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旅程|庆祝印度德肋撒修女封圣三周年 特辑——老师教导我!

2019-09-12 10:25   文/治愈小精灵(依撒伯尔马)  阅读量:4859

我个人非常喜欢印度德肋撒修女,在她被封圣的三周年的日子里,做一期特辑——我的信仰生活中她是如何教导我。

我爱德肋撒修女,几年前我自己在祈祷中拜她为“老师”,我努力做她的好学生,曾在一个月中每天从小事做起把从天主那里得来的爱分施出去:看到快递车要进小区,我正好走在小区大门,于是等一下他给他开门;看到同事(关系一般)很疲惫,帮她按按肩膀;坐车给别人让座时并不迟疑、动作敏捷......在那一个月中,我得到体会:每天求天主赏赐我能爱别人的机会,不质疑、担忧天主每天会不会赐下机会,不论何时我都在脑袋里绷着一根筋“我要敏感地发现机会”。一个月后,我发现我的信仰提升,这是学习多少信仰知识都学不来的!

她照片的故事很是有趣:修女不喜欢有人给她拍照,但是总有记者或者普通人给她拍,于是她在祈祷中和天主耍赖说:“现在印度一个卢比买一个面包,所以我们做一个交换吧,他/她们每给我拍一张照片,你就让在炼狱中的一个炼灵升天。”后来过了两年,她又耍赖祈祷说:“天主,现在卢比贬值了,两个卢比买一个面包了,所以,每拍一张照片,请允许两个灵魂升天吧。”

首先要沉默,也就是静默!

言语的静默
减少本性活动

几年前我对于如何更爱更爱耶稣深思很久而不得其解,最终我从老师这里明白了。

 

这句话来自《来做我的光》这本书,我总是想着我把努力后的功劳当作礼物献给耶稣,但是抓住机会的时刻真的不多。好在我从别的地方看到了老师说的另外一句话,如下图:

不断的去尝试!

 

好友和我在2015年做的治愈小精灵公众号,从那时开始我们俩就慢慢陷入一种泥潭——眼睛盯着关注人数。我们俩都在想我们是为了关注的人在做,哪怕只剩下一位关注者,我们也要为了她/他而做。我们为了人数的上升而不断的思索如何做好公众号,好友甚至不能好好睡觉——大家需要什么样的文章?我们用什么编辑器做?哪个排版更舒服、美观、漂亮?

当我们正处于低谷时,我看到了老师的这句话。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我们俩释怀了、自由了,与此同时我正好看到一个文章,讲的是一位记者采访一个当时红得发紫的“网红”(前几年网红刚刚流行),记者说你拥有上千万的粉丝。网红却说她自己的内心非常恐惧,因为关注与不关注就是手指轻轻一点,她曾经在一夜之间掉了几百人数的粉丝。看到她的话,我突然明白天主让我从泥潭中走出来了!

不在乎我们做多少,或做多伟大的事,重要的是,我们在做时投入多少的爱。因为我们是人,小事对我们来说微不足道,但是一旦将它奉献给天主,天主是无限的,微不足道的行动变成无限伟大的行动。天主是无限的,无法测量的,这是相当重要的。对每一个人而言,不仅是我们——做修女的,对每一个人,在任何方式中,我们得在天主托付给我们的工作中追求圣德,赏赐我们特别的恩典,他赐予每一个不同的特殊恩典,可能我只会削土豆皮,但是我必须知道,削土豆皮是件很美的事,那就是我以行动表现我对天主的爱,不在乎我们做多少事,而在乎我们在工作中投入多少爱,这对于天主和我们都更为重要。——印度德肋撒修女

 

我曾一度对圣母很冷淡,用大白话说:“我不知道圣母是干嘛的?起什么作用?”

几年前,当我学习老师的这句话开始热爱圣母时,我发现一件事,在信仰中同样遇到一件事,求圣母比求耶稣更好说话。比如:我过于享乐但是又想写出来文章时,我求耶稣给我灵感,耶稣有时不理我。而如果求圣母,灵感来得很快。当然,这是灵魂年幼的我几年前的想法。

现在,圣母在我所做的事工中起着不能欠缺的角色。正如老师所说的,我要紧紧的缠着圣母才会内心有坚定、有依靠。

我把两张图拼在一起,为的是提醒自己,有时间时坐下来好好念玫瑰经;没有时间,在路上、在车上,我都可以念。在车上、在路上,不要眼睛看着街边的小店,而是眼睛向下,举心向上,好好念。

不论是坐下来念,还是行动中念,重要的是念珠要放在方便拿到的地方。 

 

微笑是我送别人的第一件礼物。

 

圣女大德兰称自己为“微虫”,圣女小德兰称自己是“一朵小白花”,老师称自己为“小铅笔”。

我想我做一个什么物件呢?我的个头(体积)不能比人家圣女们还要大吧,在2016年的一次默想后,写下这篇文章:《我是天主手中的发面盆》

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大气,印度德肋撒修女说自己是天主手中的一根铅笔,我却起名字是发面盆,从体积来看,发面盆要比铅笔个头大,可是我再也想不到更合适的物品了。所以先这样说吧。

我之前想我自己是一辆自行车,外表涂了很漂亮的油漆,五颜六色的。直到有一天,我觉得这些油漆让我自己透不过气来,我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自行车想用漂亮的油漆装饰自己,让别人注意。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重视与不重视,全是外表。我真实的样子是把所有的油漆都让耶稣给擦去之后,才是我最初的模样。

圣经中说:“天主在瓦器中存宝贝”,意思是说天主借着我们把他的光荣彰显出来。

哇,重点来了!我是瓦器,当然,耶稣愿意把我做成什么样子都是他的事情,可是我的脑袋里突然想到了发面盆。小时候,家里有一个泥做的发面盆,土色,现在想想就连釉面都快没有了,反正是很难看的一个盆。有一次看妈妈和面,我说这盆显得太脏也难看,换一个吧。妈妈说它就是这个泥盆就是这个颜色,面不会因为是泥做的而脏,并且它厚重所以和面特别好,盆不“跑”。其实材料做的盆重量太轻,盆跟着面跑来跑去,不好使。我还真试了试,果然好使!今天突然想到了它,我不是个装饰品,放在漂亮的架子上,我是一个工具、是一个肢体,耶稣看谁需要做饭,就把我借出去让她们和面做饭,圣神根据使用者的需要,在我这个发面盆的内部,调整温度,光亮度,以适应使用者的喜欢的视觉和触觉感受。

 

善工的动力并非出自我们,而是出于泉源和神圣的太阳,因为我们的灵魂的果树就种在泉源旁,太阳的热力使我们的行动富有生气。——圣女大德兰

 

我们虽小,但我们也是肢体,天主愿意我们存在。

 

那时,君王要对那些在他右边的说:我父所祝福的,你们来吧!承受自创世以来,给你们预备了的国度吧!因为我饿了,你们给了我吃的;我渴了,你们给了我喝的;我作客,你们收留了我:我赤身露体,你们给了我穿的;我患病,你们看顾了我;我在监里;你们来探望了我。那时,义人回答他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了你饥饿而供养了你,或口渴而给了你喝的?我们什么时候见了你作客,而收留了你,或赤身露体而给了你穿的?我们什么时候见你患病,或在监里而来探望过你?君王便回答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 25:34~40)

 

项链是用爱做成的,项链上的珠子是每一次善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