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神话”启示出的创造之爱

2020-11-21 09:31   纳爵之盾  阅读量:5357

 

前言:好奇心和神话故事

 

经验告诉我们,好奇心是人面对未知事物的一种本能反应,也是人认识世界的动机和动力。一般人会问这个东西是怎么造出来的,进一步思考的人会问这个世界是怎么造出来的。

                                

人的好奇心不仅仅体现在对外在世界的探知,也表现在对内在灵魂的拷问:我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从哪儿来,往哪里去”常常是认识和了解一个人最基本的问题,这最基本的问题恰恰也是一个最根本和最重要的哲学问题。哲学就是一门探寻根源、追求真理的学科,人喜欢问为什么,问天问地问自己。问为什么便是人的好奇心或求知欲的外在表达,如果要用标点符号来表达的话,人应该是问号和感叹号。

 

神话故事表达的就是早期人类对世界,以及对自己的一些思考。神话故事本身并不是真实的,但却包含并通传一些真实的道理。神话只是一种载体,一个平台,因此,理解神话故事是要认出台面上所呈现出来的东西,而不是平台本身。神话故事往往都不科学,但却承载着一些真理,就像圣经记述的不是科学道理,而是信仰真理。或者说,圣经所侧重的不是增长读者的知识水平,而是提升人的信仰深度。

 

信仰本身就是一个超科学的体验,信仰超越科学却不相反科学。有一句古诗可以概括科学和信仰的关系: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信仰就是科学山重水复时候的柳暗花明,看似无路时分的世外桃源。
 
 

 

一、创世神话

 

许多民族的传统文化中都存有创世神话。创世神话讲述的通常是世界万物的形成以及人类的起源(通常是一个民族的来源)。在汉族的传统文化中,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最为典型。《太平御览》[1]一书引用了徐整(三国东吴人)在《三五历纪》中讲述盘古如何开天地的一段文字: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故天去地九万里。

 

徐整在另一部书《五运历年纪》中又讲述了盘古的身体如何化为万物[2]:

 

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肤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

 

神创神话中影响比较大的当属圣经中天主用六天创造了万物和人的故事。但“造物主”却不是以色列人最喜欢的对天主的称号,尽管天主是唯一造物主的思想已然存在(耶10,1-5;依40,19f;44,9-20;亚4,13;5,8f;9,5f;耶10,6-16;依40,21-26;加下7,28)。对于犹太人来说,他们更喜欢称天主为其民族的救主(保护神)以及盟约的创立者。

 

犹太人信仰一神教,并确信他们的神是最大的,但周边民族都是多神教,他们的神多为世间万物,比如太阳,比如月亮,比如大海,比如高山。圣经中的《创世纪》便是以此为背景,表达了犹太人的一神且至大的宗教思想:万物,包括人都是同一个神创造的,此神超越一切,在万有之上。而其他民族所崇拜的神明,只不过是由同一神且是唯一神所创造的,他们并非什么神,也不具备什么神能,只不过是受造物而已。只有人在所有受造物中是最尊贵的,万物都是为人服务的。

 

总之,犹太人所信仰的神才是真实、唯一且强大的神明。圣经的创世神学其实是一种护教神学。也就是说,世间的万物都是由天主所创造,万物本身并非神(有别于泛神论)。而世间万物本身也是好的,是善的,不存在什么恶(有别于二元论)。

 

“在起初天主创造了天地”(创1,1),圣经就是用这句简单直白的话开启了天主伟大的创造工程。这句简单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概括了创世神学的所有内容。

 

首先,天主在一切开始以前就已存在,存在于时间之前,且超越于时间之外。天主不受时空的限制,却掌握着时空。他没有起始,也不会有终结。天主是永恒的存在者。其次,是天主在混沌虚无中给予一切存在,他是唯一的创造者,是天主给了时间开始,使万物各归其所,万物皆属于他并依赖他的存在而存在。这就是《创世纪》中“天主创世”部分所通传的信息。

 

