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耶肋米亚 第五十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关于巴比伦的神谕

1关于巴比伦和加色丁地上主藉耶肋米亚先知所说的话:2你们该在民族间宣布传扬,该树起旗帜传扬,不该隐瞒,说:“巴比伦已陷落了,贝耳遭受了羞辱,默洛达客倾倒了;她的偶像遭受了耻辱,她的神祇倾倒了。” [注2] 3因为有一民族从北方上来,向她进攻,使她的国土化为无人居住,人兽绝迹的荒野。 [注3]

以民回归故乡

4在那些日子里和在那时期中──上主的断语──以色列子民要与犹大子民一同归来,且走且哭,寻觅上主他们的天主,5他们必询问熙雍的所在,面朝往那里的道路说:“来,让我们以永久不可忘的盟约依附上主!” [注4] 6我的人民是一群迷途的羊群,他们的牧人使他们流浪,在群山间徘徊,翻山越岭地漫游,忘掉了自己的羊栈。7凡遇见他们的,就将他们吞噬;他们的仇敌反而说:“我们并没有过错,因为是他们得罪了上主,正义的渊源和他们祖先的希望。”

邀请外邦人离开巴比伦

8你们该逃离巴比伦,走出加色丁地,如同羊群前领头的公山羊。9因为,看,我必从北方,发动一群强盛的民族前来进攻巴比伦,列阵向她进攻,就地将她攻陷;他们的箭像是善战的勇士,从不空手而归。10加色丁必遭劫掠,凡劫掠她的,必心满意足──上主的断语。

遗弃巴比伦

11你们抢夺我产业的人,你们尽管喜乐,尽管欢欣:跳跃,好像踏青的小公牛;嘶鸣,有如获偶的牡马!12你们的母亲已遭受极大的耻辱,生养你的,已满面羞惭。看,她已成为民族中最卑下的,成了旷野、旱地和荒原;13在上主的盛怒下,她已无人居住,满目凄凉:凡经过巴比伦的人,看见她的种种惨状,莫不惊异嗟叹。

上前进攻

14一切开张弓弩的射手!你们应列阵围攻巴比伦,向她射击,不要吝惜箭羽,因为她得罪了上主。15你们四周围绕,向她呐喊!她必伸手请降,她的城楼必将陷落,她的城墙必要被攻陷,因为这是上主的报复。你们报复她,照她作的还报!16你们要歼灭巴比伦播种和手持镰刀收割的人!面临无情的刀剑,各人回归自己的民族,各自逃往自己的故乡。

以色列归国

17以色列是狮子追捕的亡羊,首先吞噬她的,是亚述君王;最后咬碎她骨骸的,是拿步高巴比伦王。18为此,万军的上主,以色列的天主这样说:“看,我要惩罚巴比伦王和他的国土,就如我惩罚了亚述君王一样。19我要领以色列回归自己的牧场,在加尔默耳和巴商牧放,使他们的心灵在厄弗辣因与基肋阿得山上,获得满足。20在那些日子里和在那时期中──上主的断语──要想寻求以色列的不义,却一无所有;要想寻求犹大的罪恶,却一无所见;因为我必宽恕我留下的遗民。

上主的剑出击巴比伦

21你们该向默辣塔因地推进,进攻培科得的居民,屠杀,彻底将他们消灭──上主的断语──全照我吩咐的进行。22地上发生了交战的呐喊,巨大的毁灭。 [注5] 23怎么,威震全地的锤子也被破碎毁坏了?怎么,巴比伦在万民中也变得如此凄凉?24我给你布下罗网,你竟被捉住;而你,巴比伦,尚不自觉;你被寻获,且被捉住,因为你竟敢违抗上主!”25上主开了自己的武库,搬出了自己泄怒的武器,因为吾主万军的上主,在加色丁地有事要完成。26你们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打开她的仓库,堆积成堆,彻底消灭,不给她留下残余;27屠杀她的一切公牛,叫他们下入屠场!他们的灾难临头,因为他们的日子到了,到了惩罚他们的时候。28听,从巴比伦地逃命出走的人,在熙雍报告说:“上主我们的天主在复仇,为自己的殿宇雪耻。29你们召集弓手,一切挽弓的人,来向巴比伦进攻,在她周围扎营,不要让她有人逃脱,该按照她的作为而报复她,照她所作的对待她,因为她傲慢反对上主,反对以色列的圣者。30为此,她的青年人要倒毙在她的广场,她所有的战士都要在那一天内灭亡──上主的断语──31你这骄横的人!看,我来对付你──我主万军上主的断语──因为你的日子到了,到了惩罚你的时候。32骄横的必要倾覆颠仆,再没有人来使她复兴;我必放火烧毁她的城市,火要吞灭她四周的一切。”

