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春风系列(二)|隐修士都做些什么?

2020-10-11 16:52   纳爵之盾  阅读量:4229

02  隐修士都做些什么?

沙漠的春风系列(二)

 

   >>>> 前导 <<<<

 

隐修主义是教会生活的重要灵感来源之一,教会历史上,隐修智慧不断更新促进了教会的活力。东西方教会隐修主义的源头,即兴起于三、四世纪时的沙漠教父/母运动,这个以平信徒为主导的运动借着流传至今的行传语录而泽被教会。

 

这些行传语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包含祈祷、神恩、操练、分辨、劳动、爱德、个人及团体生活等各色主题,向世人展示了沙漠教父/母们如何在沙漠中开出灵性之花。

 

当代人无论身处何处,特别是身居闹市者,无不仿如置身精神荒漠,沙漠教父/母们以其经验告诉我们,在沙漠中开出繁花是可能的。愿这些行传语录能丰富读者的灵修眼界,更意识到平信徒对教会的贡献之可能。

 

   >>>> 故事[1] <<<<

 

某次有七位弟兄一同前往探望阿爸亚赛热(Arsenius,另译亚申宁)[2],他们向他请益:“请您告诉我们,什么是隐修士的工作?”

 

阿爸亚赛热回答:“我刚来此地居住时,去见了两位长老,我也向他们请教了同样的问题。他们回答我:‘你信任我们吗?’我说:‘是。’他们对我说:‘那你看我们如何工作,你便如此行。’”

 

七位弟兄继续追问:“阿爸,请告诉我们,他们如何工作?”

 

阿爸亚赛热回答:“一人达至极大谦逊,另一人达至服从。”

 

但七位弟兄继续请求:“也请告诉我们您的工作。”

 

阿爸亚赛热告诉他们:“依我之见,一个人不应当在任何情况下给自己设限,这才是最重要的。”

 

七位弟兄获得了神益,便赞美天主,喜乐地离开了。

 

  

   >>>> 解读 <<<<

 

沙漠教父/母的故事中,许多是这类请益故事,为了灵魂的益处,许多隐修士向德高望重者求问属灵经验。当然,我们也读到,有位高权重的主教和政府首长向那些声名远播的沙漠长者请益。其中最著名的一句请益话语是:阿爸,请赐我一言(Abba, give me a word)。沙漠教父/母的话语多不是高谈阔论,通常短小精悍而意蕴深长。因为他们的话语并非出自学术权威,而实实在在是出自经验与爱的权威和神恩式的智慧(多玛斯·默顿语),因此充满生命力和实践性。

 

在沙漠中,阿爸亚赛热与圣安当齐名,他精通希腊文,本在拜占庭王室担任太子师。他的传记里提到,某次当他借着祈祷请求天主告诉他得救之道时,他听见有声音传来,那是福音中的一节:「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或者,人还能拿什么作为自己灵魂的代价?」(玛16:26)他继续求问,于是他又听到有一个声音告诉他:逃离、静默、休息(Fuge、tace、quiesce)。因此他离开皇宫,去往沙漠,在赛德(Scetis)师从著名的矮子若望院长(John the Dwarf)。后独居隐修五十五年,逝世时年约百岁。

 

因此,当七位年轻隐修士向阿爸亚赛热请益时,阿爸亚赛热以自己的经验作答。

 

首先,我们要了解「信任」。阿爸亚赛热表达了信任之情,信任代表无自我与服从,因此可教。若我们充满自我,则难以信任。阿爸亚赛热眼见两位长老的工作,然后效法,若缺乏信任,效法则无从谈起。正如有歌词所云:「因这路又窄又长崎岖难走,有人看了看,有人走了个头,有人走了一半,有人走了十分之九。」(圣乐《有一条路》)信任要求全然,半吊子的信任绝非信任。

 

接下来就是可能会令读者诧异的部分,阿爸亚赛热似乎答非所问,但七位弟兄明白,仿如禅宗公案中的释尊拈花迦叶微笑一般。阿爸亚赛热与七位弟兄彼此都如此幸运,释尊只得一个迦叶,而七位弟兄都全然领悟了阿爸亚赛热。

 

「一人达致极大谦逊,另一人达致服从」,为什么弟兄们问如何工作,而阿爸亚赛热回答的却是德性?

 

原来隐修士的首要工作(Opus Dei,神业,可参《本笃会规》52章)是祈祷,隐修士即使在做体力劳动时,内心都同时在祈祷(若读者记得上一次我分享过“基督徒默祷”的历史)。如同做工的人获得工资,隐修士工作的结果就是达致与天主结合的德性。如此,阿爸亚赛热的答案便清晰明了,借着祈祷工作,隐修士可达致不同德性。

 

在继续解读前,我想先为读者介绍一则禅宗故事。有僧人问:“怎样是禅呢?”新罗百岩禅师答:“古时候的坟墓不拿来做居室。”又问:“怎样是道呢?”禅师答:“白白烦劳车马留下痕迹了。”又问:“怎样是教义呢?”禅师答:“用来抄写佛经的贝叶也容纳不尽。”[3]

 

新罗百岩禅师的第一个答案意同不要用旧皮袋装新酒(参玛9:17);第二个答案更有意思,千道万道原本无有,当下即是道,而对基督徒来说,基督即是道路;第三个答案意同若望福音的最后一节:「耶稣所行的还有许多别的事;假使要一一写出来,我想所要写的书,连这世界也容不下。」总之,以基督徒的语境来说,这则故事强调了天主的无限性,以及每个人通往天主的道路(圣召)全都是独一无二的。

 

至此,我们就容易理解阿爸亚赛热所言,因为天主的无限性,一个人不应当在任何情况下自己给自己设限。七位弟兄想知道阿爸亚赛热的工作,意即想知道他达致了何种德性,而阿爸亚赛热出于谦虚,没有回答,又出于爱德(阿爸亚赛热以行动彰显了他的谦虚与爱德此两种德性),给出他的建议。

 

圣神的春风自由吹拂,若我们对天主绝对信赖,不断祈祷,又愿意真诚地探索内在的自我,只需不要自我设限,不盲从不迷信,全心全灵全意全力与天主合作,在基督内,我们生命的答案与意义便会被揭示,而且每个答案与意义都将是独一无二的。愿读者也能如七位弟兄般获得神益,赞美天主,充满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