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玛加伯下 第四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敖尼雅去觐见国王

1上面记载的那位密告财宝,出卖祖国的息孟,今又毁谤敖尼雅,说他是陷害赫略多洛和一切凶祸的主谋。2他竟将这位造福本城,善理同胞,忠诚守法的人,说成一个阴谋叛徒。3这仇恨是如此深刻,甚至有些人为息孟的心腹所杀。4敖尼雅见到这斗争的危险性,而且又见到默乃斯太的儿子,即切肋叙利亚和腓尼基的总督阿颇罗尼,助长息孟为恶, [注1] 5便去觐见国王;他去并不是为控告自己的同胞,而是为了人民的公私利益,6因为他看得很清楚:若没有国王的调停,要使问题和平解决,和使息孟停止妄行,是不可能的。

雅松夺取大司祭职位

7但是,色娄苛死后,号称厄丕法乃的安提约古继位称王。 [注2] 此时,敖尼雅的弟弟雅松用非法手段,夺取了大司祭的职位。8当他朝见国王时,许给国王三百六十“塔冷通”银子,和其他进项中的八十“塔冷通”;9此外,如果国王准许他用王的权势,修建一座体育场和一处青年训练所,并把耶路撒冷人登记为安提约基雅的公民,他就许下另缴一百五十“塔冷通”。10国王一一应允了。雅松既然得势,立刻使本国人民希腊化,11并且把诸王因欧颇肋摩的父亲若望,而赐予犹太人的特权取消,──这欧颇肋摩就是日后出使与罗马人缔结友好盟约的大使,── [注3] 把合法的制度废除,而倡导违法的新风俗。12他故意在城堡下建筑了运动场,引领贵族少年受体育训练。13因了这邪恶而非大司祭的雅松的过度狂妄,希腊文化和外方风俗达到了极点,14以致司祭们对祭献的礼仪已不感兴趣,甚至轻慢圣殿,忽略祭献,一听到掷铁饼的讯号,就急忙跑去参加运动场上的违法运动。15他们毫不尊重本国的尊严,一心崇拜希腊的光荣。16正是为这些缘故,他们日后陷于恶劣的环境,那些推崇其生活方式和事事取法他们的人,日后反成了他们的仇敌和惩治者,17因为背弃天主的法律,并不是一件小事:这由下面的事实可以证明。18在提洛举行五年一次的运动大会的时候,国王也亲自到场,19无廉耻的雅松派了几个入安提约基雅籍的人,代表耶路撒冷去作观察员,又叫他们带三百银钱去祭献赫辣克肋神。 [注4] 但是带钱的人以为用这些钱购办祭物不甚相宜,所以留下作了别的费用。20虽然按主使者的意思,这钱是为祭献赫辣克肋用的,带钱的人却用来建造了三层桨的战船。21当安提约古打发默乃斯太的儿子阿颇罗尼去埃及,参与非罗默托王登极的盛典时, [注5] 知道了埃及王是他的政敌,所以为自卫起见,就去了约培,然后来到了耶路撒冷。22安提约古受到雅松及全国人民的热烈欢迎,在火炬欢呼中进了城。随后他又领兵到了腓尼基。

