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年李镜峰主教致教区全体子民牧函

2012-08-27 10:08   长青家园  阅读量:304
信德年谈信德

“你的信德救了你”(路17,19)
“没有信德,中悦天主是不可能的”(希11,6)
“人子来临时,能在世上找到信德吗?”(路18,8)
“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这信仰,我已保持了。”(弟4,7)

亲爱的主内兄弟姊妹们:

1.信德的危机
    当今的世界,世俗化日趋严重,甚至侵入了教会的心脏。教会的面目变得模糊不清,圣父教宗本笃十六世,趁梵二大公会议召开50周年及《普世天主教教理》颁布20周年之机会,要启动一个信德年,鼓励全球教会重温梵二文献和《天主教教理》,重新发现信德,再加培育,并为之做出见证。这是一个极适时的神圣举措,是圣神光照指引下的行动。教宗的《信德之门》手谕,语重心长地为我们指明了:“信仰的危机侵袭了许多人”。这是一个时代的征兆。可是不要忘记:“我们信仰的历史就是圣德和罪恶交织而成的难解奥迹:前者为团体的成长和发展做贡献,后者因个人诚心和不断的悔改,体验天父的慈悲……无数信德的榜样,在死而复活的主基督身上光芒四射,标志着我们救恩史的两千年”(信德之门13)。我们要虔敬地,真诚地投入信德年,扎实地检讨我们的信德,找回我们的信德,培养我们的信德,并为我们的信德做见证。圣保禄宗徒说:“因着信德先人们在绝望中有了希望”(罗4,18)。从信理部要求每位主教在信德年都写一封关于信德道理的牧函,可以看出信德年的重要了。在信德年里,借着学习和发现信德,使我们与死而复活并存在人类生命中的基督相遇,给处于冷酷无望的涕泣之谷的我们,指引获得永不磨灭的希望,使我们的信德闪烁其光辉。在这圣年开始以前,我愿和你们分享有关信德的教会道理,反省我们的信德,认识我们的信德,培育我们的信德,并为我们的信德做出新的活的见证。谈信德,免不了要涉及信仰与理性、哲学与神学,而这些又都与《天主教教理》、《梵二文献》有关,免不了也要多少谈及。

2.信仰与理性
    信仰,教会称信德,信德作为一种德性ut virtus,是天主付给我们的“超性之德”,凭这德性,我们对天主启示的真理,坚信不疑。信德又作为一种德行ut  virtus,是指按照所坚信的去行动。耶稣多次说的“你的信德救了你”,就是这种活信德。圣雅各伯证明这一点说“信德若没有行为,自身便是死的”。死的信德连魔鬼也有,连受了永罚的人也有(参看雅2,19)。这里要说明一点:我们坚信的对象是天主启示的真理,坚信的理由是天主的权威,因为信仰,就是接受一种基于他人权威的真理。而天主的权威在于:祂是全知的,不能错误;祂是真实的,不会骗人。这就是我们每日早晚向天主说的:“祢最真实,不能虚言,祢又全知,不能错误,故此全信无疑”。《天主教教理简编》(以下简称《简编》)386号说:“信德是一个超性的德行,凭着信德我们相信天主、相信祂启示给我们的一切、和教会提出的当信的道理,因为天主自己是真理。因此,凡有信德的人都寻求认识并执行天主的旨意,因为信德借爱德行事”。28号还说:“信德还使我们从现在就预尝天上的喜乐”。在圣经上,信德常与望德、爱德相提并论,因为信德使我们坚信天主所启示的道理、是得救的保证,望德使我们盼望得救,爱德使我们热爱天主并为天主而爱人(参看弗4,5;格后8,7;得前5,8;弟后3,8;伯前1,21等)。我们所坚信的信理是绝对不容随意改变的。这点连教外人士也承认,他们把我们坚信的信理(dogma)译为教条,说“凡死板硬套,不容灵活变通的主张,就是教条主义”,从他们这个贬义解释,也可看出信理是不容改变的。
    有人对信仰怀有偏见,认为信仰是愚昧、是无知、是不理性。我说:信仰是人类认识客观事物的一种“天赋官能”。我这样说,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人对宇宙间事物的所有知识,百分之九十九可说是凭“信仰”而获得的,撇掉了信仰,人将几乎一无所知。试想:书本知识、媒体报道、科研成果、古今中外所发生的大小事件,那一样不是凭“信”而接受、而承认、而知道的呢?若无信仰,人就不用上学,不用进医院了!撇开了信仰,世间还有什么知识?什么创造发明?什么历史?什么文化?可以这样说:人若无信仰,则无以生存。就连那些反对信仰的人,他们自己也有信仰,否则,他们也连自己的主张都不相信了。因此我说“信仰”是人类认识事物的天赋官能,是与生具有的。因此我说信仰是很理性的,而且信仰还交给理性一个任务,要它阐释、深化所信仰的真理,使信仰的真理成为理性的认知。圣奥斯定的:“我信是为了理解Credo ut intelligam”和圣安瑟尔谟的“信仰寻求理解Fides qu爀攀渀猀 intellectum”就是这个道理。我们作为世界上最大宗教团体天主教的一员,更是凭着信德,度我们得救的宗教生活,信德出了问题,我们的得救,就成了大问题。“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但不信的,必被判罪”(谷16,16)。“行过善的,复活进入生命;作过恶的,复活而受审判”(若5,22)。这是我们最根本的信仰,否认这信条,就不是天主教。

