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泰泽

2012-07-30 09:07   赵必成 神父  阅读量:456
    首次踏足泰泽,已经着迷了。再晤泰泽,情种下了,几乎不能拔足离去。细想原因,可能与渐渐简朴的心境有关。人简单了,只有简单的过活才是味儿。
    在泰泽这条朴素的小村庄之中,有一位诚朴的罗哲兄弟,吸引了一群纯朴的弟兄,组织了一个简单的团体,过着微末的生活。他们每天高唱短诵,诚心祷告,活得平安喜乐。
    在人事关系渐趋复杂又复杂的年代,在科技及谘讯爆炸的今日,在环境心境严重污染的时世,简单的泰泽生活,正是一个最佳的过滤器。
    可能许多习惯生活舒适的香港人,不容易「忍受」泰泽简陋的居所及浴室设备.有人甚至以香港的安置区作比较。也许饮食水平独据世界高峰,许多香港人也很难咽下泰泽的「粗茶淡饭」。但是,要与天主密谈,就要走进心灵的旷野,当心灵不为吃喝玩乐、起居饮食和名牌衣着所烦扰时,或更好说,自己甘愿摆脱一切名缰利锁时,心灵才能踏足旷野。这时,心境不为世物所扰,而能超然物外,与天主谈心。正如在满布灯火的晚上,不能清楚细看星宿,要在灯火尽灭的地带,才能让闪闪星光照透人心。
    故意笑问团中一位青年:「这里像香港的安置区吗?」一向骄生惯养的他,突然顿悟起来,给我一个惊喜的答复:「安置区哪里会有美丽的田园风景,和每人面上露出亲善的笑容?哪里会有数千人一起祈祷?」
    泰泽的洁净能力,就在这几句说话之中,表达无遗。真的,消极的舍弃,只是与主谈心的准备功夫,如果在舍弃之后,心仍紧系已舍之物,也是徒然。积极的第二步,正是向主祷告。
    试想,数千人,不同种族,不同宗派,能每天一起共祷、默想、聆听圣言、分享和生活,可贵的还在每人面上都找着平安喜乐的笑容,深信这是祈祷的伟大力量,这是上主临在的象征。因为拥有上主之后,人心最深的需要,才能够满足。只叹息许多人被富贵浮云所盖,找不着听不到这份内心的呼叫。在「总有欠缺」的感觉之下,误将物质当天父,这份无限的饥渴,除了无限仁慈的天主,谁都不能把它填满。
    在欧洲教会被一片进堂低潮淹没的日子,在普世青少年日趋颓穈的情况底下,为什么每年都有成干上万的青少年,从世界各地到一个绝无名胜古迹及声色犬马的泰泽,过一周或一个月的祈祷生活呢?
    在这个简单的团体内,以简单的生活,作出一个简单的答案:简单!
    由于罗哲兄弟简单又广阔的心胸,接受了上主的祝福和带领,打破了宗派之间的彼此隔膜、嫉妒、争恨、仇视、践踏、摧残、谩骂以简单的眼光去看每一个人,看他们都是天主的子女,彼此都是兄弟姊妹。天主就以这一条村庄,作为现世的福地,使诚意造访的人,都体验到上主的临在,将心灵最大的饥渴喂养饱足。这就是泰泽的洁净能力。
    慨叹身旁许多教授及同学,都是为做学问而做学问,为读神学而读神学,只顾在学术届一比高下,看不清神学的终向——接近造物之神。其实,天主不在神学中,也不在学院内,如果生活中没有天主的话。
    心中响起了耶稣的话:「玛尔大、玛尔大**最童要的只得一件事**」就让我们以更新的精神,凭泰泽一首短诵:SINGTDEMHERRNElNNEUESLIED!(请向上主唱一首新歌)来回应主耶稣的叮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