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喜乐|嫁给我吧

2017-08-28 20:08     阅读量:128
文/吕付勇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这是一首打动多少人的“爱的奉献”。然而如果自身缺少爱的心或爱的行为,又拿什么来带给别人呢?

天主在创造人类之初,为人备下了一个丰富的伊甸乐园,并使人得以亲自管理这些受造物,并享有天主至圣,至善,至爱的肖像。这一爱的肖像,并不存在高低贵贱或尊卑隶属,因为这一男和一女,原是同出于天主之手,而且是照一个“复数”(我们)的概念而成。

难怪男人要说:“这才真是我的亲骨肉。(创2:23)”当天主把女人带到男人面前的时候,当天主把女人的手交付到男人的手中的时候,一段美好的爱的合一的工程由此也展开了。男人由万物中所发现的不足—— “没有找着一个与自己相称的助手(创2:20)”——被女人完美地弥补了。女人也立刻被男人所带给自己的爱慕之情所浸润。这种相互的欣赏和依托,也直接让我们今世的男女找到了一种爱情的伟大特质和本源。天主原喜欢人在爱与被爱中相互成长,相互“成圣”(得前4:7)。

当如今我们参加一个隆重而又神圣的婚礼时,总会以各种形式地见到女人的手被交付到男人的手中,当他们彼此紧握双手,相互交换情爱忠贞的信物,我们又有谁不是在深深地喜悦中伴随着欢乐的掌声而向他们表示祝福呢?这一切的开始似乎都预示着一个幸福家庭的开始。


在《圣经》当中常会有对婚姻的一些表述,最早见于《旧约》的则是《创世纪》当中天主为男人带来一个伴侣——女人——的记述,这让我们看到一种男女结合之间的单一性和由天主所缔结的神圣性特质。再有一种就是源自天主所召唤而由选民以色列所应允的另一种象征婚姻的关系,这种关系完全出自天主对人的爱情而发,同时对作为天主的“配偶”以民而言需要成为圣洁的,如同天父是圣洁的一样(肋21:8;伯前1:16)。这是一种不可被偶像崇拜的吸引所拆散的唯一完整性,以民的爱情只应该属于天主而不应该移情别恋。可是由于后来以民单方面的破坏了这种神圣的盟约关系,以致天主要让自己的先知“欧瑟亚”(欧1:2-9)去与一位妓女成婚而警示人民所犯罪过的无耻。


在《新约》中这种天主与自己子民的合一性被另一奇妙的交换所取代,那就是天主让自己的儿子生于女人而来到我们中间(若3:16),成为我们的一员。在天主子的尘世之旅中,若望曾记载了他首次彰显他天主子的身份(若2:1-11)是在一座名叫加纳的城市,而且是在一场被邀而参加的婚宴当中。关于这场奇特的婚宴,许多解经者视作是天主与他的子民所缔结的婚姻盟约的一种美妙的延续。

在天国的婚宴中,人们将不再缺少什么,每一份礼物都是丰盛而有余的。还有一种解释称在这场属于新郎和新娘的欢宴中,却没有见到新娘的出场,这未免有些奇怪——其实并非新娘没有出现,而是她以身为人子的耶稣基督而代替所有天主的子民出现在了这场婚宴中,况且还有他所拣选的门徒们的见证。这见证直接使得门徒们相信了他们的老师,并加增了喜宴的欢乐。

这是多么美丽的画面,虽然旧约中天主的子民没有忠贞于自己的夫君,而遭受了放逐的流离之苦;即使是在新约中人们也没有识得自己的唯一主,反而顺随了一些不法之徒的怂恿,而呼喊着要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可是深爱着人们的天主子耶稣基督却依然祈求着天父赏赐他们能与自己合而为一(若17:6-26),并在被交付在十字架上的一刻为这些无知的人祈祷(路23:34),好使他们终能参加天上的婚宴。

“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路23:43)”多么美好的爱情,多么有力的承诺。是的,正如保禄宗徒所说:“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相隔绝”(罗8:35),他甚至愿意把自己的体血都留给我们,还有什么是我们怀疑他对我们的爱的借口呢?是我们刚置了几亩地吗?是我们刚买了五对牛吗(路14:16-19)?还是我们真的只是心硬到只专注于这些物质的享受,而掩耳不听他在我们门口的敲门声呢(默3:20)?


