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主的监护人 ( 二、天主奥秘的看护者①)

2021-01-11 21:02   北京教区  阅读量:3477

接上文

二、天主奥秘的看护者

4﹒领报之后不久,玛利亚就动身去匝加利亚家拜访她的亲戚依撒伯尔。当她请安时,她听到依撒伯尔「充满圣神」的话(路1:41)。除了回应天使在报喜时的话语外,依撒伯尔也说道:「那信了由上主传于她的话必要完成的,是有福的」(路1:45)。这些话是《救主之母》通谕的主线,在此通谕中,我渴望巩固与加深梵二大公会议的训导:「万福童贞玛利亚在信仰旅途上前进,忠实地保持了她和圣子间的契合,直到十字架下」[5],走在众多因信仰而追随基督者的前面[6]。

现在,在这旅程开始之际,玛利亚的信德就和若瑟的信德相遇。依撒伯尔对救主的母亲说:「她信了,是有福的」,在某种意义上,这福份也同样适于若瑟,因为当天主的话语在决定性的时刻传达给他时,他给予了肯定的回答。若瑟没有以玛利亚的方式来答复天使的传报,但他「照上主的天使所嘱咐的做了,娶了他的妻子」。他所做的是最明显的「信德的服从」(参罗1:5、16:26;格后10:5-6)。

人们可以说若瑟所做的使他以特殊方式与玛利亚的信德相结合。他接受了玛利亚已经在天使报喜时接受了的事件,完全看作是来自天主的讯息。大公会议教导说:「对于启示的天主该尽“信德的服从”,因此服从,人自由地把自己整个托付给天主,“对于启示的天主应尽理智与意志的信从”,并心甘情愿地顺从由天主而来的启示」[7]。这项触及信德本质与核心的声明,是完全适合纳匝肋的若瑟。

5﹒因此,他成为「从创世以来,即隐藏在创造万有的天主内的奥秘」(弗3:9)的唯一看护者,如同玛利亚在圣保禄称之为「时期一满」的决定性时刻所做的,当「天主就派遣了自己的儿子来,生于女人,生于法律之下,为把在法律之下的人赎出来,使我们获得义子的地位」(迦4:4-5)。大公会议指出:天主因祂的慈善和智慧,乐意把自己启示给人,并使人认识祂旨意的奥秘(参弗1:9)。因此,人类藉成为血肉的圣言基督,在圣神内接近圣父,并成为参与天主性体的人(参弗2:18;伯后1:4)」[8]。

与玛利亚一起,若瑟是这神恩奥秘的第一位看护者。与玛利亚一起,因着和玛利亚的关系,他分担天主在基督内自我启示的最后阶段,他从开始就是如此。细看玛窦福音和路加福音的记载,人们也可以说:若瑟是第一位分享天主之母信德的人,他支持自己的配偶——玛利亚在天使报喜时显示出的信德。他也是天主安置在玛利亚「信德旅程」上的第一人。沿着这道路或旅程——尤其在加尔瓦略山上和五旬节(圣神降临)的时刻——玛利亚以完美无瑕的方式向前迈进[9]。

6﹒若瑟的「信德旅途」首先结束在玛利亚站立于哥耳哥达山上的十字架下之前,在基督回归圣父之后,当玛利亚在五旬节当天出现在晚餐厅时,当因真理之神的德能而诞生的教会显示于世界之前。然而,若瑟的信德旅程指向同一个方向:完全取决于同一奥秘,与玛利亚一起,他是奥秘的第一位看护者。降生成人和救赎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在这整体中,「启示的计划藉内在彼此联系的行为和言语而实现」[10]。正因为这一整体,特别恭敬圣若瑟的教宗若望二十三世要求将若瑟的名字加在罗马弥撒感恩经中——弥撒是救赎的永久纪念——若瑟的名字放在玛利亚名字之后,在宗徒、教宗、殉道者之前[11]。

7﹒从福音的记述中,可以看出若瑟和玛利亚的婚姻本身是他父职(父亲职务)的法律根据。为了对耶稣有父爱的保护,天主选择了若瑟成为玛利亚的配偶。若瑟的父职是来自与玛利亚的婚姻,就是透过家庭关系。天主把若瑟置于与基督极其密切的关系中,而每一个预选和预定都是指向基督的(参罗8:28-29)。

当圣史们明确地指出玛利亚是因圣神的德能而怀孕耶稣,并且她的童贞在婚姻中保持不变(参玛1:18-25;路1:26-38);他们也都提及若瑟是玛利亚的丈夫,玛利亚是他的妻子(参玛1:16、18-20、24;路1:27、2:5)。