另外,在传统神学中,我们习惯使用归名法将创造归于圣父,救赎归于圣子,圣化归于圣神。我们现在弥撒中使用的信经——尼西亚信经,便是按照这个顺序和思路编排的。但是我们需要知道,天主圣三是不可分的整体,他们共同参与了所有的工作,不管是创造、救赎还是圣化。

 

圣依肋内更形象地说到:在创造过程中,圣父借着圣子和圣神,就像借着自己的双手一样创造了一切[3](参咏33,6;104,30;友16,14)。所以说,创造世界就像救赎和圣化世界一样,是天主圣三共同的事业。

 

创造是“天主一切救恩计划”的基础,是“救恩史的开始”,并在基督身上达到了巅峰[4]。圣经作者最为关心的问题不是探问万物究竟是怎么来的,人是怎么造成的,好给万物的起源一个答案,而是因为人类的堕落破坏了万物的秩序之后,天主要重整一切的许诺。就像圣奥斯定所说的:“天主启示的目的并不是教给人算术、天文及其他的科学,而是教训人如何获得永生”。《创世纪》是整部救恩史的序言,是救世计划的一部分。其一开始便是指向未来,指向终点的。

 

圣经所描述的创世过程其实并没有什么神话色彩,也缺少在其他民族中所流传的神话画面。既没有过度的词语或场面渲染,也没有什么打斗过程,只有天主自己几句话就创造了万有。圣经的创世营造的是祥和与温馨,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所以圣经作者无意给我们讲述一个精彩的故事,而是要给我们传递一个真实的道理:天主是全能的,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完成如此大的工程;天主是唯一的,没有谁可以在他之上,因为在他之前,谁都不存在。

 

 
 

二、万物彰显着天主的爱

 

// 1. 创造即是爱

 

天主并不需要通过创造一个世界来证明自己的伟大,但天主愿意借着世界来彰显他的慈爱和良善。世界不能够给天主本身增添什么,因为天主自身便是圆满的,但天主却给了世界一切,因此世界万物便成为天主爱的证据。

 

圣多玛斯说:“当爱的钥匙一打开他(天主)的手,万物随即出现[5]”。所以世界的存在本身就是天主爱的反应和流露。存在即是爱!我们常说“万物的和谐与美好都在述说着天主的光荣”,因为天主的光荣就是要万物可以和谐共存,除此之外,天主没有其他的想法。

 

就像一个已经获得工程师资格认证的人,不管他今后是否有作品,他都是一个合格的工程师(有工程师资格证),但他所建造出来的那些举世瞩目的伟大工程却反映着他无与伦比的才华;或者像夫妻之爱,他们不是必须要借助生育儿女来证明对彼此的爱,但儿女却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天主本不需要借着创造来证明自己的爱,但创造却证明了天主的爱。天主并没有受任何外在或内在的影响,而是在完全的自由中创造了世界,他愿意万物分享他的存在,他的美善,但这种分享并非是一种需要,而是一种爱。

 

// 2. 秩序见证爱

 

《创世纪》作者在记载天主每一次的创造后,都会补充一句说:“天主看了认为好,事就这样成了”(创1,4a;8b;10b;12b;18b;21b;25b;31)。这里的“好”代表的是一种不多不少的恰到好处,一种有条不紊的和谐。每一个受造物自身都具备可以使其存在的所有优点,因此,每一个受造物都以它们自己的存在方式反映着天主的智慧和美善(也包括人在内)。

 

这种“好”还体现在万物的整体性,宇宙是以整体的形式(或者说团队)存在着,受造物本身不能自给自足,而需要彼此依赖,相互依存。总之,宇宙万物不是一个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更不是天主即兴发挥的偶然产物,而是天主用其智慧和美善,深思熟虑、精心设计的走心之作。所以当时伊甸园的生活常常被形容为天堂的生活,一种完美的生活,一种令人向往的生活。

 

天主对他所创造的万物的爱是持续不断的,是永恒不变的,天主以他无限的智慧和绝对的美善不间断地眷顾着每一个受造之物。而这种眷顾之爱是具体和直接的,具体到天空的飞鸟、田野的小花,天主要给予它们吃的,要打扮它们,就像耶稣在福音中所提到的:

 

