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教会应走向何方(3)

2019-04-13 12:35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436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

(三)、不可偏离的中心
 
以天主或人为中心,在灵修上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根本所在。如果在修道的路途上以人为中心,而不以天主为中心,就意味着没有灵修可言。我常感叹当今时代,人作为人太庞大了。从来没有任何时代可与当代世界人的成就相媲美。不论在思想、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宗教、艺术等各个领域,人的进步都是空前的。在这种情形下,人很自然地去依赖人的方法解决问题,而疏忽对神的信赖。在物质层次,对人的依赖,其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但在信仰层次,天主作为神,是不可能被人所掌控而作为工具加以利用的。他作为神,具有绝对的尊严与自由,他要求人“爱神用物”,而不是“用神爱物”。他并不常常按着人的意愿去给人解决困难,反而要求人按着他的意愿去争取更大的灵性价值。人不能主宰他,他只能主宰人。于是,为信徒来说,依赖天主并不能痛快地解决问题;在无信的人看来,依赖天主简直就是迷信。在这种情形下,人取代了天主,人的方法取代了天主的恩宠。这正是灵修危机的根源所在。

灵修是以天主为中心,而不是以人为中心。不论在任何情形下,都必须以天主为中心,都必须寻求他的旨意。我们的困难再大,都不应该置天主于不顾而去寻求人的私见。当然,信赖天主并不要求人忽略人的方法,反而天主的旨意常常希望人透过人的方法奋斗到底,但人在取用人的方法时,却不应该忽视对天主的信赖与忠诚。事实上,在人的困境中,天主正是透过人的坚韧塑造着人对他的忠诚和爱。真金不怕火炼,信德的忠诚,正是在苦难的服从中成就的。

灵修是以天主为中心。谁不把天主放在万有之上,谁就是颠倒了造物主和受造物的价值次第。谁崇拜人与世界,谁就是在崇拜偶像。谁寻找自己的性命,谁就会丧失自己的性命。谁爱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或世界在天主之上,谁就不配做耶稣的门徒。天主作为天主,是任何人、任何事物都不能取代的。我们必须为天主活着,忠诚地让天主主宰一切,让天主作天主。

在奥体灵修中,我们特别强调基督是头,我们是肢体。作为肢体,必须服从头的旨意,听从头的指挥。任何肢体自作主张,不顺服头的智慧,就是把自己的意志凌驾在头的意志之上,就是不让头作头而自命不凡。

我们必须谦卑顺服,决不可自作主张地取代“头”的地位。我们是肢体,肢体要听“头”的命令。如果肢体各行其事,自作聪明,那么整个身体就会处于混乱之中。为使“头”的命令顺利执行,所有的肢体必须空虚自我,谦卑顺命。没有谦卑顺服,就没有教会的未来。

灵修决不是以自我为中心,而是以主为中心。如果人不能空虚下来,人自己就是人灵性生命的绊脚石。人自己之所以成了人自己灵性生命的绊脚石,是因为人的不谦卑僭越了“头”的权威。当人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创造人的前途时,那真的就是“人的”前途,而不是“神的”前途。这样,人的庞大自我就会以臃肿的姿态将天主从自己的路途中排挤出来。这正是教会世俗化的根源。

我们应当给天主让路,人的生命应当由天主来完成。由天主来完成,并不是把人排挤于路途之外,而是要让天主透过人来成就。人必须谦卑空虚,如此,天主才能在他的生命中当家作主。当天主当家作主时,他就能完成一切,他就能借着基督透过人的合作更顺利地完成自创世以来就已预定的计划。如此,人的前途才是神的路途,又是真正的人的路途。

当人谦卑地顺服下来时,他就会把目光专注在天主的身上,自己的成败得失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天主在这些境遇中要做什么。灵修不是我们要做什么,而是让天主在我们的各种境遇中自由地去完成。我们应当专注于天主的行动,不计较个人的得失,谦卑地与主合作。唯愿天主在自己的各种境遇中成就他所愿意成就的,在顺服中忠贞地把自己交付给天主。把目光紧紧地注视在天主身上,单纯地信赖他,毫不偏离天主这个永恒的中心。如此,人在灵修上必大为进步。

单纯地信赖,是不偏离天主这个永恒的中心的基本前提。

单纯的信赖,就是无忧无虑地把事情托赖于主,不论事情多么晦暗不明,毫不减损对天主的信赖,不论前景如何困难重重,毫不动摇对天主的信心,决不让天主之外的任何东西将我们的目光夺走。紧紧地注视着天主,即使黑暗无光,也决不改变对乌云背后的太阳的信赖,这才是信赖的“单纯”。

我们不能把灵修建基于人的进步、可把握性、安全感、神味神乐、奇恩异宠上,也不应因着理性的昏暗、罪恶的捆绑、心灵的伤害、祈祷的乏味、生命的无助等转移注视和信赖天主的目光。我们必须把这些正面与负面的经验与感受倒空,保持信德的单纯,才会无拘无束地、自由地走向天主。如果人的目光被天主之外的任何东西夺走,我们就不能保持单纯地信赖,也就不能以天主为中心了。

以天主为中心,单纯地信赖他,让他尽其所能地完成他所愿意完成的一切,这并不意味着事事顺利、感觉良好,而是不论处于何种境遇都相信天主的能力。要倒空,倒空自我的任何期待,纵然这些期待五光十色、美丽无比,也应倒空,否则它们就会影响我们对主信赖的纯真。当这种信赖的纯真失去时,也就相应地偏离了天主这个永恒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