虽然对教会来说承认耶稣由童贞女取得肉躯是重要的,但坚持玛利亚与若瑟的婚姻事实也同样重要,因为若瑟的父职在法律上是以此婚姻为依据。因此人们明白了为什么依照若瑟的族谱列出耶稣的历代祖先。圣奥斯定问道:「为什么?难道他们不应该依照若瑟的族谱吗?」「难道他不是玛利亚的丈夫?」……圣经强调,透过天使的宣报,他是玛利亚的丈夫。天使说:「不要怕娶玛利亚做你的妻子,因为在她内所受孕的是出自圣神。」若瑟被要求给婴儿取名,虽然婴儿不是由他而生。天使说:「她将生子,你要给他取名叫耶稣。」圣经确切知道耶稣不是由若瑟而出生。由于他对玛利亚怀孕的顾虑,若瑟被告知因圣神而受孕的事实。从他领受给婴儿取名的时刻开始,他的父职权力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剥夺。最后,童贞玛利亚也明白她怀孕基督不是与若瑟有夫妻关系的结果,但仍称呼若瑟为「基督的父亲」[12]。

玛利亚的儿子也是若瑟的儿子,由于婚姻而结合的他们:「基于他们两位诚信的婚姻,他们称为基督的父母,不仅光指他的母亲,也包括他的父亲,同样,若瑟之所以是父亲,犹如他之所以是耶稣母亲的配偶:是心智上的,而非肉身上的」[13]。在这个婚姻中不欠缺任何婚配的必要条件:「在基督的父母身上婚姻所有的好处都得以落实——后嗣、忠信、圣事:后嗣,是主耶稣本人;忠信,因为没有婚外的移情别恋;圣事,因为没有离婚事件」[14]。

在分析婚姻的本质时,圣奥斯定和圣多玛斯均认同她是「灵魂结合」、「情投意合」、「两心的结合」[15]。在玛利亚和若瑟的典型婚姻中都可以找到这些因素。在救恩史的顶点时刻,当天主经由圣言的恩赐向人类启示祂的爱,也就是玛利亚和若瑟的婚姻在完全自由之下,接受和表示「配偶之间奉献自我」之爱中得以实现[16]。「在基督内更新一切事物的大任务中,婚姻也得到净化和更新,成为一个新的实体,新约的圣事。在新约的开始,如同在旧约的开始一样,我们看到一对结婚夫妻。但是亚当和厄娃是传播世上邪恶的根源,若瑟和玛利亚是圣善遍布大地的顶峰。由于这一贞洁而神圣的结合,救主开始救世工程,在这结合中显示出基督净化与圣化家庭的意愿,家庭是爱的殿堂和生命的摇篮」[17]。

今日,家庭能从这结合中学习很多宝贵经验!「家庭的要旨和角色终究是由爱而突显出来。因此,家庭有维护、启发和传达爱的使命,这正是天主对人类的爱,和主基督对教会的爱的生动反映和真实分享」[18]。事实也应该是这样,每个基督徒的家庭都应该反映出圣家作为原始「教会的缩影」或「家庭教会」[19]的生活。「透过天主的奥秘设计,天主圣子在家庭里度过长年的隐匿生活。因此圣家是所有基督徒家庭的典型和模范」[20]。

8﹒圣若瑟受天主召叫,经由他父职的行使,直接服务耶稣和祂的使命。教会礼仪训导说,正是以这种方式,他「在时期一满时,对救恩工程通力合作」,他真是一位「救恩的仆人」[21]。他的父职实实在在地表达了「他使自己的生命成为对降生成人的奥秘和与奥秘相连的救赎使命的一种服务和奉献,善用他对圣家的合法权力,以他的生命和工作做到完全舍己为人的程度;转变对家庭之爱的人性圣召为超性的自我奉献,他的心和他的一切能力化作爱的奉献,把爱用于服事在他家中长大的默西亚」[22]。

为提醒我们「救恩的起始」已经托付给「若瑟的忠实照顾」[23],弥撒礼仪特别指出,「天主立他作圣家的家长,他是明智忠实的仆人,以父亲般的照顾,他看顾祂的独生子」[24]。教宗良十三世强调这使命的崇高意义:「他在众人中独显出他高贵的地位,因为由于天主的安排,他是天主子的守护者,就人性的观念而言,他是天主圣子的父亲。因此天主圣言听命于若瑟,服从他,向他表达人性父亲应该享有的荣耀和尊敬」[25]。

既然如此崇高职务而没有相配的必要素养去适合地完成它,是难以想象的事,我们必须了解「由于上天的特殊恩宠,若瑟对耶稣表达了一位父亲的心所能够表达的一切自然的爱和一切亲情的挂虑」[26]。

除了对耶稣行使父亲的权力外,天主也赐予若瑟一份相称的爱,这爱出自天父,「上天下地的一切家族都是由祂而得名」(弗3:15)。

福音清晰地描述了若瑟的父亲职责。因为救恩是透过耶稣的人性而来,且实现在家庭生活的每日行动中,保持降生成人计划内俱来的「屈尊就卑」状态。圣史清晰地指出,在耶稣的生命里没有偶发事件,一切都依照天主预定的计划而进行。常用的重复表达格式便是「这事发生,是为应验……」,说明旧约中某一特殊事件是用来强调天主在基督内完成的计划的背后存在着一致性和延续性。