如果我们今世的婚姻真的如同天主对我们的爱一样忠贞专一,那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即将破碎或已经破碎到难以愈合的婚姻家庭的痛苦呢?其实要找到我们婚姻双方的海誓山盟会瞬间破灭的原因并不困难。只需要看一看我们是因为什么而相互认识的就可以了。“门当户对”的一双儿女被热情的家人撮合到一起,经过短暂的交流和“别有心机”的询问,一切就顺理成章了。是否自己真的爱着对方或对方是否真的对自己有意,似乎都被另一些因素所代替:有车吗?有房吗?有债务吗(自然是欠债)?如果这些都没有,那么我们两人就会是一个完美的组合。
看看那些婚恋网站也不难发现,每一个被格外推崇的“帅哥”、“美女”,哪一个不是先把一些雄厚的资本资源放在首位而吸引着眼球,至于是否孝敬父母,洁身自好,热爱助人等被称为美德的因素,却几乎看不到。曾经见到过这样的婚礼场面,新郎将要迎娶新娘,可是新娘家更愿显示自己彩礼及家底的丰厚,而一定要十几辆车来开道,可是新郎和新娘本属一村,十几辆车一字排开几乎就把两家连起来了。于是司机在所有彩礼,家具等装好车之后,一溜烟地开出了村子,硬是在村子之外的许多地方风光了一个早上才又返回到新郎的家中。

当男女之间的爱情被物质所限定的时候,我不敢想这样的婚姻会持续多久,又会给双方的婚姻生活增添多高的幸福指数。如果说这种排场是被一些确实富有的人所显示,倒也理解,然而可笑之处就在于有些本难以撑起这样的场面的家庭也是硬要风光一把。结果导致一些新的家庭婚后的生活要拮据很长时间,甚至为此双方还要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矛盾。


天主对人的爱却是这样真实而又丰富,他并不因为我们万贯家财,锦衣玉食才会召选我们,反而他会呼召那些“瞎眼的、瘸腿的、衣不蔽体的人”去参加他的婚宴(路14:21),因为他痛恨那些为了得到还报而请人的人的作为(路14:12)。

当男女双方的感情已经到达可以谈婚论嫁的程度,也就是到了男方(也不是绝对的次序,有时也会是女方)该主动地说出“嫁给我吧!”这句话的时候,似乎这也就意味着彼此都有愿意更深地依附于对方的时候了。当男人说出这句“嫁给我吧”,其实首先是在把自己的全部交在了女人的手中,男人愿意通过把自己交给女人为让女人更好地认识自己,也愿意通过女人的同意而更深地认识女人。
这种彼此的合意自然是先要建立在彼此相爱的基础上的,没有爱作为根基,那只能是一段痛苦经历的开始。这样的婚姻也将终于如同建在沙土上的房屋一样,难以经历风吹雨打,而会陷于倒塌的境地,且倒塌得很惨(玛7:27;路6:49)。

如今各种离婚的信息已经司空见惯,就是因为许多人简单地把婚姻看作是一种体验的过程,是一种性的愉悦的过程,过的下去就过,过不下去就散。即使在严格禁止离婚的天主教会当中,这样的悲剧还是会时有发生。如今一些意识到婚姻生活之脆弱性的教区已经开始了婚前培育的学习,但这也只能是提供一种对于陷于热恋中的男女的一种更为客观的认识彼此的机会而已,真正重要的其实只有也只能是男女双方。

当我们愿意时常把眼光放到天主对人类的爱这件事上来的时候,又怎会介意婚姻生活中的另一方是否晚上睡觉之前不洗脚,或者把牙刷正着放还是倒着放,又或者只想着自己的父母而不顾另一双父母的需要呢?当我们彼此婚姻的结合不再只是物质的重叠而已的时候,又怎么会在乎该穿什么名牌,该开什么豪车呢?当我们彼此之间的爱情是一种堪称纯洁而又真挚的标记的时候(多8:4-8),又怎么会有小三的机会,又怎么会有红杏出墙的愤懑,还有那些有过一次便再不愿有第二次的指指点点的苦恼呢?

天主是如此爱了我们,他只要求我们能够忠贞于我们自己的生命;天主是如此疼爱我们,他只愿我们都能生活在他的爱情的隐蔽下(玛23:37;路13:34)。让我们成为纯洁爱情的缔造者吧,在爱情中坚守,在永恒中锻造。让我们能够清醒地打开这爱情殿堂的大门——“嫁给我吧”。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