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的基督徒使命(六):由祝福自己到祝福他人(附音频)

2021-01-25 18:11   纳爵之盾  阅读量:9309

 

“维雅,你是蒙祝福的,你是乐观健康的,你很强壮,你有能力战胜病毒,你是天父所喜爱的!”

 

新冠肺炎充满不确定性,病毒的顽强程度让医护人员束手无策。它不仅摧毁我们的健康,也摧毁我们的生计。然而,我似乎已习惯生活在这个看不见终点的“病毒时代”。面对强大的病毒,我没有害怕,没有恐慌,反而感受到一种因祝福而来的信心与力量。

 

 

十二月二十三日夜祷后,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传来了:“蒙席 Monsignor Salvatore 检测确诊阳性(现已转为阴性,每日清晨为我们举行弥撒),其他人都是阴性!”。团体负责人艾琳修女 Sr Arlyn郑重宣告:“圣诞节任何人不许出门,以免将病毒带回团体。”听到此消息,我们不约而同地回房间休息。

 

自那时刻起,我决意花一些时间每日祝福自己。当怀疑自己的健康而感到不安时,我会立刻告诉耶稣:“主,病毒很强,但你更强!我因你的名祝福我自己,我是乐观健康的,我很强壮,我有能力战胜病毒,我完全被你所保护。”我一直坚信天主是我的保护者和避难所。“他必救我脱离猎人的罗网,他以自己的羽翼掩护我,他的忠信是盾牌和盔甲。因此,我不必害怕黑夜中惊人的颤栗,也不害怕白天乱飞的箭矢,黑暗中流行的瘟疫,正午毒害人的痢疾。(咏 91,3-6)”

 

当我置身于泛滥的疫情时,天主的话成了我唯一的指引和依靠。在自我祝福中,我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那份从未有过的平安和喜乐也开始增长。有时候,我甚至在心灵深处能听到主耶稣亲自对我说:“维雅,谢谢你如此相信我!你是蒙受祝福的!”这样的话使我沉浸在无比地感恩与感动中……

 

 

我不再因疫情蔓延而恐慌。在自我祝福中,感觉整个人充满了能量与自信,我知道这是来自天主之爱的祝福。不知不觉中,我由祝福自己开始转向祝福他人,怀着无比的信赖将生命中的每一位弟兄姊妹带到天主面前。我对耶稣说:“主,感谢你允许他们来到我的生命里,感谢你借着他们让我经历的一切。他们是你所爱的,我愿意全心地祝福他们,如同你常常祝福了我。”尽管某些人曾经带给了我麻烦与伤害,尽管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有不舒服甚至讨厌的感觉,但我还是因耶稣基督之名每日祝福他们。之后渐渐发觉,他们是最需要得到祝福的人。

 

在祝福自己与他人的过程中,我体会到耶稣永不止息的怜悯与宽恕。同时,我感觉自己的心变得豁达起来,整个人也有喜乐和担当了。当发现团体中有人不戴好口罩时,我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在心中妄自评判,而是寻找机会善意地提醒;当某些姐妹怀疑自己是否感染了病毒而忧心忡忡时,我再也不会以“罪有应得”的报复心态回应她,而是鼓励她们说:“绝对不会,耶稣比病毒更厉害!祝福我们自己,相信他的能力!”许多次我在心里听到耶稣轻轻地对我说:“维雅,谢谢你,我为你祝福!”

 

最终,我发现生命中所遇见的每一个人,生活中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特殊的意义与价值,哪怕是如此可恨可怕的冠状病毒也有它存在的意义。回顾2020年, 有天灾也有人祸,万万没想到整个人类竟被一个如此隐形的微小病毒打败!

 

 

的确,疫情是人类面临的巨大的灾难,它为整个世界带来了诅咒,但它在某些层面却可以成为基督徒祝福的出口。教宗方济各说:“世界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天主的祝福”。天主在基督内,以各种属神的祝福,祝福了我们。教宗继续说:“没有任何罪能完全抹煞基督临在于我们每个人内的样貌。罪恶纵然会损坏我们身上的基督的相貌,但由于天主的仁慈,它不能把这基督的相貌夺走。罪人可能会长期陷入自己的罪过中,可是天主以耐心等到最后,深知罪人终将敞开心扉、洗心革面。天主宛如慈爱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那样,从不停止爱护祂的儿女,即使他们会犯错误。”教宗接着表示,就像那些在监狱外面排队进去探监的母亲一样,不管怎样,她们依然爱着服刑的儿女。“天主对我们也是这样:天主从不停止祝福我们”[1]

 

天主广施祝福,因此人类也能以祝福来回应。在人生绝境,在最黑暗的时代,基督徒依然充满希望,相信那位始终与人类同在并时时赐予祝福的天主在历史中掌舵。唯独他是拯救我们脱离一切灾难的“神奇的谋士,强有力的天主,永远之父,和平之王”(参 9,5)。其实,自创世以来,天主就予以祝福,人类也是如此。可以说,祝福本身就拥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它伴随着我们的一生,并让我们敞开心灵被天主所改变;的确,“我们只能颂谢那位祝福我们的天主。这是基督徒温良的根基,是感受祝福的能力,以及施以祝福的能力”[2]

 

 

置身于人类历史中前所未有的“疫情时代”,此光景或许正如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其名作《双城记》的序言中所说的:

 

这是一个情势大好的时代,也是情势大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时代,也是个愚昧的时代;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但也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春天,但也是令人绝望的冬天;

 

在我们面前似乎万事俱备,但又似乎一无所有[3]

 

迄今为止,疫情仍在蔓延,基督徒从信仰的角度出发,在福音的光照之下,最黑暗的时刻恰恰是能够看见最大光明的时刻,是彰显天主对全人类最大怜悯与拯救的时刻,是恩宠降临与迎接祝福的时刻。正是如此,基督徒被描绘成是从黑暗中走向光明的人,是出死入生的人(参若3,16-21;5,24;8:31)。疫情好像是一个奇妙的警告,警告所有人的狂妄自大与愚昧无知;它又好像要强迫我们必须停下来,重新建立自己跟自己,自己跟他人之间祝福与被祝福的的关系;它更像是在逼我们重返生命的源头,找回那一个原本就已被天主所祝福的纯真ˎ健康ˎ美好的自己。愿上主教导我们永不诅咒,只有祝福;祝福自己,也祝福他人。

 

我们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