残忍的报复

33万军的上主这样说:“以色列子民与犹大子民一同遭受了压迫;凡俘掳他们的,都扣留他们,不肯释放。”34但是,他们的救赎者,名叫万军的上主,刚强有力,必要辩护他们的案件,使大地安宁,使巴比伦的居民惶乱。35刀剑加于加色丁人──上主的断语──加于巴比伦的居民,她的公卿和她的谋臣;36刀剑加于她的巫士,使他们疯狂;刀剑加于她的勇士,叫他们惊慌;37刀剑加于她的战马战车,加于她境内所有的杂族,使他们柔弱如妇女;刀剑加于她的府库,使人任意抢夺;38刀剑加于她的水源,叫水源涸竭,因为她偶像遍地,人们痴恋这些怪物;39为此,她必成为野猫和野狗的巢穴,鸵鸟的栖身地,永远不会有人居住,世世代代不会有居民;40恰如天主灭亡了的索多玛、哈摩辣及附近的城市一样──上主的断语──再没有人居住,再没有人留宿。

北军压境

41看,有一个民族,从北方来,有一个强盛的异邦和许多君王从地极兴起, [注6] 42紧握弓矛,残忍无情,像海啸般喧嚷,骑着战马,万众一心,严阵准备向你进攻,巴比伦女郎!43巴比伦王听到了他们前来的消息,束手无策,不胜忧虑,痛苦得有如临盆的产妇。44看哪,好像一只雄狮,从约但的丛林上来,走向常绿的牧场;同样,我也要转瞬间将他们赶走,派我选定的人来统治。诚然,谁是我的对手?谁敢向我提出质问?谁能对抗我的牧人? [注7] 45为此,请你们听上主对巴比伦设下的计谋,对加色丁地策划的策略:连最弱小的羊也一定要被人牵去, [注8] 他们的牧场也必对他们战栗。46巴比伦轰然陷落,大地为之震动;哀号之声,直达万邦。


  1. 50、51两章,是专论巴比伦的神谕:预言巴比伦的灭亡和以民的复兴。这两章篇幅虽长,但反复申述,不外以上两点。其余的思想却与先知惯常所持,略有出入,故此这两章内专论巴比伦的神谕,只是耶肋米亚先知思想的演绎,并非出于先知之手,而是先知弟子的著作。为明了这一点,如参照25:12,27:7、22,29:5-10等处,便不难看出其间的异同。  [继续读经]
  2. 贝耳和默洛达客,即玛尔杜克,是巴比伦人恭敬的两个最高神祇。  [继续读经]
  3. “一个民族”见注六  [继续读经]
  4. 新立永久不可忘的盟约,见31:31-34及注。  [继续读经]
  5. 默辣塔因及培科得是两个象征名字:前者是谓:双倍的抵抗;后者是谓:你该惩罚。好像先知在向巴比伦的敌人,或那把复仇的刀剑(35-38节)说:既然巴比伦双倍抵抗了上主,上主,你就该双倍惩罚。  [继续读经]
  6. “有一个民族”,是指玛待和波斯民族,见6:22-24,51:11、18;依13:7;但6:22-24却是指入侵犹大的加色丁人,即巴比伦而言。  [继续读经]
  7. “一只雄狮”及“我选定的人”,同指居鲁土。见依44:28,45:1-13等处。  [继续读经]
  8. “最弱小的羊”,究何所指?不明,经文亦欠妥。依此处所译,是指那些最微贱的比伦人;但有些学者译作:“连他们最弱小的羊,也要被牵去”。按此种译法,“最弱小的羊”是指犹太人。见友16:11。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