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教会应走向何方(1)

2019-04-13 11:25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879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篇连载约2600余字。

结论与引申
 
第七章 教会应走向何方

本章不是归纳出来的严密结论,也不是本书面面俱到的思想集结,而是在回忆本书要略的同时,进行适当的发挥与引申。让大家在重温要略的时候,获得新颖的启发。

本文起笔的立意,是想借着圣经分享,共同探讨灵修的内涵及教会复兴的途径。希望借此分享解开思想的束缚,重树教会复兴一体性的信念;也希望借此分享寻找一种平衡的看法,决不希望顾此失彼式的片面主义束缚我们的思想,限制教会的发展。

在探讨了“奥体灵修”的基本内涵之后,我们在分题中把“以圣言为中心,在圣神内,以圣母为典范,走向末世教会的完满”作为本文的文脉走向,借以探求教会复兴的新思路,希望大家能在圣言、圣神、圣母、圣事等诸多方面取得一个平衡的观点。

在文章结束之际,我愿意带领读者回顾本文的思想要点,并在此基础上略作引申以总结全篇。

(一)、奥体灵修概观
 
“奥体灵修”并不是某派大师或圣人的卓绝妙论,反而是一个无名小辈在圣神的带领下放胆而创的一个词汇。其立意以基督奥体的神学为触发点,由灵修谈起,希望大家看清在“基督奥体”启示下的灵修究竟应是怎样的,也就是从教会论的高度上看,灵修应是怎样的,从而寻求一种教会复兴之路,期盼教会快步走向末世的成熟,而致“基督圆满年龄的程度”(弗:四13)。

在圣经看来,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基督是身体的头,我们彼此之间互为肢体。每个肢体的成长都不应该是独立于身体之外的个人主义式的成长;更不应该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利己主义;成长必须统一在“头”的意志之下,一切肢体的运作必须以“顺服”为基础。

灵修不是盲目地实现自我,而是要实现基督;不是要自作主张,而是要基督当家作主。当一个人空虚下来,不再追求自己时,基督在其内就会壮大而统治一切;当一个人完全顺服于基督,而让基督在其内自由地完成一切时,他也就实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这才是真正地实现自我。所以,如何让基督当家作主,如何去实现基督而不是去追寻自我,才是灵修的唯一话题。

基督的实现,有赖于我们的顺服,但“顺服”一词,令我们很快将灵修的目标锁定在个我与基督的关系上,比较容易地忽略了灵修的团体意义。其实,实现基督不仅是让基督在我们个我的生命中自由运作,也应当是实现“整个的基督”,即让基督在整个教会内实现他救世的总计划,这正是奥体灵修的特征。我们的成长必须是在教会之内,并促成教会的复兴,即“整个基督”的实现。

基于此理念,我们不应将灵修拘泥于自我与天主的关系之中,似乎信仰只是为了救自己的灵魂,我们还应顾及肢体间的彼此辅助,彼此合作,好使“整个基督”得以实现。这正是天主赐下各种神恩的意义所在。按圣伯多禄的话说:
 
“各人应依照自己所领受的神恩,彼此服事,善作各种恩宠的管理员,谁若讲道,就该按天主的话讲;谁若服事,就该按天主所赐的德能服事,好叫天主在一切事上,因基督而受到光荣。”(伯前:四10~11)
 
因此,灵修不应是将目光仅仅锁定在个我与天主的关系上,虽然个我与天主的关系至为重要,而应站在教会论的高度上去就理解,也就是说,所有的肢体都应该顺服基督的意愿,在“头”的指挥下彼此服务,彼此合作,相辅相成,各自互补,以实现整个身体的全面发展,从而达至基督的救世意愿。这正是保禄奥体神学的基本信念,他说:
 
“我们如果以爱心、按真理生活,必将完全长入基督,他是头,全身因他紧凑配合、连结一起,每一关节均献其力,各司其职。这样,身体就会逐渐长大,而在爱中缔造完成。”(弗:四15~16)
 
