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从与福传 纪念亚松达升天100周年有感

2005-06-20 10:06   王会珠  阅读量:702

    “比别人更爱天主,而不比别人更受苦,这是不可能的事。”(苦难玛利亚说)亚松达越接近天主,越觉得爱的不够。亚松达在服从中已经献出了一切,可是,她还是渴望有更多的奉献。她真是一个会利用时间精打细算的“商人”,她从小就感到了苦身克己的渴望,到生命的末期,这种渴望非常炽热地点燃起来。她不厌其烦,一再请求长上,准她厉行补赎苦工,她从来就没被批准,因为她到了传教区,由于气候变化而体弱多病,但她总是设法用别的方法来做克己苦行。
    她的精神是对我们这个奢侈享受,金钱至上,腐败堕落尘世的挑战,是给我们每个基督教徒的一剂良药。她告诉穷人苦尽甘来,她告诉富人要过神贫的日子,她告诉年轻人心灵中要与天主深切接触,她告诉老年人为主做一点小事也会引人向善,她告诉小朋友要学会简朴,她告诉大人要学会服从,她告诉教友她所做的人人都能做,她告诉神父修女她所走的路人人都能走。
    亚松达的生活是信德的生活,成为“圣体”的生活,从圣体的生活中涌流出了服从和传教的动力。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仍不断在“逾越节晚餐”中生活:彻底的服务,直到力竭为止;奉献自己的生命;呼号她心爱的名字“圣体!圣体!”
    1905年3月洞儿沟村发生了伤寒传染病,孤儿院50名女婴感染了此病,三位修女也病倒了,其中一位初学修女只有20岁就去世了,仅余的几位未病倒的修女,四处奔走,异常忙碌。亚松达面色苍白,几乎已无力走路了,但她却忘我工作,除做完厨房的一切外,把自己所有的一点余力献出来照顾孤儿……
    3月19日正是她从意大利启程的一周年,她也染上伤寒,不得不上床休息,不过她的病有些轻微,隔壁房里的圣雅培道修女病的很重,院中所有的孤女都为这位很快学会中国话的修女伤心难过,亚松达对院长说:“你愿意让我求天主,让我替雅培道修女死吗?如果她能康复,将来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相反地我死了不会有重大的损失。”院长答说:“我们承行天主的旨意,什么也不要求,什么也不拒绝。”耶稣说:“人为自己的朋友舍身,再没有比这更大的爱了。”
    亚松达病了大约20天,就是在昏迷中也不断用中国话呼唤:“圣体!圣体!”开始生病时,就再三要求领傅油圣事,神父满足了她的要求,亚松达的故居可以见证,在这座房子里她以天使般的虔诚恭领了圣体。后病情明显好转,她对修女们说:“不久耶稣就会把我带走。”又一次高烧后,她进入了严重的昏迷状态,在最痛苦的时候,她高声呼喊耶稣至圣童贞玛利亚,屡次自认是个大罪人,求众人宽恕,苏醒后再次要办告解,却无法满足领圣体的愿望,因为一点东西也不能咽了。她特别难受,她的神师劝她神领圣体。她举目仰天,面色安静。
    1905年4月8日五点半亚颂达进入临终状态,一种馥郁香气充满了人们的四周,她安然离开了她深爱的中国,这香气立刻消失,不久又可闻到,彻夜不止,院中也洋溢着那股沁人心脾的香气。
    亚松达仍然活着,今天,这股香气仍然散发着,在她的故居她向人们微笑,旁边孤儿院的修女们正拥抱着一群可怜的弃婴在讲亚松达妈妈的故事。在洞儿沟与福尔奇两地共唱着《亚松达颂》,这歌声此起彼伏,在太原、榆次、陕西、香港……从中国到世界。
    亚松达仍然活着,她的忠贞善表将永留人间,愿她服从的美德在她所爱的中国扬起福传的风帆,使全体中国人民都能走进基督的生命中,愿她那股清香能吹进千万天主子民的心灵中,唤起坚振时就许下的宣讲福音的信念。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