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在杯精选|家贺后记

2020-05-11 05:32   文/小麦  阅读量:2746

编者按:
神父的家庆对多数教友来说是陌生的,兴奋、好奇、感动的
本文作者记述了参加晋铎和家贺典礼的内心的真情触动及深刻感受
回应天主的召叫
是我们每一位属于祂的儿女义不容辞的事
因为一切都来自天主、属于天主
我们把所有奉献给主吧
静听天主的圣言
愿照祂的话在我们身上成就

 
那是2018年12月13日,作为一名教友,我有幸去参加了一位刚刚祭铎神父的家贺礼,之前都没有听说过家贺是什么意思,我猜想大概就是代表教友到神父的老家对神父的家人表示祝贺吧,还真让我给猜对了。

一大早,我安排好了家里的事,嘱咐了孩子和孩子的爸爸,我不在家的时候要按时起床刷牙洗脸。收拾好了简单的物品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出发了。停停,是先去浙江路的圣弥厄尔大教堂,走过去也就20分钟。  这天是于文路神父和张坚神父两位祭铎,是我第一次参加如此庞大的圣神父典礼,心情非常的激动,为他们高兴。成为神父,意味着他们真正的舍弃了自己,拥有了神权,天主的代表。这天真是开了眼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神父同时上台,我从123…一直数到60多位后来数着数着就数不过来了。过程当中新神父发言,他们和天主说了些什么我也没听清楚,但是我见两位新神父匍匐在地上,大概表示对天主的忠心五体投地吧。还有每一位神父的拥抱,像极了天主身边的天神,在对新神父的加入表示欢迎,我的内心好生羡慕!接着,新神父各自下来走到家人的身边,由家人为他们穿上大红色非常喜庆的祭服,然后告别了家人转身走上了祭台。

 

到中午,我跟着队伍简单的吃喝完毕后,像个影子一样跟在神父、修士、修女姆姆的身后。背着我的小行李上了青岛开往日照的大巴车。

在车上我的邻座,也和我一样非常安静,我剥了一个橘子,但我并不爱吃橘子,只是觉得在车上就应该有个橘子味。我顺手给她一个橘子,她很安详的说不要,我说别客气,她收下了,我们还聊了一会儿天,她是和她的弟弟还有爸爸妈妈从很远的贵州赶来参加于神父的祭铎典礼的,我在心里嘀咕:于神父的这哥们一定是个铁哥们!后来才知道她弟弟是位神父,而她是位修女。

到了日照莒县已经旁晚了,于神父的妈妈早早给我们安排好了吃住的地方,在大门口迎接着我们。于神父的妈妈是一位慈祥又有智慧勤劳的母亲,安顿好我们吃晚饭,又招呼着里里外外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迫不及待的起床,因为要去参观于神父的居室和参加于神父的首祭礼弥撒,这是最让我感到兴奋不已的,因为这位天主的牧羊人,今天开始正式工作了,这是我的理解。随着人群的涌动我们也挤进了于神父的家里,到处参观了一遍。我说人群涌动一点也不为过,并且还都是教友,他们张罗着这里张灯结彩、锣鼓喧天那里摆满鲜花、鞭炮庆祝,每个人分工明确。

随着鞭炮声、鼓乐队的响起,天主的牧羊人走过来了,他身上披着大红色祭服,几十位神父穿着白色祭服分别走在他的两边,村里的百姓簇拥着站满了大街,就像看娶亲的队伍。我们的神父威风凛凛,宣扬了天主的道路,也光荣了天主的圣名,就连脸上的微笑都那么绝决,缓缓的走进本村圣堂的祭台。

我们唱着圣歌,欢呼着,迎接着我们的新神父首次弥撒。偶然间我抬起头,不知为何,看到几个神父本村的老教友在流泪,忽然间我的心里一沉,我懂得这是怎样的一份情感!也就在此时我想起昨天冯士杰神父说的一句话“这是未来神父的妈妈”。未来神父的妈妈,一遍一遍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同时,祭台上的司仪念到请于神父的父母上台接受谢恩跪拜,神父的妈妈坐在椅子上,面前有一个跪垫,那是给她的儿子准备的,外表坚强的妈妈刚刚擦了擦眼里的泪水,但是隐藏不住一个妈妈对儿子的爱,她的嘴角微咬,她知道她的儿子从此以后不再属于她自己,她已经把儿子送到了天主的祭台上,从此以后她心爱的孩子就要一个人走,去走天主的道路,在外人眼里那是一条孤独的路,实际上是一条距离天主最近的路。这位妈妈用非常坚定的表情看着跪在眼前的神父儿子,眼睛里满是祝福,祝福自己心爱的孩子未来的路上有主陪伴,寒冷的夜里有主问暖。不知为什么,我要用手捂着胸口才能继续看下去,因为这一幕幕,难道也是我的天主在给我一个预示吗?冯士杰神父说的那句话又围绕在我的脑海中,那里坐着的人会不会是未来的我?那里跪着的是不是未来我的孩子在和我跪别?只有我的天主那里有答案。于神父叩谢了母亲双双已是泪流满面,祭台下面的教友也在硬咽着不停的唱着圣歌。我相信天主一定会让这些泪水变为最好的祝福,应验在今后各自的人生道路上。

于神父的首次弥撒已经圆满结束,我也见识到了什么是家贺礼。这一程,让我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天主的临在,对我的信仰程度及在认识上又有了大大的提高。回到青岛家先见到了我十岁的儿子,我静静的看了他有10分钟。主,若是,我愿意!


注:配图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