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玛加伯上 第六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安提约古第四客死异乡

1安提约古王出巡高原时,听说在波斯有一座城,名叫厄里买,以富有金银著名; [注1] 2城中的庙宇很富,并且还有金盾铠甲和武器,都是马其顿王斐理伯之子希腊首任国王亚历山大遗留下的。3他便来到那里,想攻占那城,但没有成功,因为城里的人早已知道他的来意,4竟起来与他交战,他临阵逃走,狼狈地离开那里,回到巴比伦。5有人来到波斯给他报告说:“那开往犹太地的军队已经败退;6带劲旅去前线的里息雅,一见犹太人就退却了;犹太人却夺得败军的兵器及大批物资,力量大增。7他们又拆毁王在耶路撒冷的祭坛上建立的可憎之物,将圣所及贝特族尔王寨用高墙围起来,恢复了旧观。”8王听了这些话,惊慌失措,倒在床上,忧郁成疾,因为事情没有符合他的理想。9在那里一连多日,忧郁日渐加重,知道死期近了,10便将他的诸位朋友叫来,对他们说:“睡眠离开了我眼睛,愁思齐集在我的心头。11我心里想,从前我得势的时候,多么高兴,多么受人爱戴;如今遭受的是什么灾难,遇到的是什么巨浪啊!12现在回想起我在耶路撒冷所作的恶事:我掠去城中的一切金器银器,无缘无故遣人去消灭犹太的居民。13如今我明白了,我遭遇这些凶祸,正是为了这个缘故,看,我将在异乡忧郁而死!”14他将自己的一个朋友斐理伯叫来,立他为全国的元首;15然后将自己的冠冕、长袍和权戒交给他,叫他辅导自己的儿子安提约古,抚养他继承王位。16安提约古王就死在那里,时在一百四十九年。 [注2] 17里息雅知道王已去世,遂立太子安提约古为王, [注3] 因为他自幼抚养过他,就给他起名叫欧帕托尔。

犹太浪人通敌

18那时,那些住在堡垒里的人,常包围圣所,困扰以色列人,不断加害百姓,而支持异民。 [注4] 19犹大决意铲除他们,便召集全体百姓,向他们围攻。20一百五十年,以色列人齐来围攻堡垒,同时还造了战楼与军械。21被包围的人中,有几个突围而出,与一些以色列浪人勾结,22去见王说:“你何时才实行正义,为我们的弟兄伸冤呢?23我们很愿意服事你的父亲,遵行他的话,顺从他的命令,24为这个缘故,我们的百姓才包围堡垒,仇视我们,遇见我们一个,便杀一个,还夺去了我们的产业。25他们不但伸手加害我们,而且还加害你的一切领域。26他们今天正扎营围困耶路撒冷的堡垒,想要占据;且防守圣所及贝特族尔。27若不及早加以防范,必为后患,那你就不能制服他们了。”

贝特匝加黎雅之役

28王听罢大怒,立即召集诸位朋友、军官和骑兵将领,29也把从外国及海岛招募来的军队,召到他前。30军队的数目:共计步兵十万,骑兵两万,受过军训的象三十二头。 [注5] 31他们由依杜默雅抵达后,便扎营围困贝特族尔,攻打了多日,同时也造了军械;但犹太人冲出来,用火烧了那些军械,都奋勇作战。32那时犹大撤离堡垒,移营到贝特匝加黎雅,与王营对峙。 [注6] 33王清晨起来,即移营向贝特匝加黎雅进军,军队列队上阵,响起号角。34有人在象前,放上葡萄汁和桑葚汁,引诱它们上阵作战,35把象分编成队,每只象旁站一千人,都身披铠甲,头戴钢盔;又为每只象派有精骑五百。36这些骑兵从前常同这兽在一起,兽往哪里去,他们也随着去,总不离开。37在每只兽身上,系着一座掩护坚固的木楼,里面有四个作战勇士,此外还有一个驾驭象的印度人。38又将其余马队,分为军中左右两翼,为惊扰对方,也为掩护阵线。39太阳照在金牌铜牌上,光耀反射在山上,闪烁有如火炬。40王的军队一部分在高山上,一部分在平原里,一起稳步前进。41众人的喧哗声,进军的步伐声,军器的摩擦声,凡听了无不战栗,因为王的军队实在强大。42犹大和他的军队一临阵,王的军队便阵亡了六百人。43号称奥郎的厄肋阿匝尔, [注7] 见一只兽披着王甲,比众兽都高,便以为在上面的是王,44为了拯救百姓,为自己永远成名,他就决意牺牲自己。45于是勇往直前,冲入阵中,左右乱杀,敌军居然被他随处冲散;46他跑到象下,伏身将它刺杀了,象跌倒在地,压在他身上,他就死在那里。47犹太人见王的军力强盛,军队攻击得又凶猛,就从他们前退却了。

围攻圣殿

48王的军队直开往耶路撒冷,攻打他们,王便面对犹太和熙雍山安营。49王与贝特族尔人讲了和,他们就出了城,是因为城被包围已没有存粮,又因为那一年正是田地的安息年。 [注8] 50王便占据了贝特族尔,在那里派军队把守。51王在圣所对面安营多日,且在那里建立了战楼,制造军械,火箭机,抛石机和蝎子机,为发箭抛石。 [注9] 52犹太人为抵抗敌人武器,自己也制造了利器,双方酣(hān)战多日。53只是仓中没有粮食,因为这年正是安息年,又因为从外方被救回犹太地的人民,将存粮都吃光了,54所以在圣所里只留下少数人,因为饥饿逼人,各自四散回本乡去了。

里息雅与犹太人媾(gòu)和

55里息雅听说:当先王还活着的时候,派定抚养自己的儿子安提约古,并辅佐他为王的斐理伯,56和与王一起出征的军队,从波斯及玛待回来,企图夺取政权。57里息雅一听说,就决意急速撤兵,便向王与军官及众人说:“我们一天比一天衰弱,又缺少食粮,围困的地方又牢不可破,况且国家的大事都压在我们身上,58所以现在,我们不如先同这些人携手,与他们及他们的百姓讲和,59使他们按自己的法律生活,如同先前一样,因为他们正是为了我们废弃他们法律的缘故,才大发盛怒,作出这一切事。”60王和各将领都满意这话,便打发使者到犹太人那里去讲和,犹太人也予以接受。61王和各将领也对他们发了誓,因此,他们才从堡垒里出来。62可是,当王到了熙雍山,见了这地方的堡垒,便立时背弃誓约,命人将四周的围墙拆毁。63然后,急速起程,回到安提约基雅,见斐理伯已在城内掌权,就与他作战,用武力将城夺回。


  1. 上接3:27-31。厄里买,即古厄蓝(创14:1),在波斯故都稣撒城附近。  [继续读经]
  2. 即公元前163年。至于安提约古死的详情,参阅加下1:11-17,9。  [继续读经]
  3. 即安提约古第五(公元前163-161年)。参阅加下10:10。  [继续读经]
  4. 参阅1:33-35。  [继续读经]
  5. 28-47节所述与加下13为同一战事。  [继续读经]
  6. 贝特匝加黎雅在耶路撒冷南约十八公里。  [继续读经]
  7. 参阅2:5。  [继续读经]
  8. “安息年”参阅出23:10、11;肋25:2-7。  [继续读经]
  9. “蝎子机”是一种发射尖刺的机器,发射类似箭矢的毒物,以刺死敌人。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