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耶肋米亚 第十四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旱灾为患

1有上主论旱灾的话,传给耶肋米亚说:2犹大悲哀,城门萧条,人人垂头至地,耶路撒冷哀号四起。3显贵派童仆去打水,来到井旁,却不见有水,带着空器回去,迷惑惭愧,遮住自己的头。4因为地上不落雨,田地无法耕耘,农夫们都已绝望,遮住自己的头。5甚至母鹿在田间生产,因为没有青草,也得抛弃自己的幼雏。6野兽站在童山上,像野狗一般喘息;双目失神,因为没有草吃。 [注1]

7上主,我们的罪过若指证我们,但求你因你的名字而施救,因为我们屡次失节,得罪了你。8你是以色列的希望,是她在患难中的救主。为什么你在本乡好像是个异乡人,好像是个投宿一夜的旅客?9为什么你好像是个沉睡的人,好像是个不能施救的勇士?上主,你常在我们之中,我们是归你名下的人,求你不要离弃我们。 [注2]

10上主论这人民这样说:“他们这样爱好游荡,没有约束自己的脚, [注3] 为此上主不喜悦他们;现在忆起了他们的过犯,就惩罚他们的罪恶。”11上主对我说:“你不要为这人民求情!12即使他们斋戒,我也不会俯听他们的呼吁;即使他们奉献全燔祭和素祭,我也不会悦纳,反而要用战争、饥馑和瘟疫将他们消灭。”13我于是说:“哎呀!我主上主!你看,先知们对他们说: [注4] 你们决不会见到战争,你们决不会遭受饥荒,在这地方我必赐给你们真正的平安。”14上主对我说:“先知们以我的名预言谎话,我并没有派遣他们,也没有对他们说过话。他们给你们所预言的,是谎谬的幻象,空妄的卜筮(shì),存心骗人的欺诈。15为此上主这样说:关于那些以我的名义说预言的先知,我既没有派遣他们,而他们反说:在这地方不会有战争和饥馑,他们就必死于战争和饥馑。16至于听他们向自己讲说预言的人民,必因饥馑和战争,陈尸在耶路撒冷街头,没有人掩埋他们和他们的妻室子女;我必将他们的邪恶都倾注在他们身上。

先知的哀伤

17你应将这话转告他们:我眼泪直流,昼夜不息,因为我的处女──人民──大受摧残,受了严重的打击。18我若走入田间,看见刀杀的遗尸;我若进入城里,看见饥馑的可怖惨状;就连先知和司祭们也流亡到他们素不相识的地方。” [注5]

19难道你决意抛弃犹大,实心厌恶熙雍?为什么你打击我们,致使我们医治无望?我们原是期待和平,却不见好转;希望医治的时日,却只见恐怖!20上主,我们承认我们的罪恶,和我们祖先的过犯;我们实在得罪了你。21愿你为了你的名,不要嫌弃,不要轻慢你光荣的御座! [注6] 望你记忆,不要废除你与我们订立的盟约!22异民的“虚无”中,有能降雨的吗?或是诸天能自施甘霖?难道不只是你,上主我们的天主!我们寄望于你,因为你行了这一切事。


  1. 在先知笔下,一切都成了有生之物:山、地、门、墙,都能含怨诉苦。城门之侧,本是热闹地带,但现在由于饥荒,已是行人绝迹。旱灾且已殃及禽兽,更何况人!由此可见灾状之惨。见哀1:4,2:8、9。  [继续读经]
  2. 异乡人、投宿的过客与沉睡的人、对其所在之地毫不介意,漠不关心。难道以民的净配上主,也这样不顾以民吗?  [继续读经]
  3. “游荡”与“脚”,暗指敬拜邪神时的猥亵行为。  [继续读经]
  4. 参见28、29两章。  [继续读经]
  5. 17、18两节堪称《耶肋米亚哀歌》的胚胎。见哀1:16,2:18,4:11  [继续读经]
  6. “御座”指耶路撒冷,尤指圣殿。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