3.信仰与迷信
    在信仰的问题上,和在其他任何事上一样,都会出现错误或失误,在信仰问题上的错误或失误是错信和迷信。错信,是将别人所说的假话信以为真,人常说的“上当、受骗”就是错信的结果。迷信则是出于迷信者自己的无知,而对自然或超自然界某些现象所表现的非理性的一种心态或行为。错信、迷信都会给人带来困扰,害人匪浅,正常的信仰则是人生不可少的。古罗马大哲学家赛奈卡有句名言:“信任一切的人是一个错误,对一切的人都不信任,同样也是个错误”,真是至理名言!这就是说:人没有信仰不行;不分青红皂白,胡信乱信,都同样是错误的。信仰是人类很理性的行为,但信仰必须有前提,就是说,信仰必须有理由、有根据,即:1对方知情、2对方真诚。这是信仰所依据的两大前提。唯有正确的、合理的、符合人性的信仰才是人类生活所必需,也是认识世界的正确途径。我们就是根据这个原则而信仰天主和天主教的道理。错信、迷信都是错误的、害人的、反理性的,绝不能与信仰同日而语。

4.信仰与理性、哲学和神学。
    作为天主教徒,谁都知道三司五官这个神学术语,这是天主给人造下认识事物的不同官能。五官是人肉体认识外界有形事物的五个器官,即:眼、耳、口、鼻、舌;凭这五个器官人才能认识物质事物的颜色、声音、大小、高低、远近、软硬、热冷、香臭等。但眼睛不能认识声音,耳朵不能辨别颜色。这就告诉我们,没有相应的认识官能,便不能认识相应的事物。三司则是人灵魂上认识抽象事理的三个内在司能,即:理智、意志、记忆。理智是认识抽象事理的内在官能,是人领悟、理解、思考、判断、推理、并得出结论的官能;意志是决定行止的官能;记忆是回忆和重现过去见过或听过的事物的官能。这三个官能都无形、无固定器官,但不能不承认它们的存在。这是士林哲学认识论的基础性学理,没有它们,人就不可能认识事理,不能进行推理,就等同无灵动物了。士林哲学,有人称它经院哲学,是始于教父著作,以护教为标志的形式出现而逐渐发展起来的哲学,到圣多瑪斯时代达到了顶峰和完善的境界,故也称多瑪斯哲学,是教会所坚持的永久健全的哲学遗产(参看天主教法典251条)。圣多瑪斯认为哲学和神学各有自己的领域,前者通过理性探求真理,后者通过信仰探求真理。圣经上记载,天主按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创1,26,27)。故此,只有人分享了天主的智慧,只有有理智的人才能认识天主和天主所造的一切。

5.感性认识、理性认识、信仰认识
    世间客观存在的事物,其存在的形式各不相同,认识它们的形式也就不同。对有形事物的认识凭感官,即上边说的五官,这是感性认识;对超感觉的无形事理的认识凭理智,这是理性认识;对超理性事物的认识凭启示,属信仰认识。圣多玛斯认为三种性质不同的认识,彼此并无冲突,而是互相联系:感性知识是理性知识的前奏,理性知识则是信仰知识的先锋。感性知识是凭经验,这是自然科学;理性知识是凭推理,这是哲学科学;信仰知识是凭启示,这是神学科学。三者互不侵犯。科学不能验证哲学,哲学不能验证神学。这就像眼睛不能验证声音,耳朵不能验证颜色一样。感性认识的事物是存在的,理性认识的事理也是存在的,信仰认识的事物也是存在的,只是存在和认识的方法不同而已,分别凭感官、凭理智、凭信仰,这是造物主的决定,不由人来决定或否定。说一个最通俗的事实,就可以明白。蜜蜂为了生存,必须找寻蜜源。造物主就给它们造了寻找蜜源所需的手段:嗅觉特敏,可以嗅到比它自身体积大1000倍距离以外的花粉,人能办到吗?人有必要吗?人为万物之灵,他有认识能力,他需要认识所有存在之物。因此,造物主就给人安排了认识的三个不同官能:感性认识、理性认识、信仰认识,这很自然,很合理。

