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罗马书 第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成义的效果

1我们既因信德成义,便是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与天主和好了。2藉着耶稣我们得因信德进入了现今所站立的这恩宠中,并因希望分享天主的光荣而欢跃。3不但如此,我们连在磨难中也欢跃,因为我们知道:磨难生忍耐,4忍耐生老练,老练生望德,5望德不叫人蒙羞,因为天主的爱,藉着所赐与我们的圣神,已倾注在我们心中了。 [注1] 6当我们还在软弱的时候,基督就在指定的时期为不虔敬的人死了。7为义人死,是罕有的事:为善人或许有敢死的;8但是,基督在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就为我们死了,这证明了天主怎样爱我们。9现在,我们既因他的血而成义,我们更要藉着他脱免天主的义怒,10因为,假如我们还在为仇敌的时候,因着他圣子的死得与天主和好了;那么,在和好之后,我们一定更要因着他的生命得救了。11不但如此,我们现今既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获得了和好,也必藉着他而欢跃于天主。 [注2]

亚当为基督的预像

12故此,就如罪恶藉着一人进入了世界,死亡藉着罪恶也进入了世界;这样死亡就殃及了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成义也是如此──13没有法律之前,罪恶已经在世界上;但因没有法律,罪恶本不应算为罪恶。14但从亚当起,直到梅瑟,死亡却作了王,连那些没有像亚当一样违法犯罪的人,也属它权下:这亚当原是那未来亚当的预像。

基督的恩赐远超过亚当的遗祸

15但恩宠决不是过犯所能比的,因为如果因一人的过犯大众都死了;那么,天主的恩宠和那因耶稣基督一人的恩宠所施与的恩惠,更要丰富地洋溢到大众身上。16这恩惠的效果,也不是那因一人犯罪的结果所能比的,因为审判固然是由于一人的过犯而来,被判定罪;但恩赐却使人在犯了许多过犯之后,获得成义。17如果因一人的过犯,死亡就因那一人作了王;那么,那些丰富地蒙受了恩宠和正义恩惠的人,更要藉着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为王了。

18这样看来:就如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被定了罪;同样,也因一人的正义行为,众人也都获得了正义和生命。19正如因一人的悖逆,大众都成了罪人;同样,因一人的服从,大众都成了义人。20法律本是后加的,是为增多过犯;但是罪恶在哪里越多,恩宠在那里也越格外丰富,21以致罪恶怎样藉死亡为王,恩宠也怎样藉正义而为王,使人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获得永生。 [注3]


  1. 本段概述人成义后的效果:第一、脱离“人生来即是义怒之子”的身份,同天主和好;第二、作天主的爱子,重新获得“天主的光荣”;第三、在患难中得享安慰,确知患难于人有益无害;第四、获得天主爱的保证——天主圣神。  [继续读经]
  2. 此段描述天主在使人成义的工作上所表现的爱如何伟大。“软弱”“不虔敬”和“罪人”三个名词,都是指人与天主的敌对状态。如果人与天主尚在敌对的时候,天主命自己的爱子基督为救人而死了;那么人成义之后,天主将更怎样表现他的爱呢?(纸质圣经上没有注释2的位置,此为小助手添加,欢迎指正)  [继续读经]
  3. 保禄走笔至此,只说明了人类(无论是外邦人或犹太人)可怜的状态,和世人怎样因耶稣的宝血才可成义得救,但并没有说明人类可怜的状态由何而来。本段即是说明人类这可怜的状态,是出于原罪的遗害。他为讲明众人皆染有原罪的道理(12,18,19三节),曾把整个人类看作一个有机体,属于一个头的一个身体;并把人类的历史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一是未曾得救的时代,一是得救的时代;或者说:一是旧时代,一是新时代。亚当和基督即是这两个不同时代的首领。亚当是旧时代,即死亡时代的首领;基督是新时代,即生命时代的首领。人类因着他们的首领亚当的罪过也染了罪过,因而“死亡也进入了世界” (见创2: 17,3: 19),即全人类都要死亡;因此很逻辑地推出另一端道理:就是人类因着新时代的首领耶稣成义,得沾成义所包含的一切恩宠,因此,救恩(15-21节)也进入了世界,即全人类都可获得永生。保禄为证明人人皆染了原罪,曾作了这样的推论:亚当死了,是因为犯了天主的严命(创3: 19) ; 可是他的后裔直到天主藉梅瑟颁布法律时,他们并没有判定死罪的法律(13节),并且他们中有很多婴孩、疯人等,决不会像亚当那样违反天主的命令而犯什么罪过;但是亚当的后裔却都死去了(14节),这是为了什么原因呢?保禄的答复是:“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被定了罪” (18节),“因一人的悖逆, 大众都成了罪人” (19节),换言之,即人人都染了原罪。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