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种子
  • 信仰种子
  • 宗座动态
  • 国内新闻
  • 教会礼仪

信仰种子

  • 由信看人 2015-03-17 14:03

    上海巨鹿路××弄××号××室,每当看到这个地址,就知道是王琳阿姨和连伯的来信。王琳阿姨出身世代教友

  • 特稿:怀念诺特丹(圣母大学)的老校长赫斯堡神父 2015-03-04 09:03

    一周前那个下冰雨的夜晚,朋友转发给我一条信息,赫然是诺特丹—圣母大学在社交媒体上官方发布的Fr Husburgh去世的简短讣告:我们以沉

  • 雪上深留马行处 2015-02-26 10:02

    我的太姥姥马金凤,和豫剧名家马金凤同名同姓。太姥姥1922年生于殷实之家。童年在本村贞女的教导之下,读了几年书。及笄后,当时社会动荡

  • 永远的思念 2015-02-02 14:02

    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当我们弟兄姊妹及儿孙们节假日聚集在老母亲身边之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凝视那张早年间的全家福:父亲居中而坐,慈祥而

  • 难以忘记父亲的音容 2015-01-28 14:01

    父亲离开已36个年头了,按常理应该记忆淡漠了,但他生前的音容还频频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强大的信号怎么也抹不去。真是寿终德望在,人去音

  • 小助手2014年度收支明细 2015-01-01 06:01

    点击查看小助手2014年度收支明细详情……

  • 支持小助手 2015-01-01 06:01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小助手的热切关注,更感谢天主对我们的指引使我们不断进步为大家带来更优质的产品与内容!为了能更好的给大家提供服务,我们需要大家的更多支持与祈祷

  • 缅怀微风门徒班创始人刘微风神父 2014-12-05 11:12

    编者按:2014年11月4日,微风门徒班创始人刘微风神父与世长辞,享年54岁。刘神父传教的邢台当地的神长教友和深受门徒班影响的各地学员们

  • 剪不断的思念 2014-12-04 10:12

    母亲李贞德与父亲结婚时还不是教友,父亲虽常劝她信教,但她总认为天主宽恕罪人不好,要惩罚罪人才好。后来,在天主圣神的恩启下领洗进教

  • 追念恩师姚景星神父 2014-12-04 10:12

    恩师方济各·沙勿略姚景星神父蒙主恩召,享年98岁,可谓寿高德备安然见主去了。姚公生于1916年7月6日,1933年上海徐汇中学毕业后,于上海

  • 记忆中的祖母 2014-11-24 10:11

    祖母生于1902年,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没进过学校的大门,但她却在天主教会里学到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就凭这一点本领,她把自己的儿

  • 忆姥爷 2014-11-24 10:11

    我的姥爷叫崔春常,圣名若瑟,生于1928年农历二月初八,于2012年5月14日安息主怀,享年85岁。 姥爷自幼丧父,与母亲、姐妹相依为命,受

  • 回忆我的母亲依撒伯尔 2014-11-03 11:11

    母亲于2011年9月20日凌晨安息主怀,享年83岁。 母亲的一生遇到了很多的艰难。1968年爸爸被打成右派,母亲也受到牵连丢了教师的工作,在

  • 基督徒,你在用电脑做什么? 2014-08-29 15:08

    每一个拥有电脑的基督徒,要知道这是上主给我们的恩典,这等于把许多的牧人送到我们的家中,等于把无尽的灵粮放在我们的家中,也等于给

  • 以天下为己任 2014-08-29 15:08

    他,少有大志,划粥割齑,发奋读书;他,不顾谗言,直言进谏,屡遭排遣;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以天下为己任。他,就是范仲淹。 他

  • 母亲,我爱您 2014-08-07 16:08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一年的时光相对于人一生的岁月来说不算什么,但母亲离开的这一年却沉淀了我的思绪,往事如烟似梦一幕幕浮现在我

  • 那人 那事 那情 2014-07-02 14:07

    如果不是那年我正好高中毕业,如果不是那年恰好河北神学院成立,如果不是那年刘景和主教出任第一任院长,也许我和刘主教一生都是陌人。

  • 教友养生三字经 2014-05-16 14:05

    欲养生,别迟延。老年人,更关键。过花甲,是老年。欲长寿,调养先。日三餐,欲清淡。少油腻,少糖盐。粗细粮,果蔬鲜。巧配搭,很关键。八

  • 雨后那片虹 2014-05-04 14:05

    我是一个简单的特别容易开门和关门的人,而对于写作情结,我心门常开。我认为它是存在于我体内的一种无意识的组合,也是藏在我灵深处的

  • 妈妈,我想对您说…… 2014-04-11 16:04

    2014年1月9日凌晨7点,远在石家庄工作的我,接到了大哥的电话,他用无法抑制的低沉的声音对我说:妈又病了,你回来吧!我马上起身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