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与福传

2005-12-27 09:12   凌阳  阅读量:586
    善念是很中国化的一个词汇,它具有和善、美善、良善的意思。善念的力量来源于大公无私的博爱,善念流动着天地人和的旋律,善念创造着平安祥和的社会美景。
    在过往的福传经验中,我们十分重视哲学神学式的福传;讲礼重仪式的福传;科学文化式的福传;讲经布道式的福传。这样的福传都有其不同的效用。但就方法而言,对于中国的国情和多数老百姓来说,多少还有一些距离。在中国人情化多于理性化,感悟体味多于逻辑推理,个人经验多于超验启示的传统文化中,其文化理念更多推崇的是内心的感受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念。这些理念就像中国文学艺术中的空灵、意境、境界等概念一样,用欧洲人的文化理念是很难想象和理解的。
    面对这样的文化背景,究竟什么样的福传方式更能贴近中国普通大众的心理呢?困惑之余,一篇《有关水结晶》的文章让我受益匪浅。这篇文章说,江本胜博士的IHM综合研究曾做了一个关于水结晶的实验,实验程序是:一、给蒸馏水各种不同的冷冻条件,二、将各种水结冻,三、显微观察,四、拍摄其解冻过程。在整个实验过程中,通过让水在曲调明快、愉悦的“田园交响曲”中结晶;让听了“离别”曲的蒸馏水结晶;让水读了“真恶心讨厌, 我要杀你”或贴有“爱,感谢”的字条接受电磁波后的水结晶。从中发现,水结晶由于接受了积极与消极两种不同的信息后,变得漂亮或丑陋,发出馨香或腐臭。之后,于1997年2月2日下午2时,江本胜博士又邀请了五百人在约定的时间,在日本各地想着他们办公桌上的一杯水,集体发善念。实验结果,同样使众多的研究成员们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如果以上实验证明:一个持续善良的念头能够让人类以为毫无生命的水,产生如此美丽馨香的结晶(图1为读过日、德、英文“爱、感谢”的水结晶)。而一个恶念,却让纯净的水变得丑陋(图2)。那么,对于活生生自许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善与恶的一念,正确与错误的一念,不更应该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回想一下我们过去福传基督的方式,是否多了一些以真理自居的自持,多了一些文化优越性的感觉,多了一些挑衅的言词与行为,进而造成误会,甚至冲突与对立。这不正应验了水结晶的启示∶一念之差,可能使对方产生误解—————过去有“土匪的腿,传道人的嘴”的说法。猜疑———清朝大学者俞正燮以为,中国人信天主教的,是他内脏数目不全的缘故!偏见———在中国人以及华人中普遍存在一种误解,以为天主教是洋教。试想,如果我们能够常常心存善念去面对社会和人群,以宽容的心态善待朋友和邻里,我们就会与他们处在一个从未有过的和谐中,即便偶有冲突,也能在即刻发出的善念中获致解决,取得沟通,从而化解矛盾。
    所以,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福传中,我们基督徒都应该心存善念,多做善事。这样,我们的教会就能与整个社会和谐。只要我们用美善之心,来看待每件事情,那么就会像心存善念的撒玛黎雅人那样,得到主耶稣的赞赏,会使他人认识基督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