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编年纪上 第二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以色列的十二子

1以下是以色列的儿子:勒乌本、西默盎、肋未、犹大、依撒加尔、则步隆、2丹、若瑟、本雅明、纳斐塔里、加得和阿协尔。 [注1]

犹大的子孙

3犹大的儿子:厄尔、敖难和舍拉。此三人是客纳罕人叔亚的女儿所生。犹大的长子厄尔行了上主所厌恶的事,上主叫他死了。4犹大的儿媳塔玛尔给他生了培勒兹和则辣黑:犹大共有五个儿子。5培勒兹的儿子:赫兹龙和哈慕耳。6则辣黑的儿子:齐默黎、厄堂、赫曼、加耳苛耳和达辣,共五人。7加尔米的儿子:阿加尔,他违犯了毁灭律,使以色列受了害。8厄堂的儿子:阿匝黎雅。 [注2]

赫兹龙得子孙

9赫兹龙生的儿子:耶辣默耳、兰和革路拜。10兰生阿米纳达布,阿米纳达布生纳赫雄──犹大子孙的首领。11纳赫雄生撒耳玛,撒耳玛生波阿次,12波阿次生敖贝得,敖贝得生叶瑟,13叶瑟生长子厄里雅布,次子阿彼纳达布,三子史默亚,14四子乃塔乃耳,五子辣待,15六子敖曾,七子达味;16他们的姊妹是责鲁雅和阿彼盖耳。责鲁雅生阿彼瑟、约阿布和阿撒耳三人。17阿彼盖耳生阿玛撒;阿玛撒的父亲是依市玛耳人耶特尔。18赫兹龙的儿子加肋布,由妻子阿组巴生耶黎敖特,她还生了耶舍尔、芍巴布和阿尔冬。19阿组巴死后,加肋布又娶了厄弗辣大,她生了胡尔。20胡尔生乌黎;乌黎生贝匝肋耳。21赫兹龙以后走近基肋阿得的父亲玛基尔的女儿,娶她时,已六十岁,她生了色古布。22色古布生雅依尔,他在基肋阿得占有二十三座城市。23但以后革叔尔和阿兰却占领了雅依尔的村落,以及刻纳特和所属的六十座村镇:以上全是基肋阿得的父亲玛基尔的子孙。

24赫兹龙死后,加肋布走近父亲的妻子厄弗辣大,她生了特科亚的父亲阿市胡尔。25赫兹龙的长子耶辣默耳的儿子:长子是兰,其次是步纳、敖愣、敖曾和阿希雅。26此外,耶辣默耳有另一个妻子,名叫阿塔辣,她是敖南的母亲。27耶辣默耳的长子兰的儿子:玛阿兹、雅明和厄刻尔。28敖南的儿子:沙买和雅达;沙买的儿子:纳达布和阿彼叔尔。29阿彼叔尔的妻子名叫阿彼海耳,生子阿赫班和摩里得。30纳达布的儿子:色肋得和阿帕殷;色肋得没有儿子,死了。31阿帕殷的儿子:依史;依史的儿子:舍商;舍商的儿子:阿赫来。32沙买的兄弟雅达的儿子:耶特尔和约纳堂;耶特尔没有儿子,死了。33约纳堂的儿子:培肋特和匝匝:以上是耶辣默耳的子孙。

34舍商没有儿子,只有女儿;舍商有个埃及仆人,名叫雅尔哈。35舍商将女儿嫁给仆人雅尔哈为妻,给他生了阿泰。36阿泰生纳堂;纳堂生匝巴得;37匝巴得生厄弗拉耳;厄弗拉耳生敖贝得;38敖贝得生耶胡;耶胡生阿匝黎雅;39阿匝黎雅生赫肋兹;赫肋兹生厄拉撒;40厄拉撒生息斯买;息斯买生沙隆;41沙隆生耶卡米雅;耶卡米雅生厄里沙玛。 [注3]

加肋布的子孙

42耶辣默耳的兄弟加肋布的子孙:他的长子是玛勒沙,他是齐弗的父亲。玛勒沙的儿子:赫贝龙。43赫贝龙的儿子:科辣黑、塔普亚、勒耿和舍玛。44舍玛生约尔刻罕的父亲辣罕;勒耿生沙买。45沙买的儿子:玛红;玛红是贝特族尔的父亲。46加肋布的妾厄法生哈郎、摩匝和加则次。哈郎生加则次。47雅赫待的儿子:勒根、约堂、革商、培肋特、厄法和沙阿夫。48加肋布的妾玛阿加生舍贝尔和提尔哈纳;49又生了玛德玛纳的父亲沙阿夫、玛革贝纳和基贝亚的父亲舍瓦;加肋布的女儿:阿革撒:50以上是加肋布的子孙。厄弗辣大的长子胡尔的儿子:克黎雅特耶阿陵的父亲芍巴耳、51白冷的父亲撒耳玛和贝特加德尔的父亲哈勒夫。52克黎雅特耶阿陵的父亲芍巴耳的儿子是:勒阿雅和半个部落玛纳哈特人;53克黎雅特耶阿陵的家族是:耶特尔人、普特人、叔玛人和米市辣人;从他们又生出祚辣人和厄市陶耳人。54撒耳玛的子孙是:白冷、乃托法人、阿托贝特约阿布、一半部落玛纳哈特人和祚辣人。55住在雅贝兹的色斐尔的家族是:提辣人、沙玛人和稣加人:他们是刻尼人,贝特勒加布的父亲哈玛特的后代。 [注4]


  1. 2-4章的经文,有些地方不明。不明的原故,大概出于历代经师的增补。因为增补的地方,有的使原有的经文脱节,有的插入一段与原来的族谱不相干的名字;又因为我们对古代族谱的记录法、祖传以及各家族彼此的关系,不甚明了,所以尚待学者的考证和研究。关于1、2两节,见创35:23-26。  [继续读经]
  2. 犹大的族谱列于首位,因为默西亚生于此家族。参阅38,46:12;列上4:31;苏7。  [继续读经]
  3. 按闪族人的思想,列入族谱的人,不但由于直系血亲,也由于姻亲。9-17节,见户1:7;卢4:17-22。18-24节,见苏14:6-15和本章42-50节。42-50节,似乎为日后补入。关于25-41节,见撒上27:10-30:29。耶辣默耳为游牧民族,因与犹大人有姻亲关系,而加入犹大支派。  [继续读经]
  4. 加肋布的家谱,是按他的正妻和两妾分列的。这家谱的写成,似乎依据了一种很古的文献。有些地名和说法,只合乎公元前8、9世纪的光景。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