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征稿|奔向天主

2020-06-26 23:35   文/小德兰  阅读量:4619

在这场疫情中,许多人都经历了各种各样的考验——钱的考验、情的考验、道义的考验——这无疑让二零二零年的春天格外熬煎。在这时间里,有人铤而走险,在不道德的根上结出了金元宝,有人舍生取义,九死一生奋战一线。抛开这两个大奸大恶和大仁大义的生命两端,更多的人,是终日奔波劳碌在单位家庭之间,上有老下有小,工作不求突出,生活只求温饱的芸芸众生。

他们是格外挣扎弱小的天国子民,是耶稣基督怜悯的羊群。他们面对诱惑时表现十分脆弱,却仍然受到救恩泉水的灌溉,他们始终徘徊在善与恶的两端,却仍在危急时刻记忆并呼唤天主的救援。

当然,有些人不知道自己行的是恶事——“对自己的行为,人都自觉无瑕,但审查心灵的,却是上主。”——(箴言16:2)。

他们行事犹豫软弱,受到考验时更是摇摆不定,然而即便是这样,他们仍然被天主在暗中注视并保护着,手被天主无形的手牵着,跨过一道道沟坎,历经一次次风浪,由稚嫩变得刚强,由软弱变得坚定,从易折的小草成长为参天的大树——

我虽然不是大树,却坚信自己是被上主雨露恩泽的小草。

算一算时间,我已经离开家到异国他乡求学整整一年。个中艰难,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这期间我经历过许多我现在都记不很清的抉择,很多孤立无援的时刻,但说起来应该是没有“人”的援,但有天主的援,冥冥之中化解了我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烦闷与委屈。一个人出来留学,没有要好的姐妹说两句知心话,父母亲朋又远在万里之外,受到了压力遇见了难题,远水止不了近渴,于是在这个契机下,本来在国内不是很热心的信徒——我,开启了我与天主的奇妙相处之旅。

我本是个幼稚且敏感的人,容易发怒并且极易被激怒,虽然到了国外经常自己告诉自己客居应该多练练肚量,大千世界风景各异,你看不惯的说不定人家习以为常,你习以为常的没准人家还觉得不可思议呢。

但与世界拥抱的过程极其痛苦,我感觉自己不只是掉了一层皮。

我有时候会打开《圣经》,随意看一看,没准哪句话就戳中了我的痛点,然后我就可能莫名其妙的大哭起来——这边的墙都不隔音,哭也不敢大声,怕吵到四邻。

疫情是一个转折点——它是我绝望之中的绝望,低谷之中的低谷。

三月中旬,因为疫情全校停课。刚开始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唯一被普及的就是这种病毒有多么可怕,治病致死率有多么骇人听闻(当然有一部分当时还不知道是谣传),身边相与的同学因为这几件事仓皇跑回国内的数不胜数,我被困在住宿的小屋里,不敢出门,每天吃罐头、面包,苹果是我当时惟一的时令果蔬,放了两周结果烂了一地。

没得吃、还怕死,心里对客死的阴影挥之不去,嘴里嚼着索然无味的切片面包,牙床上溃疡的疮口一激灵一激灵的疼,我妈埋怨我不接电话,可是我接了之后只可能将她的担忧与我的恐惧团成更大的阴霾重压在我头顶——我们除了一起抱怨互相倾吐恐惧,我们还能干什么?

我们是如此的渺小软弱!我们是如此的不堪重负!

教堂不敢再去了,因为这边的人都不怕、也不戴口罩——我当时很沮丧、很疑惑、也很……我实在没办法了。我问身边的同学有没有买机票回国的,我同他们一起跑回去好了,我才不管自己是不是丢盔卸甲,我才不管自己是不是临阵脱逃……我不管!我怕!

天知道我要在这个十五米见方的小屋子里困到什么时候,天知道我还要带着嘴里的溃疡吃上几天的罐头面包!

回!现在立刻马上就回!

