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在四旬期 ——由四旬期斋戒引发的反思(附音频)

2021-04-01 09:38   纳爵之盾  阅读量:3036

 

图片
 引   
 

 

春节假期回家,亲戚请客小聚的日期放在了大年初六,也就是圣灰礼仪当天。以不解的心情表达自己的疑问并提出更换日期的想法,而得到的回复是教会瞻礼单上已标注的“宽免”。此时此刻的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圣灰礼仪当日,微信朋友圈被铺天盖地的关于四旬期的各种话题刷屏。斋戒、悔改、补赎等话题充斥着大家的眼目,触动着别人,也勉励着别人,而在此倡导过程中,“我”被渐渐遗忘,四旬期的精神被慢慢弱化,甚至丢掉。

 

图片
一、旧与新    
 

 

动乱年代侥幸存活下来的老神父和老修女带给了我们最初的信仰,也陪伴着后来的我们信仰的成长。传统的他们一丝不苟地守护着,也在他们每天的生活里践行着“传统”。记忆中,似乎从未发现他们因为对传统的遵守而有任何的懈怠、委屈、或者是抗拒。那时候的他们没有任何今天我们拥有的消遣设备,每天单纯地祈祷,工作和翻阅仅存的几本已经残缺的圣书。那时候的他们,单纯、充实、也快乐着……

 

我们伴随着教会“成长”到今天,这是一个充满忧虑的时代,一切仿佛都显得渺茫,未来和希望已经很难被再次谈论 [1]。疫情滋生的恐惧、工作停滞衍生的迷茫、负面情绪带出的焦躁侵袭和蚕食着原本匮乏的希望,更消耗着心力。我们越来越累,却总找不到累的缘由。我们需要休息,但却在手机网络的浏览中变得更加疲惫。越来越“自我”的我们,变得怠惰、冷漠、无聊、孤独……

 

那时候的他们,刻板地遵守着所有教会的“律令 [2]”;今天的我们,心安理得地提供各种超越律法的理由。

 

那时候的他们,似乎谨守“律法”就是他们信仰的全部;今天的我们,好像把握法律背后的精神才是真正的信仰。

 

那时候的他们,做的很多,说的却很少;今天的我们,说的太多,做的却很少。

 

那时候的他们,“拘谨”却不痛苦;今天的我们,“自由”却并不快乐。

 

 

二、言与行    
 

 

四旬期是一段旅程,透过对“贬抑自己,听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的宣认来更新我们的信仰 [3]更新,意味着冲破黑暗、束缚、窒息,转而破土获得新生。如果说那一株“嫩绿”代表着生命的复活,而破土之前的“挣扎”则更好说是四旬期的真正意义。那么,它是什么呢?

 

四旬期关于祈祷、克苦、斋戒、补赎的倡导,甚至是法律的规定,不仅仅涉及外在的律法记号,更强调标记背后的深刻内涵,即法律的精神——爱。

 

因为爱,天主子彻底地拥抱了人性,成为引领人走向生命圆满的道路 [4];也是因为爱,天主子以祂宽广的胸怀耐心地寻觅并随时宽恕背离祂的我们 [5]

 

四旬期真正的意义是爱,体现在行动上的爱,是天主对人无条件的爱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彼此相爱。不是来自于少数聪明且博学人的理性构想,而是祂给予并开放给人的一个讯息 [6]。它不囿于,更不废除对外在法律的遵守,一方面保有对外在标记的敬畏,一方面也深悟标记背后的深层内涵。它不是满足理性和愉悦心灵的宽泛情感理论 [7],而是行动,是知与行的合一,是体现在生活点滴当中的实践,愿意放下自身的烦恼和忧虑而关心他人,给人一个微笑,一句鼓励 [8]

 

图片
结   
 

 

四旬期是一份邀请 [9],邀请我们回应天主的慈悲在自己和他人身上。四旬期不意味着阴冷、沉重,甚至是愁眉苦脸,它是希望,复活的希望。在过程中,我们透过点滴切实生活中的实践来勉励自己:修身、修心,以迎接信仰生命中的主带领自己跨越,积淀和超越……

 
 

信仰生命是一场修行,而四旬期则是我们修途中的一个警示,提示我们努力并尽力做好,虽然结果未必尽如己意。但,天主的心比我们的心大,祂知道我们原本是谁,祂关注的是过程中努力的我们,而不是结果。

 

注释:

[1] 参教宗方济各2021年四旬期文告。
[2] 特指在四旬期的斋戒命令。
[3] 参教宗方济各2021年四旬期文告。
[4] 同上。
[5] 参《愿你受赞颂》,32-33,43-44.
[6] 参教宗方济各2021年四旬期文告。
[7] 参《众位弟兄》,183.
[8] 同上,224.
[9] 参教宗方济各2021年四旬期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