6.天主的启示
    人运用自己的理智推理,可以准确地推知有关天主的部分真理,如:宇宙的存在证明必有一位大智、大能的造物主,祂又是掌管宇宙的主席(主宰)、是第一原因,是不动的动者,是不受时空限制的精神体。信仰这些真理,应当说完全符合理性,符合科学。这是自然神学,也叫理性神学,是哲学的一部分,是哲学研究的顶峰,不同于超性神学。超性神学也叫启示神学,它不是凭推理,而是凭天主的启示。启示一词,从拉丁原文re-velatio字面来看,是[掀开帐幕],就是将藏在帐幕背后不为人知的东西显露出来让人知道。从这个意义上讲,凡是把别人不知的事告知别人,都可叫启示。比方老师教给小学生一个他不认识的生字,也可叫启示,不过这是人对人在本性之内的启示,神学上把它称人性启示。天主自己把人不知的一件事告诉人,这叫神性启示。不管人性启示,神性启示,都需要“信”,即“信仰”。如果小学生不相信老师的话,小学生则永远不会认识那个字。所以说信仰是人类认识事物的必经之路。俗话说的“要知前边路,请问过来人”,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我们就是沿着这条真理去相信圣经和耶稣所启示的全部真理。我们相信天主的启示,理由是因为祂是全知的,不能错误,又是至真实的,不能骗人。所以说我们的信仰是很理性的。

7.天主启示的内容
    没有天主的启示,我们不可能认识天主自身的奥迹和人类得救的奥迹。这就像一个小学生,没有老师教给他,他就不会认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生字。天主的启示分自然启示和超自然启示。自然启示是天主通过自然界的事实和人的文化生活而对人的自我显示,即上边说的:天主是第一因,是不动的动者,是大智大能的造物者、是人类的根源和归宿等等。这是教会信仰的一部分。《简编》)3号说:“单凭理性,人能认识天主吗?答:从世界和人的受造出发,单凭理性,人是可以准确地认识天主是自己的根源和归宿、是真理、是至美、是至善。”这也是圣保禄宗徒说的那种启示:“其实,自从天主创世以来,祂那看不见的美善,即祂永远的大能和祂为神的本性,都可凭祂所造的万物,辨认洞察出来,以致于人无可推诿”(罗1,20)。我国古文化也承认这一点,《论语·阳货》上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说明四时八节的制定者是天主,万物的创造者是天主。现实生活中也有例子:1969年7月21日首先登上月球的太空人阿姆斯特朗,24日返回地球以后对记者说:“从我所观察到的错综复杂、千奇万秒、有条不紊的秩序中,我凭良知推断,没有一位创造者、统治者,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我不能不坦率地承认,宇宙有它的创造者天主”。这都是自然启示,是人的理性推理的必然结果,属哲学范围,自然科学无能为力。但是有关天主自身的奥秘,则非天主亲自启示给人,人是无法认识的,这就需要超自然启示。超自然启示,是天主自己直接或通过先知间接启示的真理,及从这些启示真理出发,借助理性的自然推理而得出的神学结论,神学上称它为教会训导(doctrin ecclesiastic),以别于启示道理(doctrin divin)。超自然启示的真理,就是天主圣三的奥迹和救赎工程的奥迹。《简编》4号说:“单凭理性,人也能认识天主的奥秘吗?答:单凭理性认识天主,会遇到很多困难,不能进入天主奥秘的殿堂。为此,天主愿意用启示的光, 照亮人的理性,使人毫不困难地、准确无误地、不仅认识超越人理解力的真理,也能认识有关宗教和伦理的真理。”《简编》6号又说:天主出于祂的仁善和智慧,把自己启示给了人类。天主用事迹和言语把祂自己和祂的仁慈计划启示给了人。这计划从永远就体现在为人而降生成人的基督身上,使所有人借圣神的恩宠,分享祂的天主性生命,成为祂的义子。”梵二文献《启示宪章6》则说:天主愿意藉启示,把自己以及其愿人类得救的永远计划,显示并通传与人,使人分享天主的美善。这都是神学范围的事,哲学无能为力。