雅松被推翻

23三年以后,雅松打发上述息孟的兄弟默乃劳把钱送交国王,并请王解决备忘录上的几件重要事项。24默乃劳先使人在国王跟前推荐自己,后又奉承他,自装有权势,又许给他比雅松还多的三百"塔冷通",于是获得大司祭的职位。25他领到国王的委任状,就回到耶路撒冷。但他绝不相称大司祭的职位,暴燥如虐王,狂怒似野兽。26如此,以前曾推翻自己哥哥的雅松,今也被人推翻,被迫逃到阿孟人的地方去。27默乃劳固然得到高位,但许给国王的钱却未缴纳,28城堡的司令兼主管税务的索斯塔托却不断催他缴纳,于是二人同被国王传召。29默乃劳便委托自己的兄弟里息玛苛代理大司祭的职务,索斯塔托委托塞浦路斯的军官克辣特为代理。30正当此时,塔尔索和玛罗两城的人民,因为国王把他们这两座城当作礼品,送给自己的嫔妃安提约基,而群起叛乱。 [注6] 31国王急速去平乱,委托他的大官安多尼苛为代理。32默乃劳乘此良机,由圣殿中偷去一些金器,送给安多尼苛,也把一些金器卖给提洛和其附近的城邑。33此时,隐退到安提约基雅附近的达夫乃避难所去的敖尼雅,听到这些确实消息,就责斥默乃劳, [注7] 34因此他把安多尼苛叫到一边,煽动他去杀敖尼雅。安多尼苛来到敖尼雅那里,伸出右手假装向他起誓,使他相信。敖尼雅虽然犹豫,仍相信了,遂从避难所走出。安多尼苛竟然不顾道义,就地杀了他。35为此,不但犹太,连别的外方人对屈杀这人,都忿忿不平,怀恨在心。36及至国王从基里基雅回来,京城的犹太人,连一些希腊人,都来到王前,控诉敖尼雅死得冤枉。37安提约古心中也很难受,深表哀怜,回想死者的贤能端庄,不禁泪下。38国王一时怒火大起,命人即刻脱去安多尼苛的紫红袍,将他的衣服撕烂,领他游城示众,直到他对敖尼雅行凶地方,就在那里,将这凶手从世上铲除;如此,上主使他受到应得的惩罚。

默乃劳与里息玛苛的恶行

39里息玛苛由于默乃劳的赞助,在城内犯了许多盗卖圣物的亵圣罪过。这事一传出去,民众都公然来攻击里息玛苛;那时有许多金器已被盗卖给各方。40里息玛苛见群众怒形于色,起来反抗他,即武装了大约三千人,以暴力对付,并以年老而愚妄未减的奥辣诺为首领。41众人见里息玛苛派人来攻打,有的拾取石块,有的手拿棍棒,有的就地抓起灰土,一起向里息玛苛的部下乱冲过去;42如此,他的部下有许多被打伤了,也有一些被打死,其余的都逃散了;连亵卖圣器的人也被杀死在圣库的近旁。43关于这事,人民都抱怨默乃劳。44当国王来到提洛时,长老院便派遣三人到君王跟前申诉。45默乃劳明知自己已失败,遂许给多黎默乃的儿子仆托肋米大批金银,托他向国王代为说情。 [注8] 46仆托肋米便引国王来到廊下,假意乘凉,乘机使他改变了心意,47于是国王释放了罪魁祸首默乃劳,撤消了一切的控诉,反而把这几个可怜的人处死。这几个人,假使向叔提雅人申诉的话,一定会被判无罪释放。 [注9] 48这些保护圣城、百姓和圣器的人,反倒很快的受到这样不公平的惩罚。49因此有些提洛人,为了表示痛恨这种恶行,自愿为这些牺牲者举行隆重的丧礼。50因为有权势的人贪污,默乃劳仍能保持原位,仍然怙恶不悛,时时处处加害本国人。


  1. 阿颇罗尼,见3:5。  [继续读经]
  2. 即安提约古第四(公元前175-164年)。  [继续读经]
  3. “特权”指安提约古第三于公元前约二百年赐予的信仰自由。欧颇肋摩参阅加上8:17。  [继续读经]
  4. 赫辣克肋本为希腊神话中的大カ士。但当时在提洛所崇拜的,为默耳加特,本书作者为叫希腊读者易于明了而写作赫辣克肋。  [继续读经]
  5. 非罗默托即仆托肋米第六(公元前180-145年),他愿把巴力斯坦再占为己有,时为公元前172年。  [继续读经]
  6. 赠送城市,是波斯及罗马的习例。塔尔索及玛罗在小亚细亚的基里基雅。  [继续读经]
  7. 达夫乃,距安提约基雅约八公里,那里的庙宇亦可避难,犯人逃入,不得逮捕。  [继续读经]
  8. 仆托肋米,见8:8。  [继续读经]
  9. 叔提雅是当时黑海北部最野蛮的民族,见哥3:11。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