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希伯来书 第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基督带自己的血进入天上的圣殿

1第一个盟约固然也有行敬礼的规程,和属于世界的圣殿,2因为有支搭好了的帐幕,前边的帐幕称为圣所,里面设有灯台、桌子和供饼;3在第二层帐幔后边,还有一个帐幕,称为至圣所,4里面设有金香坛和周围包金的约柜,柜内有盛“玛纳”的金罐,和亚郎开花的棍杖及约版。5柜上有天主荣耀的“革鲁宾”,遮着赎罪盖:关于这一切,现今不必一一细讲。6这一切既如此安置了,司祭们就常进前边的帐幕去行敬礼;7至于后边的帐幕,惟独大司祭一年一次进去,常带上血,去为自己和为人民的过犯奉献。8圣神借此指明:几时前边的帐幕还存在,到天上圣殿的道路就还没有打开。9以上所述是现今时期的预表,表示所奉献的供物和牺牲,不能使行敬礼的人,在良心上得到成全,10因为这一切都是属于外表礼节的规程,只着重食品、饮料和各样的洗礼,立定为等待改良的时期。 [注1] 11可是基督一到,就作了未来鸿恩的大司祭,他经过了那更大,更齐全的,不是人手所造,不属于受造世界的帐幕,12不是带着公山羊和牛犊的血,而是带着自己的血,一次而为永远进入了天主的圣殿,获得了永远的救赎。13假如公山羊和牛犊的血,以及母牛的灰烬,洒在那些受玷污的人身上,可净化他们得到肉身的洁净,14何况基督的血呢?他藉着永生的神,已把自己毫无瑕疵的奉献于天主,他的血岂不更能洁净我们的良心,除去死亡的行为,好去事奉生活的天主? [注2]

基督以自己的血订立了新约

15为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以他的死亡补赎了在先前的盟约之下所有的罪过,好叫那些蒙召的人,获得所应许的永远的产业。16凡是遗嘱,必须提供立遗嘱者的死亡,17因为有了死亡,遗嘱才能生效,几时立遗嘱者还活着,总不得生效。18因此,连先前的盟约也得用血开创。19当日梅瑟向全民众按法律宣读了一切诫命之后,就用朱红线和牛膝草,蘸上牛犊和公山羊的血和水,洒在约书和全民众身上,20说:“这是天主向你们所命定的盟约的血。”21连帐幕和为敬礼用的一切器皿,他也照样洒上了血;22并且按照法律,几乎一切都是用血洁净的,若没有流血,就没有赦免。 [注3] 23那么,既然连那些天上事物的模型还必须这样洁净,而那天上的本物,自然更需要用比这些更高贵的牺牲,24因为,基督并非进入了一座人手所造,为实体模型的圣殿,而是进入了上天本境,今后出现在天主面前,为我们转求。25他无须再三奉献自己,好像大司祭每年应带着不是自己的血进入圣殿一样,26否则,从创世以来,他就必须多次受苦受难了;可是现今,在今世的末期,只出现了一次,以自己作牺牲,除灭了罪过。27就如规定人只死一次,这以后就是审判;28同样,基督也只一次奉献了自己,为除免大众的罪过;将来他要再次显现,与罪过无关,而是要向那些期待他的人施行救恩。 [注4]


  1. 旧约制度的缺陷从“行敬礼的规程”上,又可得到证明:首先论行敬礼的地方是有缺陷的,因为它的各种设备,都是“属于世界的”,即人所造的圣殿。这座分为“圣所”和“至圣所”的圣殿(出25, 26两章),平民不得进入;圣所,司祭可天天进入行礼;但至圣所,“惟独大司祭一年一次”带着牺牲的血才可进入,行赎罪的祭献(肋16: 2、14-16)。由这些限制可知,不拘人民或司祭都不能自由和完全地亲近天主,因为人自知良心上常带着罪过。其次论那些有关饮食和取洁所规定的,都是“属于外表礼节的规程”, 更不齐全,因为它们只会使人外面清洁,不能使人内心洁净。  [继续读经]
  2. 基督才是成全的大司祭,能使人亲近天主;他不在人所支搭的帐幕内行祭,而是进入天堂,在天主的宝座前,”把自己毫无瑕疵的奉献于天主”;因这无限价值的祭献,为人类赚下永远的救恩。  [继续读经]
  3. 耶稣因自己流血而死的祭献,作了新约的中保。原来在旧约中也是“若没有流血,就没有赦免”(助17: 11) , 因为人为赔补自己的罪过而与天主和好,本来应献自己的性命;但天主禁止人祭,指定祭献牺牲以代人祭,为此梅瑟就用了“牛犊和公羊的血”,为使百姓与天主和好,而立定了旧约;但在这旧约的制度下,罪过仍存留不赦,只有耶稣所流的血才能洗净罪过。16, 17两节作者将信友因耶稣的死所领受的恩宠,比作因遗嘱所承受的产业;信友为获得这恩宠,应等立遗嘱的耶稣死了。  [继续读经]
  4. 就如地上的会幕(“天上事物的模型”),因牺牲的血被祝圣(洁净)了;这样“天上的事物”也因耶稣的血被祝圣了,给人开了天堂的门。因他一次的祭献有无限的价值,足够除免“大众” (万世万代的人类)的罪过,所以不必重行。就如人只死一次,也因这次死决定他永远的命运;这样耶稣只一次奉献了自己,他的祭献为信他的人赚下了永恒的救恩。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