你们仰观天空的飞鸟,它们不播种,也不收获,也不在粮仓里屯积,你们的天父还是养活它们;你们不比它们更贵重吗﹖你们中谁能运用思虑,使自己的寿数增加一肘呢﹖关于衣服,你们又忧虑什么﹖你们观察一下田间的百合花怎样生长:它们既不劳作,也不纺织;可是我告诉你们:连撒罗满在他极盛的荣华时代所披戴的,也不如这些花中的一朵。田里的野草今天还在,明天就投在炉中,天主尚且这样装饰,信德薄弱的人哪,何况你们呢﹖所以,你们不要忧虑说:我们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玛6,26-31)

 

// 3. 人是天主的至爱
 

耶稣这段话借助对飞鸟和小花的照顾,强调的是天主对人的特殊宠爱:你们不比它们更贵重吗?(玛6,26b)人是天主的收山之作,也是天主创造工程中的点睛之笔。因为在所有的受造物中,唯有人是按照天主的肖像而被造的,这是人区别于其他受造物的根本点,也是人之所以尊贵的唯一原因。“并且在所有受造物中,只有人是天主为了人自己而创造的”[6],而万物都是为人服务,供人享用的,人是万有的中心与高峰。人在受造界享有特殊的地位,其特殊性还反映在只有“人能认识和爱慕自己的造物主”[7],并能分享其造物主天主的生命,所以,人在受造界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天主说:“让我们照我们的肖像,按我们的模样造人,叫他管理海中的鱼、天空的飞鸟、牲畜、各种野兽、在地上爬行的各种爬虫”。天主于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造了一男一女。天主降福他们说:“你们要生育繁殖,充满大地,治理大地,管理海中的鱼、天空的飞鸟、各种在地上爬行的生物”!天主又说:“看,全地面上结种子的各种蔬菜,在果内含有种子的各种果树,我都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各种野兽,天空中的各种飞鸟,在地上爬行有生魂的各种动物,我把一切青草给它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创1,26-30)

 

这里有一个细节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这是在创造人之前不曾出现过的描述,那就是:人的创造,是天主召开了一次“全体代表大会”之后郑重做出的决定(创1,26:天主说:“让我们照我们的肖像,按我们的模样造人”)。足见天主对他即将创造的这个作品的重视和疼爱。

 

天主的宠爱不分薄厚地给了男人和女人,二人都是按照天主的肖像所创造,因此都享有同样的尊严;二人之间亦是平等的,他们性别上的外在差异也不能影响这属于内在的本性。

 

性别的差异只在于不断地提醒他们“人单独不好”(创2,18a),男女是一种互补式的存在。他们只有在彼此身上才能找到完整的自己(并非说天主创造的人不完整,而是说人的受造本身就是为了互补),人需要不断地从对方身上发现自己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创2,23a)在将自己毫无保留地给予对方中经验着天主本有的爱。

 

在二人成为一体中,以及借此所产生的新生命,人活出了天主最原始(第一次)的祝福(天主祝福他们说:“你们要生育繁殖,充满大地”创1,28)。

 

天主对人的特殊之爱还体现在人对受造界的管理权。天主邀请人来帮助他管理世界,天主将人置于万物之上,做世界的“主人”,并因此“参与到天主对其他受造物的眷顾”[8]中。权利永远都是服务的最好理由(参若21,15-17)。

 

 
 

三、恶的问题

 

恶的出现,并非天主的能力问题,而是天主的智慧安排。由于天主的无限智慧,他选择了创造一个“在过程中”的世界,一个并不完美却不断走向完美的世界。在此过程中,总会出现一些比较完美和一些有待完美的事物,它们有些要消失,有些则会继续存在。

 

作为受造界的精灵——天使和人,天主赋予他们智慧和自由,好达致他们的成全。但这也使他们有了走向极端的可能,而这种可能终究成了现实——他们犯了罪。

 

无论是直接或间接的犯罪,天主都不是恶的原因,但天主的智慧就在于他能从恶中生出善来。正如圣奥斯定所说的:“全能的天主……因为他是至善的,绝不容许任何恶存在于自己的过程中,除非他有充分的能力和仁爱,足以从恶本身引出善来”[9]