因降生成人,旧约中的「预许」和「形象」变成「事实」:地点、人物、事件、礼仪的相互关系,按照由天使转达的具体的旨意,为对天主的呼召有着特殊的敏锐的人们所接纳。玛利亚是上主的谦卑使女,从永恒就预备妥当,为担负起天主之母的职务。若瑟是天主拣选作为「救主的监护人」[27],有责任照顾天主圣子「受命」来到世上的人,符合天主的意向和人类的法律。耶稣的一切所谓的「隐私」或「隐藏」生活,全托付于若瑟的监护权下。

9﹒在服从合法政权的命令下,长途跋涉回到白冷接受人口普查,若瑟为婴儿完成了重要任务,正式地在罗马帝国的户籍登记表上填写姓名「耶稣,纳匝肋若瑟的儿子」(参若1:45)。这户籍登记清楚地指出耶稣属于人类大家庭,人群中的一员,这个世界的公民,隶属法律和公民制度之下,但他也是「世界的救主」。奥利振给这个历史事实的神学意义一个很好的叙述,绝不是多余的:「因为全世界第一次人口调查在凯撒大帝的命令下进行,和所有人一样,若瑟和玛利亚——他怀孕的妻子一起前往登记,因此耶稣在人口普查完成之前就已经诞生了。对细心查考的人而言,事实上表明奥秘的隐含,那时当所有人做人口调查统计时,基督也参与了调查统计。藉与每个人一样做登记,他能圣化每个人;在人口调查时与整个世界被纪录下来,他使世界与自己共融;在将自我介绍给世界之后,他在生命册上写下了世界所有的人,使信他的人能同天主的圣者,共同被纪录于天庭之上,光荣和权能永远归于天主。阿们。」[28]。

10﹒身为「长久以来隐藏在天主上智内」奥秘的看护者,在「时期一满」,这奥秘就开始在他眼前徐徐展开,若瑟同玛利亚一起,是天主圣子在白冷的圣诞之夜降生于世,享有特恩的证人。圣史路加写道:「他们在那里的时候,她分娩的日期满了,便生了她的头胎男儿,用襁褓裹起,放在马槽里,因为在客栈中为他们没有地方」(路2:6-7)。

若瑟是耶稣诞生的目击证人。就人性而言,诞生是在令人困窘的情况下实现——为罪的宽恕,基督自由地接受「自我空虚」(参斐2:5-8)的首度宣告。若瑟也目睹了牧童们的朝拜,当天使带给他们一个大喜讯之后(参路2:15-16),他们来到耶稣诞生的地方。以后,他又目睹了来自东方贤士们的敬拜(参玛2:11)。

11﹒儿子的割损礼是一位父亲的首要宗教义务,藉此仪式(参路2:21)若瑟对耶稣实行他的权利和义务。

遵循着一个原则——旧约的所有仪式是真像的影子(参希9:9;10:1),我们就可以理解耶稣接受这些仪式背后的深意。如同其它仪式一样,割损礼也要在耶稣身上「完成」。天主与亚巴郎的盟约是以割损礼为记号(参创17:13),这个盟约的记号在耶稣身上达到充分的效果和完满的实现,耶稣是一切古代许诺的答复——「是」(参格后1:20)。

脚注:

[5]梵二「教会宪章」58。

[6]同上63。

[7]梵二「启示宪章」5。

[8]同上2。

[9]参「教会宪章」63。

[10]「启示宪章」2。

[11]圣礼部(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新时代」法令:宗座公报54(一九六二)873页。

[12]圣奥思定「讲道」51,10,16:拉丁教父38,342。

[13]圣奥思定「论婚姻及情欲」一11,12:拉丁教父44~421。

[14]同上。

[15]参圣奥思定「反法斯笃」廿三8:拉丁教父42,470等。圣多玛斯「神学总论」三29题2节。

[16]参阅教宗谈话(一九八○年一月九日,十六日,二月廿日)。

[17]保禄六世(一九七○年五月四日)向「圣母团契」运动谈话:宗座公报62(一九七○)431页。

[18]「家庭团体」劝谕17(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廿二日):宗座公报74(一九八二)100页。

[19]同上49;参「教会宪章」11;「平信徒」法令11。

[20]「家庭团体」劝谕85。

[21]参圣金口若望「玛窦福音」讲道集五3:希腊教父57,57等。

[22]保禄六世(一九六六年二月十九日)谈话。

[23]参罗马弥撒经书大圣若瑟庆节集祷经。

[24]参同上颂谢词。

[25]良十三「丰沛恩宠」。

[26]比约十二(一九五八年二月十九日)向美国天主教学校学生广播词:宗座公报50(一九五八)174页。

[27]奥利振「释路加」讲道十三7。

[28]同上十一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