我问了还算熟络的三个同学,正满心自信的等待着他们会给我坚定回去的答复,但结果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回去?你知道现在回去飞机上的传染率有多高吗?安心在家隔离,需要什么网购,注意消毒就没什么问题。”

“不回去,我要等到 八月末论文交稿。”

“咱们都是去健身房的人,要对自己的免疫力有信心。”

何止是大跌眼镜,我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从眼眶里蹦出来了——

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定力?

倒是我——一个有信仰的人,为什么遇见事情就上蹿下跳?

我望着窗外的枯树枝,握着手机开始沉思。

是不是天主在借他们的口向我传递信息?

我双手合十,扪心自问:我舍得放弃这里的学业回国吗?放弃我为之奋斗的理想,放弃我内心深处的渴望,放弃我梦寐以求的未来?

回国之后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枯燥无味的隔离,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挣脱过许多次终没能突破的平庸陷阱,曾经的梦想全部成为泡影,一切归零!

不!

我对电话那头的父母说:我暂时不回去了。

不要想我。

要想未来。

原来那带着疮口的嘴嚼的也不是干柴的面包,而是辛苦搭筑的前程。

好吃吗?

不好吃。

但是有嚼头,有趣味。

人生之路漫漫,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抉择是否是对——我只能求问神视中的天主,每天读一点《圣经》,特别难过的时候会读得比往常多一些。机缘巧合之下最近在读先知书,读得不多,读过依撒依亚先知书之后往下读到耶肋米亚先知书,而且是在疫情相当严重的时候读到天主借耶肋米亚向以色列子民预言他们的种种毁灭,那几段读得我相当压抑,而且有些时候会对天主的烈怒感到心惊,自己心中也有些莫名烦躁……即便如此,我还是读了下去。

读到现在,我的心绪较之前平复不少,先知书中所载的历史形势竟也出乎意料的迎来了转折,由降罚转为施恩——“因为我几时恐吓他,反倒更顾念他;对他我五内感动,大施爱怜。”——(耶肋米亚先知书31:20)

正是这个时点,我所在地区的疫情也逐渐褪去。

我掩卷,却难掩心中的万丈波澜——原来上主早已为流离的子民准备好了他们应回归的家园。

此心归处,便是吾乡。

诚然,我们生命中有太多太多非A 即B的时刻,而且A和B都是两个想让你骂娘的选项,没有最差、只有更差,每到这个时候,你忘了一切,也什么都不想顾及,只惦记着怎么扑灭自己眼皮子底下的那点火苗。然而,往往这个时候采取的行动都最不理智,也最不理想。

别忘了,有天主牵着你的手,将你引到通往真理的道路上。即便“那导入生命的门是多麽窄,路是多么狭!找到他的人的确不多。”——(玛窦福音7:14)。即便寻找的过程会非常辛苦,但却恰恰是风吹雨打的那段路最难忘,即便戎马半生,垂垂老矣之时仍禁得起咀嚼回味。

绝望之绝望,也是希望之希望,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眼里的山穷水尽,怎知不是天主眼里的康庄之路?

说到这我不由得想起“教会的基石”曾经三次不认耶稣基督的伯多禄,在听玛利亚玛达肋纳说主不在坟墓中之后径直跑向了耶稣的坟墓。

那时正值耶稣死后教会的至暗时刻,对天主教徒的迫害追杀无处不在,教会内的弟兄姊妹个个都很凄苦。

作为教会的基石,伯多禄在此时此刻听闻玛利亚玛达肋纳说出这话,心里在想什么?

他为什么要奔跑?

他跑什么?

或者,他在奔跑的时候,脑子里是否已经对耶稣有所憧憬,或许,渴望打消对耶稣的疑虑?

再或者,他只是想冲到耶稣跟前,向他道个歉?

我觉得他什么都没想。

他所做的很简单,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上主。我的理解是,耶稣用死亡来给予教会内许多兄弟姊妹属灵的第二次生命,包括伯多禄。这是主爱之路,也是希望之路,通向主内永生。

于是他才不顾一切的向天主跑去,同那个有许多小毛病但也有些优点的自己握手言和。

去拥抱那份永不衰竭、永远接纳自己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