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民长纪 第十六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三松在迦萨

1三松往迦萨去,在那里看见一个妓女,便去走近了她。2有人告诉迦萨人说:“三松到这里来了。”他们就把他围住,终夜派人埋伏在城门口,整夜静悄悄地等待他,说:“等到早晨天亮,我们才杀他。”3三松睡到半夜,半夜醒来,抓紧城门,连两个门框带门闩,一起拔起,放在肩上,背到赫贝龙对面的山顶上。 [注1]

三松与德里拉

4此后,他在芍勒克平原又爱上一个女人,名叫德里拉。5培肋舍特的酋长上到她那里,对她说:“请你引诱他,看看他这样大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怎样能制胜他,将他捆起,而制伏他;我们每人给你一千一百银子。”6德里拉问三松说:“请你告诉我,你这样大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人怎样才能将你捆起,而制伏你?”7三松回答说:“人若用七根未干的新牛筋绳将我捆起,我就像别人一样软弱。”8培肋舍特人的酋长就给她送来七根未干的新牛筋绳,她便用这些绳子将他捆起。9当时有埋伏的人暗藏在她的内室里;德里拉向他喊说:“三松,培肋舍特人来捉你哩!”他就挣断牛筋绳,如同麻线被火烧断一样;于是人们仍不知他力量的所在。10德里拉遂对三松说:“看,你戏弄我,对我说谎。如今请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捆绑你?”11他回答她说:“人若用从未用过的新绳将我捆起,我就像别人一样软弱。”12德里拉就拿新绳将他捆起,对他喊说:“三松,培肋舍特人来捉你哩!”当时仍有埋伏的人暗藏在内室里;但他挣断手臂上的绳子,好像一根丝线一样。13德里拉对三松说:“到现在你仍戏弄我,对我说谎;你告诉我,人怎样才能捆绑你?”他回答她说:“你若把我头上的七条发辫与织布的经线编在一起,然后用木橛钉住,我就像别人一样软弱。” [注2] 14德里拉使他睡了,然后把他头上的七条发辫与织布的经线编在一起,再用木橛钉住,向他喊说:“三松,培肋舍特人来捉你哩!”他从梦中醒来,把织布机的木橛连织布的经线都拔了出来。15德里拉就对他说:“你心里既没有我,你怎能说:我爱你呢?你已三次戏弄我,还没有告诉我你这样大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16因为她天天用话来逼他,催他,致使他的精神苦恼得要死。17三松遂把心中的一切全透露给她,对她说:“剃刀从未接触过我的头,因为我在母胎时就是献于天主的;人若剃去我的头发,我的力量就离开了我,我就像众人一样软弱。”18德里拉一见他把心中的一切全给她透露了,便打发人召培肋舍特的酋长来说:“这一次你们上来吧!因为他把心中的一切全透露给我。”于是培肋舍特人的酋长手中带着银子,来到德里拉那里。19德里拉使三松睡在自己的膝上,又叫来一个人,剃去他头上的七条发辫,他就开始软弱无力,他的力量全离开了他。20她于是喊说:“三松,培肋舍特人来捉你哩!”他由梦中醒来,心想:“这一次和前几次一样,我一挣扎,必能脱身。”他却不知道上主已离弃了他。21培肋舍特人便把他捉住,剜去他的眼,带他下到迦萨,用铜链锁了他,叫他在监狱里推磨。 [注3] 22但是他的头发在剃了以后,又渐渐长起来。

三松殉身复仇

23培肋舍特人的酋长聚集起来,为给他们的神达贡举行祭献大典,表示庆祝;他们说:“我们的神把我们的仇人三松交在我们手中。” [注4] 24民众一见三松,就赞颂他们的神说:“我们的神把破坏过我们的田地,杀害过我们多人的仇人,交在我们手中了。”25当他们兴高采烈的时候,就喊说:“让三松给我们表演把戏。”他们就从监狱里叫出三松来,在他们面前耍把戏;以后把他放在两根柱子中间。26三松对牵他手的僮仆说:“让我摸摸支殿的柱子,好能靠一靠。”27那时殿内满了男女,培肋舍特人的酋长也在里面,在天台上约有三千男女,都在看三松表演把戏。28三松呼求上主说:“吾主上主,求你眷念我!天主,求你再赐我力量,只要这一次!以报培肋舍特人剜我双眼的仇。”29三松就抱住正中支殿的两根柱子,右手抱一根,左手抱一根;30然后三松说:“让我的性命和培肋舍特人同归于尽!”于是他奋力屈身,大殿随之倒塌,压在酋长和里面所有的民众身上;这样他在临死时所杀死的人,比一生所杀死的还多。31此后,他的兄弟和父亲的全家下来,把他抬上去,葬在祚辣和厄市陶耳之间,他父亲玛诺亚的坟墓里。他作以色列民长二十年。


  1. 此段描述三松的力量(15:14-20)  [继续读经]
  2. 三松原为英雄,只因好色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继续读经]
  3. 剜去人的眼睛,是胜利者对战败者的一种惩罚(列下25:7)。推磨原是奴婢的工作(出11:5)。  [继续读经]
  4. “达贡”是古时巴比伦人所恭敬的神,此时已传到客纳罕地。客纳罕人以农为业,故奉达贡为五谷之神,并认为达贡一名,含有“麦”的意思。但以鱼业为生的培肋舍特人,则认为这神的名字含有“鱼”的意思,故将达贡制成半人半鱼的神像。关于31节末句,参见15:20和注三。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