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喜乐|我们在彼此身上看到了什么?

2017-11-09 11:11     阅读量:124
文/子默(天主教玛纳工作室)
时光荏苒,你的婚姻已经步入多少周年了呢?新婚时在窗前种下的三角梅,是否已经绿茵蔽窗蔓上天台?你们的婚姻生活,是天台上葳蕤的花木,还是老屋檐下的青苔遍地?本栏目将从生活与信仰的层面,和您分享婚姻生活中那些无法言说,却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们在彼此身上看到了什么?
过婚姻生活的人,家庭、工作、教会服务,诸多繁杂,很容易陷入忙碌的困境。劳累着,抱怨着,外在看起来欣欣向荣,内在可能已花枯叶落。今天我们来还原一些场景,展现一些画面,看看《我们》这部电影,想象这剧情将走向怎样的大结局。
不知何时起,很多人患上“洁癖”。家里地板、台面、家具、用品总要一尘不染,衣柜、抽屉要井井有条,大小物品要各归其所。若有时因太过忙碌而不得及时整理,进出时眼角余光瞥到,便抓心挠肝般难受。哪怕半夜,也会顶着怨气拖着地,直到洁净度升高到心理可受范围之内。
 
不知何时起,很多人染上“精致”症。发型、发色精心设计,妆容、着装精心搭配,连踏着尘埃的鞋子也不再追求脚踏实地、好穿能走,踩在十几厘米的“恨天高”上,许多女明星连脚趾头都委屈到外翻。不化妆便不敢出门,瓶瓶罐罐越来越多,花在其中的时间也越来越多。逗趣的广告说男士等女友化妆出门,从意气风发的青年,等成白发苍苍的老头。在男士都开始用BB霜、画眉毛、眼线的年代,对女人形象的要求越来越高,女士们只好顶着“素颜霜”入眠。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成了“邋遢鬼”,可以三个月甚至一年不办告解,从看不到的小罪、无意识的过失,到最后对大罪也失去敏感,对灵魂漠然不顾。地不可一日不扫,灵可以三年不洗。在人前,伪善的涂着灵魂的“素颜霜”,顶着面具,以为天主看不见,犹如《圣经》所言“刷白的坟墓”。
 
不知何时开始,我们成了“粗制滥造”的代言人。一年读不完两本书,却可追完两百部剧。一天静不下半小时的心祈祷,但能在手机、网络上冲浪十几个小时,吃饭都右手拿筷子,左手划手机。一切都以快消费,生活也成了快餐,可打包,可丢弃,目标永远在前方,我们永远在路上。
父母有加不完的班,挣不完的钱,忙不完的家务,下不来的应酬;孩子有冲不上的成绩,补不完的习,打不完的游戏;没有和家人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时间和意愿。有时候我们看似很“热忱”,一直在“服务”,接受了很多的工作,领受着别人的催促或赞美,却因没有时间聆听天主,心灵早已干旱成沙漠。所以我们忘记了当初是为了什么而开始,我们回不到心中的耶路撒冷,彼此成为负担与抱怨。
我们夸耀男人“事业成功、有钱有势”,我们赞美女人“长的漂亮、打扮入时”,我们表扬孩子“成绩优秀、长相讨喜”。我们在彼此身上看到了什么?不过是面具,不过是华丽的装饰。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目光能够穿透外在,我们会说“这男人很诚恳、这女士很善良、这孩子好纯朴”,本质,那才是天主看我们的角度。
 
在医院的太平间,一岁到百岁的尸体进进出出;在殡仪馆的火化炉里,或年轻或衰老,或美丽或丑陋,都化成一撮白灰、一缕青烟。我们那么用心修饰的居所,房子与身体,都离我们远去,被困在其中的灵魂,向着大结局飘去……
 
这就是我们亲手写下的剧情,这就是我们自己导演的电影。我们领着天主给的巨额片酬,耍着漫不经心的演技。身体是剧中的主角,灵魂不过是群演。经历过深渊的人,有责任说出深渊的样子,在这炼灵月里,有多少受苦的灵魂在火中呐喊:“不可以,不可以,趁生还有时,快改写结局!”我们是否听见?
圣保禄宗徒说:“……时限是短促的……享用这世界的,要像不享用的,因为这世界的局面正在逝去……(格前7:29、31)”他又说:“我儿!你应因那在基督耶穌內的恩宠坚強起來,……沒有一个当兵的为叫他的元帅喜欢,而让日常的俗务缠身的。”我们要追忆我们的源头与结局,我们要思索居所与住客,想想灵与身的关系,在入世的婚姻生活中,保持一份出世的警醒。不要再让肉体饕餮,却令灵魂忍饥。
愿天主赐予我们的一切,亲人、朋友、产业、财富,都成为最好的道具,而不是拖向深渊的负荷;愿我们今生所走过的路、所拥有过的时间,都成为朴实而真实的布景,愿我们都能在演完人生这场大戏时,站在天主的颁奖台前。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