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旅程|活着就是一个祭献。

2020-05-05 17:43   文/陈婉清  阅读量:1609

我曾经患上顿时失忆症。当时,我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不记得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不晓得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因为这样的缘故,我到了医院门诊。医生说,我是过度疲劳,没有休息的关系,精神紧张,出现脑部开始失去正常运作的能力,损坏了记忆力部分,也慢慢失去辨识能力,有失智的状况出现。对于一个什么事都能独当一面的我来说,这是件很痛苦的事。而且工作也达到了一个最好的职位。这样的打击,也让我患上了恐惧症以及忧郁症。那时,我不敢再出门,害怕在路上会突然失忆。

医生为了避免我的脑神经再受到损坏,让我服用使脑神经休克的药物,使我能好好休息。由于我是家中的老大,我知道我不能承担长期的休息时间,很多事物需要我去处理。在服用药物的过程中,我无法正常地生活。我会感到肚子饿,可是我不会吃东西,不知道如何使用汤匙,也不会说话,更不会表达自己。可是,我很清楚自己以前都能做这些事,却无能为力了。我用简单的单词来表达自己,吃饱饱,是我饿了。当时更不用说知道如何开车了。基本上,很多时候都是发呆,想不起来要做什么,可是却知道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那时候,我的家人都没有把我看做一个病患。他们如常对我,弟弟教我如何吃饭,拿起汤匙。妈妈只是默默地,不说什么。他们陪我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也是他们最难熬的日子。因为有时候我不认得他们是谁。

接下来不需要再服用药物的日子,我慢慢开始恢复生活、参与团体。那时候,我不再识字,成了文盲。只觉得一切事物很熟悉,但不知道那些是什么。其中知道我状况的弟兄姐妹以圣言图片,圣像图,语音留言给了我很多支持与鼓励。我从声音的平调,图片的色彩来分辨他们付出的爱。他们没有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我,把我当作从前一样地来陪伴我,因此,我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了我的日常生活。

虽然我的工作方面不如从前,迟钝了些,还是无法开车,分辨能力也还不是很清晰。我依然依靠感觉来回应自己的处境。在心灵层面上,我还是很害怕,对生活没有能力,一个人独处时,依然会哭。因为我知道,我在强掩饰着自己,其实我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刚强能面对、处理很多人和事物,我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也剥落了许多。

我相信天主有祂的意思,让我失去了本来拥有的能力,是为了让我活出另一个生命来。不论,我的生活起了什么样的变化,活下去就是天主给我的圣召。我依然可以活得很精彩来回应天主给我的祝福以及恩典。活着就是一个祭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