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玛加伯上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绪言(1-2)

亚历山大王史略

1马其顿人、斐理伯的儿子亚历山大由基廷地出击,战胜了波斯和玛待国王达理阿以后,遂代之为王,成为第一位希腊王。 [注1] 2他身经百战,攻占了许多要塞,斩杀了各地的君王,3踏遍了大地四极,据掠了许多民族的财物,以致大地在他面前都默然无言,因此他心高气傲,妄自尊大。4他招募了精锐的军队,征服各地、各族、各王,使他们向他纳税进贡。5此后,当他患病在床,自觉将要去世的时候,6召集了与他自幼长大成人,身为同僚的贵族,乘自己还活着的时候,把国家分给他们。7亚历山大为王十二年去了世。 [注2] 8于是他的臣相各据一方,9他死后,各自加冕称王,他们和继位的子孙,以后多年之久,所做的恶事遍布全国。

安提约古劫掠圣殿

10从他们中产生了一条祸根,就是安提约古的儿子安提约古厄丕法乃,他曾在罗马做质,于希腊帝国一三七年登极为王。 [注3] 11那时,在以色列人中出现一些歹徒,煽惑民众说:“我们去和我们四邻的外方人立约,因为自从与他们绝交以来,就遭遇了许多患难。”12这种舆论很受当时人的欢迎;13遂有一些人极为兴奋,便去朝觐国王,国王就批准他们采用外邦的礼俗。 [注4] 14他们便照外邦人的风俗,在耶路撒冷修建了一座体育场,15且弥补割损的痕迹, [注5] 背离圣约,为服从外邦人的规律,自甘堕落。16安提约古见自己的王位业已巩固,便企图统治埃及,愿作两国的君王,17遂率领大军、战车、象队、骑兵及庞大的舰队进攻埃及,18与埃及王仆托肋米交战,仆托肋米竟临阵而逃,士兵伤亡惨重。19于是埃及国设防的各城全都陷落了,财产被抢掠一空。20安提约古征服埃及以后,于一四三年回国时, [注6] 北上以色列,率领大军直逼耶路撒冷。21他不管不顾地进入了圣所,搬走了金祭坛、灯台及所有器皿。22供饼的供桌、奠酒器、杯盘、金香炉、帐幔和冠冕,连圣殿正面的金饰,都洗劫得一干二净;23还拿去了金银和贵重的器皿,凡寻到的珍藏宝物,都带走了。24而且带着这些东西回国的时候,肆意屠杀,还说了狂傲的大话;25因此在以色列人中,哀声遍野,26首领长老无不哀声长叹,处女处男全都消瘦,妇女的花容失色,27新郎吟出悲调,坐在洞房里的新娘,饮泣啼哭,28大地为其居民的命运而摇撼,雅各伯的全家都蒙羞受辱。

阿颇罗尼蹂躏犹太

29过了两年,王派遣一位贡物总管走遍犹太各城。他率领大军,来到耶路撒冷, [注7] 30假意向居民发表一些和平的言论,人都相信了他;但是他乘人不备,攻入城内,大加屠杀,死了很多以色列人;31又洗劫全城,放火焚烧,拆坏了民房和四周的垣(yuán)墙,32俘掳了妇女幼童,抢走了牲畜,33又在达味城设防,筑起高大的垣(yuán)墙,修筑坚固的碉堡,作为他们的堡垒; [注8] 34在那里派了罪恶滔天的外邦人和无法无天的人为军人,以加强他们的兵力;35又储蓄了武器和给养,把从耶路撒冷掠来的物资,贮藏在里面;因此这堡垒成了极危险的陷阱,36为圣殿常是一种威胁,为以色列人民常是一个恶敌。37他们常在圣殿的周围杀害无辜,玷污圣殿。38为了他们的缘故,耶路撒冷的居民各处逃亡,圣城成了异民的居所,为本城的子女却变成了异乡,城中子女都离弃了故土。39圣殿被弃有如旷野,喜庆节日变为悲痛哀伤,安息日变讥讽,尊荣成了耻辱。40从前有多少光荣,今日就有多少耻辱;尊荣竟转为愁肠!

国王谕令宗教统一

41王随后谕令全国,使各国民族合成一个民族,42全族弃本国固有的礼俗。于是各外邦民族都表示服从君王的谕令,43也有许多以色列人甘心接受了他的宗教,向偶像献祭,亵渎安息日。44王又派遣使臣带着诏书到耶路撒冷及犹太各城去,令人随从外邦的礼俗,45废止圣殿内举行的全燔祭、和平祭与奠祭,禁止遵守安息日和庆节,46污辱圣殿和神职人员,47且修筑祭坛、殿宇和寺庙,供奉偶像,宰杀猪和不洁的牲畜作祭献, [注9] 48不准给孩子行割损,且行各样不洁和亵渎的事,自陷罪污,49使人忘却法律,废除礼规。50凡不遵从王命的人,死无赦。51王便按照上边的话向全国写了谕文,也给所有百姓派了监察员,走遍犹太各城,督催人民祭献。52百姓中有许多背教的人附和他们,在国内犯罪作恶,53因此迫使一些以色列人逃难,去了能避难的隐秘地方。

犹太人遭难

54一四五年“基色娄”月十五日,王在祭坛上立了一个可憎恶的邪物, [注10] 同时在犹太各城修筑了祭坛,55在各家门前及街市上焚香;56凡找到的法律书都撕毁焚烧, [注11] 57凡搜出存有约书或恪守法律者,不论是谁,都应按律令处死。 [注12] 58有人在各城内每月搜查,发现违命的以色列人,就用暴力处置;59每月二十五日,在建于全燔祭坛上的祭坛上献祭; [注13] 60那些给孩子行割损的妇女,他们都按谕令,61把孩子悬在她们脖子上,一同处死;甚至她们的家属,及执行割损者,亦应处死。62虽然如此,仍有许多以色列人坚持不变,决不吃不洁之物,63宁愿舍生,而不愿因吃禁食而自污,更不愿亵渎圣约;因此他们被判处死刑。64这实在是天主向以色列人发的盛怒。


  1. “基廷”即今之塞浦路斯岛(创10:4;户24:24)。  [继续读经]
  2. 即公元前336-323年。  [继续读经]
  3. 即安提约古第四(公元前175-163年)。  [继续读经]
  4. 参阅加下4:11。  [继续读经]
  5. “弥补割损的痕迹”,即施行手术“掩盖割损的记号”(格前7:18)。  [继续读经]
  6. 即公元前169年。  [继续读经]
  7. 贡物总管即阿颇罗尼(加下5:24)。按若瑟夫的记载,他是撒玛黎雅省的省长。  [继续读经]
  8. 达味城的堡垒,在玛加伯时代,似乎是指耶路撒冷西城或上城。  [继续读经]
  9. “不洁的牲畜”,参阅肋11;申14:3-21。  [继续读经]
  10. 即公元前167年十二月十日左右。“可憎恶的邪物”,原指邪神偶像(达9:27);这里大概指希腊的神像(加下6:2)。  [继续读经]
  11. “法律书”指《梅瑟五书》。  [继续读经]
  12. “约书”大概指出20-23或《申命纪》。  [继续读经]
  13. 月之二十五日,是安提约古的生日(加下6:7),也是他亵渎圣殿的日子(加下10:5)。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