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达尼尔 第十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1玛待人达理阿王元年,他前来坚固我,协助我。

有关波斯的启示

2现在我要把真事告诉你:看,在波斯还要兴起三位君王,第四位要拥有大量的财富,远远超过以前所有的君王;他因财富而强盛,于是煽动万国对抗雅汪国。

亚历山大帝国的分裂

3以后要兴起一位英勇的君王,他独掌大权,统治一切,为所欲为。 [注1] 4但当他极盛的时候,他的国必要瓦解,他的天下必要四分五裂,而不归于他的后裔;也没有相似他所有的统治权,他的国必要灭亡,归属不是他后裔的外人。

埃及和叙利亚时战时和

5南方的君王要强盛起来,但他的将领中,有一个比他更强的要获得政权;他王国的势力非常强大。 [注2] 6几年以后,他们要缔结同盟,南方君王的公主要嫁给北方的君王,以求修好;但是她得不到势力,她和她所生的也不能久存;她和她的侍从,她的儿子以及辅助她的都要被杀害。到那时,7必从她根上出生一个嫩枝,继承父位;他必兴师出征,进入北方君王的堡垒,将他们击败,获得胜利;8并将他们的神像、铸像和金银宝器劫往埃及,从此数年之久与北方的君王对峙;9但北方的君王终要侵入南方君王的国土,事后仍返回本国。10他的儿子必要备战,招募强大的劲旅,亲自出征;冲过时,相似洪水泛滥;他必猛攻,直逼敌军的堡垒。 [注3] 11南方的君王必然大怒,出师与北方的君王交战,北方的君王也必调集大军,但这支大军必被交在敌方手中。 [注4] 12这支大军被掳去以后,南方的君王便心高气傲,不过他虽击毙千万大军,仍不能强盛,13因为北方君王必再调集大军,比以前更为庞大,数年以后,再率领大军,带着大量的辎(zī)重,出征南下。 [注5] 14那时,将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君王,你百姓中的匪徒也要起来,为应验异象,但他们终必失败。 [注6] 15北方的君王就前来,兴建壁垒,攻取坚城,南方的军队不能抵抗,连精锐的部队也无力抵御。16来攻南方君王的,必任意而行,没有人能抵抗;他还要立足在华丽之地,破坏之权也操在他手中。 [注7] 17他企图征服整个南国,遂与南方君王立约通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好倾覆他的国,但是他的企图没有成功,也没有见效。18此后,他要转向各岛屿,占据了许多岛屿;但有一个将官要阻止他的蛮横,使他的蛮横害了自己。19他遂转身回到他国内的堡垒里,终于一蹶不振,从此消失不见。20以后另有一人代他兴起,他要派横征暴敛的人遍行国内华丽之地,但他没有过几天,就丧了命,不是由于叛变,也不是由于作战。

厄丕法乃篡位无道

21这以后,将有一个下贱的人代他兴起;原来人没有将治国的权力授给他,他却乘人不备,以阴谋篡夺了王位。 [注8] 22来进攻他的大军要被他完全击溃,同盟之君也被击败。23有人与他联合,他即施行骗术;他借助少数的人民,就渐渐强大起来, [注9] 24他又乘人不备,侵入省内肥沃之区,实行他祖先及他祖先的祖先所未行过的事,将战利品、掠夺物和财产分给自己的党羽;又策划阴谋进攻堡垒,但只到某一限期。

出征埃及

25他要竭尽自己的精力,鼓起勇气,率领大军进攻南方君王;南方君王亦率领极强大的劲旅奋起迎战,但无法抵御,因为有人筹划阴谋陷害他;26那些破坏他的,正是吃他饭的人;他的劲旅将溃不成军,伤亡的极多。27两位君王都存心不良,同坐一桌,各说谎话,而毫无成就,因为必须到所定的时期,才有结局。28北方的君王却要带着大量的财物返回本国;他既存心与圣约作对,也必采取行动,然后才回国。

二次出征埃及

29到了预定的时期,他必再度南征,但是第二次却不如第一次,30因为此次基廷的船必来攻击他,他只得惊慌而归。 [注10] 他遂迁怒于圣约,任意妄为;回去以后,他必重用那些背弃圣约的人士。

