住在舍根。

舍根灭亡

42第二天早晨,人民到田野里去,有人告诉了阿彼默肋客,43他于是把自己的人分作三队,叫他们埋伏在田间;他自己窥望,当他看见百姓从城里出来,就冲过去,击杀了他们;44当时阿彼默肋客与跟随他的军队冲过去,把住城门口,而另两队冲向田间的众人,杀了他们。45那一天,阿彼默肋客整天攻打那城,把城攻下,杀了城中的居民,把城拆毁,撒上盐。 [注4] 46舍根碉堡里的人听见此事,就躲到巴耳贝黎特庙里的地穴里。47有人告诉阿彼默肋客,人民都聚集在舍根碉堡内。48阿彼默肋客和跟随他的人就上了匝耳孟山;阿彼默肋客手里拿着一把斧头,砍了一根树枝,拿起来放在肩上,然后向跟随他的人说:“你们看我作什么,你们也赶快照样去作!”49于是众人都各砍了根树枝,随着阿彼默肋客把树枝堆在地穴上,在地穴上点了火,于是舍根碉堡里所有的人都死了,男女约有一千。

阿彼默肋客的结局

50此后阿彼默肋客往特贝兹去,安营攻打特贝兹,也占据了那城。51在那城中有一座坚固的碉堡,该城所有的公民,男男女女都跑到那里躲避,关上门,上到碉堡顶上。52阿彼默肋客来到碉堡前攻打;当他走近碉堡门口,要放火焚烧时,53有一个妇人抛下了一块磨石,正落在阿彼默肋客头上,打碎了他的头盖骨。54他急忙喊叫替他执戟的少年,向他说:“拔出你的刀杀了我吧!免得人讲论我说:一个女子杀了他!”那少年就用刀刺死了他。55以色列人一见阿彼默肋客死了,各回了本家。56于是天主报复了阿彼默肋客对他父亲所行的恶事,因为他杀了自己的七十个兄弟;57并且天主也把舍根人的一切恶行归在他们自己的头上:这样耶鲁巴耳的儿子约堂的诅咒,也应验在他们身上。 [注5]


  1. “阿彼默肋客”一名,含有“我父为王”的意思。本章所述是当时人反对君主制度最生动的文献(参阅撒上8)。贝特米罗大概是指舍根碉堡(46、49两节)。  [继续读经]
  2. 约堂的寓言和约阿士的寓言(列下14:9),是《旧约》中两个意义相同的寓言。贝尔(21)大概就是贝尔舍巴(创21:32等)。  [继续读经]
  3. “恶神”是指彼此不合,互相仇恨(见撒上16:14)。这种不和及仇恨心理,据圣经意思是天主的惩罚,因此说这恶神是天主打发来的(依45:7)。  [继续读经]
  4. 加阿耳是舍根人反抗阿彼摩肋客的领袖,此人虽大言不惭,却极其怯懦。则步耳是一个处于两派之间,左右逢源的人。他使阿彼默肋客击败了加阿耳和舍根。“撒盐”(45节)是一个象征行为,表示那城永远无人居住。  [继续读经]
  5. 阿彼默肋客的故事告诉我们:天主惩罚罪人,不分贫富贵贱。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