 

圣经中最动人的例子有两个,一个记载于旧约,一个详述于新约,一个是被哥哥们卖到埃及的小若瑟,一个是被同胞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引用若瑟自己的话说:“叫我到这里的并不是你们,而是天主……你们原有意对我作的恶事,天主却有意使之变成好事……挽救了许多人民的性命”。(创45,8;50,20)

 

关于耶稣的故事,我们都比较熟悉了,钉死耶稣应该是人类最大的罪恶,但天主却使之成为全人类得救的泉源。不过,我们还是要强调:恶终究是恶,并不因它产生善果就成为善。

 

借着耶稣的苦难,天主回答了我们对恶和痛苦的所有不解,这个回答不是用言语,而是用行动。

 

耶稣的十字架告诉我们:天主面对万物的哀号,不是简单的同情,而是进入到我们的苦难中,与我们一起受苦,并因此圣化了痛苦。从此,痛苦不再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逆来顺受,也不再是无关痛痒的怨天尤人,它变成了结合于十字架的血汗击败恶的一份力量。痛苦成了痛苦的断头台,邪恶成了邪恶的太平间。

 

不管恶有多凶恶,天主都有能力带领万物穿过惊涛骇浪,到达彼岸。因为十字架的铁钉并没有束缚住耶稣。他复活了!耶稣的复活就是天主能够战胜世间所有恶的实力证明,也是天主要在耶稣内重整万物,恢复至其原始状态的决心。

 

 
 

四、新的创造

 

天主绝不会容许恶飞扬跋扈,横行霸道,面对人的堕落,天主也没有坐视不顾,任其丧亡。天主在第一时间就向人伸出援手(参创3,9),并许诺万物将在耶稣基督内被更新。这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原始福音”。(参创3,15)天主借助耶稣的降生成人向罪恶宣战,并借他的死亡和复活战胜了恶的霸权,进而恢复了万物的秩序。天主在基督内完成了一次新天新地的创造,“新创造的光辉比第一次的创造更胜一筹”[10]。

 

在此新的创造中,洗礼(圣洗圣事)是开端。洗礼使人类摆脱了生来有罪的现状,并赋予人天主性的生命,使其成为一个新人,这一点在“浸入式洗礼”中表达得淋漓尽致(整个人浸入水中三次,表达着死于罪恶,活于基督)。就像人是按照天主圣三的肖像所创造的,同样,人也要以天主圣三之名受洗,使被罪恶所破坏的天主肖像得以重新恢复。同时,洗礼中一些礼节也在传递着同一奥迹,像起圣名——个新名字;穿白衣——象征全人的纯洁状态;手持从复活蜡点燃的蜡烛——已在基督内重生,并接受耶稣复活的光照。因此,洗礼即是人的一次新创造,是人的一次重生。

 

这个借洗礼所获得的新生命,就像所有的生命一样,需要呵护。当然也会遇到挫折,它需要借着各种善功和圣事获得成长所需要的营养。也就是说,尽管洗礼洗去了人的原罪,但原罪的影响仍在,人的自由还是会受到恶的左右。因此说,人生是一场硬仗,我们是在瓦器中保存这份属神的生命。

 

 

结论:不完美的完美

 
人的堕落,罪的出现,打乱了天主原始的计划,但创造和宰制万有的天主,并没有因此而乱了阵脚,束手无策。天主的全能就在于他能从恶中产生善,由不义中兴起正义。

 

圣多玛斯说:“在犯罪后,没有什么可阻止人性被召向一个更高的目标。因为天主允许恶,为能从中取得更大的善”[11]。保禄也说:“罪恶在那里越多,恩宠在那里也格外丰富”(罗5,20)。

 

基督就是天主的B计划,天主在他的第二计划中所注入的心血更大。天主在基督身上完全显出了他对万物的爱情,由此爱情而带给人类的福利远远超过之前所失去的一切。就像圣良一世所说的:“基督无可言喻的恩宠给了我们的利益,大于魔鬼因妒忌向我们所夺取的”[12]。这或许就是不完美的完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