迫害犹太教

31那些迎合他意思的军队,也去亵渎圣所的堡垒,废除日常祭,在那里设立了那招致荒凉的可憎之物。32至于那些作恶违犯圣约的人士,他要用诈术使他们更加败坏,但那认识自己天主的人民必也更加坚强有力。33民间贤明之士必要训诲民众,但他们有很多日子要受刀剑、烈火、充军和劫掠的迫害。34在他们受迫害时,稍微得到一些援助,但是有许多人却怀着奸诈的心与他们联合。 [注11] 35有些贤明之士要受迫害,是为锻炼、洗涤和洁净他们,直到时期结束,因为预定的时期尚未来到。

妄自尊大无法无天

36这位君王要任意妄为,妄自尊大,高举自己在众神之上,要发出怪谬的言论,反抗万神之神,他暂时行事顺利,直到天主的义怒泄尽,因为天主决定的事必要应验。37他不尊重自己祖先的神,也不尊重妇女们所爱的神,他不尊重任何神明,因为他将自己高举在一切以上;38却去敬拜堡垒之神,以金银、宝石和珍品恭奉他祖先所不认识的神。39他要凭借外神的助佑,攻击坚固的堡垒;凡附和他的,他必增加他们的光荣,使他们治理民众,分封土地,作为赏报。

可悲的结局

40到末期,南方的君王将要与他交战;北方的君王也要率领战车、骑兵和许多战舰,像旋风般向他还击,侵入他的国土;所经之地,有如洪水破堤。41他要侵入华丽之地,千万人要丧亡,但是厄东、摩阿布和大部分阿孟子民,却要逃脱他的手。42他又要伸手攻击各国,埃及地亦不能幸免;43他要占有金银府库和埃及的一切宝物。利比亚和雇士人也要来与他联合。44但是来自东方和北方的消息要使他震惊;他遂怀着盛怒去讨伐,要将许多人杀尽灭绝。45他要在海洋和美丽圣山之间,支搭他堂皇的帐幕,但此时已到了他的末日,已没有任何人能援助他。


  1. 2-3节,三位君王即居鲁士、坎拜栖兹和达理阿。第四位君王即薛西斯。“英勇的君王”是指亚历山大。  [继续读经]
  2. 4-5节,亚历山大死后,他所创建的帝国分裂为四。“南方的君王”指索特尔仆托肋米一世(埃及王)。“一位比他更强盛的”是指他将领中的色娄苛尼加托尔,他独立后,在色娄苛王朝下(公元前312年), 建立了希腊叙利亚帝国。“北方的君王” (7) 指摩诺塔摩色娄苛一世。  [继续读经]
  3. 色娄苛二世之后,二子相继为王,就是革尧诺色娄苛三世及安提约古三世(亦即大安提约古)。本节“他的儿子”是指安提约古三世。  [继续读经]
  4. 南方的君王非罗帕托尔仆托肋米四世,在辣非雅大败安提约古三世(公元前217年),但他不知把握胜利,致让安提约古安然返回,再度从容备战。  [继续读经]
  5. 辣非雅战争后13年(公元前205年),非罗帕托尔逝世,那时他的儿子仆托肋米五世年方五岁,本安提约古遂乘机率领大军收复了一切失地。  [继续读经]
  6. “百姓中的匪徒”是指安提约古派在巴力斯坦的第五纵队。说他们起来是为实现异象,即8章和本章21-40节所述厄丕法乃迫害宗教的异象。  [继续读经]
  7. “华丽之地”指巴力斯坦。  [继续读经]
  8. “下贱的人”即指安提约古四世厄丕法乃,因他迫害了犹太教。关于这位阴险狡猾的君王,除参考希腊和罗马史家所记外,可参阅加上下。  [继续读经]
  9. “同盟之君”指大司祭敖尼雅(9: 26; 加下3) 。“少数的人民”指倾向叙利亚的犹太人。厄丕法乃即靠这少数的人逐渐强大起来(9: 27; 加下4: 7等)。  [继续读经]
  10. 29-30节,厄丕法乃公元前168年再次南征埃及,但罗马驻埃及的使臣肋纳迫使他即刻回国。当时肋纳携有元老院的机密,住在罗马海军有三层浆座的战舰上,此即所谓“基廷的船只”。  [继续读经]
  11. 31-34节,此段述及迫害者攻陷了耶路撒冷,亵渎了圣殿,废除了日常祭,设立了可憎之物(即在圣殿立的邪神偶像,见9: 27) ; 并言及玛加伯的起义。他们由少数同胞获得协助,但是屡次也被同胞出卖了。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