我们决不可将灵修变成一种“躲进小楼成一统”的闭门造车式的孤立角落,而应在教会的大系统中去理解它,务使我们个体的成长和教会团体的成长互相促进。

我可把奥体灵修比喻成什么呢?它犹如一队各持自己独特乐器的交响乐团,在一个深富智慧的指挥家的指挥下,各司其职地演奏着自己的音符,他们或演奏,或休止,完全取决于指挥家的意志,从不自作主张地发出异音或乱做手脚,务使一切按着指挥家的意愿而运作,于是一曲动人心魄的交响乐就会有条不紊地顺理成章。基督就是那指挥家,我们就是各持乐器的乐手。我们的价值决不在于自作主张地乱弹琴,也不在于多做动作,多立功劳,而完全在于我们的“顺服”。上主对耶里米亚说:
 
“我派你到哪里去,你就应到哪里去,我命你说什么,你就应说什么。”(耶:一7)
 
我们的说和做,都有上主所指派,这才是灵修的真精神。在基督的身体上,除了头以外,没有谁应该去决定什么,只有基督是主,是唯一的主。如果我们不顺服地乱弹琴,就意味着我们将会被逐出天国的演奏舞台,你个人的弹奏技巧不论多么精巧,只是因为不能同团体的演奏协调一致,也只不过是刺耳的噪音而已。教会也是这样,只有当肢体的运作顺服在“头”的意愿之下时,它才是一个鲜活的肢体。

身体生命力的强弱,是由各个肢体顺服基督而互相配合的团体性效果所决定的,绝不是英雄好汉单枪匹马独闯天下的结果,这正如一个乐器独奏固然美丽,但绝不能产生交响乐的浩大声势,在天主的浩瀚伟大的计划中,一个乐器算得了什么?那万种乐器齐鸣的交响将使任何一个独奏黯然失色。我想在教会这个身体上,不应有所谓的“独”奏,圣人之所以为圣人,不是因为他们“独”奏的优美,而是因为他们所发出的每一个乐音,都能非常成功的配合在教会的大旋律中而成为顺服的强音。当然,每一个圣人的生命也是一首完美的“独奏”,这是从天主子民的教会观所得的结论,但不论如何,圣人的独奏之所以完美,全是因为顺服指挥家基督的结果。如此看来,圣人的生命从个我角度看是一曲完美的独奏,但从团体角度看这独奏更是交响旋律中的重要组成单位。

灵修不应是独立于教会之外的个人修炼,个人的修炼应与教会的大旋律搭调。在教会论的意义上讲,灵修应具有“集体性”,或更好说具有“一体性”。在各种生活形式与职位上,众人都应修炼同一圣德;每人必须按照本身的恩赐和职务,互相补足、互相辅助,从而达至基督奥体圆满年龄的程度。

我们不应将自己单纯地视为生活于基督之外的一个独立个体,教会也不应被简单地看作一群独立的个体因着同一信仰而聚合一处的民众。我们是基督的身体,基督在每一个肢体之内,所有的肢体也在基督之内,所有的肢体在教会内是一个基督,是一个人。这是天主子民的灵修具有一体性的信仰基础。一体性的灵修要求我们发挥我们各自的优长,去弥补别人的短缺,而不是责怪抱怨。应该意识到,我们和别人的一体性。用自己的蜡烛去照亮别人的黑暗,正是在照亮自己的身体。如果我们只会责怪抱怨,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似乎与自己无关,这种自命清高的做法恰如把黑暗带到了团体内,那么这个身体将会是多么黑暗!

奥体灵修决不忽视个体的成长,但也决不把个体的成长孤立于教会团体之外,个体的成长离不开教会,只有在团体中,个体互相配合,互相辅助,在爱德中通力实现基督的意愿,保持在基督内的合一,教会演奏的交响乐曲才会和谐优美,气贯穹宇,才能以其绝妙的恢宏气势完成天主在基督身上的永恒计划,即基督指挥下的交响旋律。

因此,我们可以说,灵修不仅有个体目标,更有一个团体目标。我们不仅要顺服基督实现个我的圣化,我们也应顺服基督使教会的目标实现。这两个目标并不是矛盾的,反而因着基督意愿的实现,成为统一的,相辅相成的。谁按着基督的意愿发展教会,复兴教会,谁就是走在个我的成圣之路上;谁自私自利,只顾自己,不顾团体,谁就没有实现基督的意愿,而走向了自我的丧亡。爱德,是爱德使团体中的每个肢体联系得更为紧密,只有实现爱的人才有灵修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