8.自然神学与超自然神学的不同之处,在于:1认识的基础不同:前者是运用纯理智,后者则用被信仰之光照亮了的理智。2认识的方法不同:前者基于受造之物,后者基于天主的启示;3认识的对象不同:前者认识的对象是作为造物者、主宰、第一因、不动的动者的天主;后者认识的对象,则是作为一体三位的天主、救世主的天主。圣文都拉在他的《圣神七恩论》里有这样一段话,很能说明这个道理:“有两种神恩先于人的知识:一是内在自有的本性之光,一是外赋的超性之光。前者是天主赋予有理性的受造物与生具有之光,即判断和推理之光,是理性的自然之光;后者是由外而赋的恩典,即信德之光。二者都是知识以前先存在的。其结果也有两个:一是理性推理认识的结果:即认识到宇宙应有一个造物主的哲学推理知识,一是因启示而认识救世主施予我们救恩的神学信仰知识”。圣文都拉接着又解释说:“天主在哲学知识之外,给了我们神学知识,是因为当我们还是生活在世的有死之人时,当我们的目光还是蝙蝠之目光时,作为永恒之光的天主对我们来说是不可企及的”。为此,圣奥斯定也说:“在天主令人眩晕耀眼的光辉之前,理性之聪颖若不借助于信德,则会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9.天主的启示很合理,也很必要
    从天主方面来说是合理的:因为天主是爱,祂把自己启示给人,就更显示祂的无限爱情。从人方面来说很合理:人之所以存在的目的是认识天主。人不认识天主,人为万物之灵就毫无意义,灵在何处?人之存在就是为认识天主,此乃不同于其它受造物之所在。故为了认识天主,启示就很有必要。

10.天主启示的方式
    天主启示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也是循序渐进的,正如希伯来书说的:“天主在古時曾多次並以多種方式藉着先知對我們的祖先說過话;但在这末期内,祂藉着自己的儿子对我们说了话”(希l,1)。在旧约时代,天主启示的最普通的方法是:神视、梦境、及天主的显示等,但最高贵的表述是“天主的话”,即天主直接或间接借先知的口对人说话,先知中最大的是梅瑟。这些话后来记录成书,即我们现今所有的经典。这些经典包括先知书、智慧书和默示录文学。应该知道,天主启示的目的是宗教性的,是引导世人信仰祂。正如圣奥斯定说的:“天主对人说话,不是要给人教数学、天文学或其他科学,而是要给他指示升天之路”。圣经对宇宙的叙述,只在于告示世人:天主是万有的创造主、是历史的推动者,祂照顾一切,支配一切,领导一切,掌管一切。此外,天主还把拯救人类的计划和拯救的办法也告知世人,这就是新约启示。新约启示的特点:—— 1是靠基督完成的:基督既是启示者,又是启示的对象(弗3,8-12);—— 2是完备无缺的,无增加余地,—— 3是全面的,既包括信理、伦理也包括法规制度,全为教化今世,准备来世(若14,6);《简编》9号说:“天主的圆满及决定性的启示是:降生成人的圣言、耶稣基督、人类中保……因圣子的被派遣、圣神的降临,完成了全部启示……”—— 然而我们所蒙受的启示,仍在期待之中,要等到在来世实现,在永远实现(罗8,18,23-25;伯5,4)。

11.天主启示的传递
    天主为使万民得救而启示了一切超性真理,又慈善地安排了,使它能永远保持完整,并传授给各个世代。宗徒们为使福音在教会内永久保持完整而有生气,选派了主教们作继承者,并把自己的训导职权传授给他们。《简编》11号说:“为什么要传递天主的启示?怎样传递?答:天主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并得以认识真理,即认识稣稣基督。因此必须依照祂的命令:‘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把基督宣传给众人。这命令借宗徒传承实现了。”所以:“这圣传以及新旧约圣经,犹如一面镜子,使旅居于世的教会,藉以观赏天主教会即由祂接受了一切:直到被领至面对面地看见祂实在怎样”(启示宪章7)。《简编》12说: “什么是宗徒传承?答:宗徒传承是指从基督教会开始,由宗徒们的宣讲、见证、敬礼及启示著作等的传递而完成的关于基督的信息。宗徒们把他们由基督所接受、借圣神所领悟的全部信息,传递给他们的接班人主教们,并通过主教们再传递给万民,直到时间的终结”。教父们的著作、言论也证实了这传授活生生的存在,它的资源流入教会的信仰和祈祷的实际生活中(启示8)。

12.圣经、圣传和训导权
    这是耶稣建立的教会的本质,必须三者具备,缺一不可。圣经是耶稣建立教会的经过的记载,圣传是耶稣建立的教会在历史中发展的记载,训导权则是历代执行耶稣遗训的机构:“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都交给了我,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付洗,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的。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28,19),“听你们的就是听我;拒绝你们的,就是拒绝我;拒绝我的,就是拒绝派遣我的”(路10,16)。《简编》12号说:“什么是宗徒传承?答:宗徒传承是指从基督教会开始,由宗徒们的宣讲、见证、敬礼及启示著作等传递而完成的有关基督的信息。宗徒们把他们由基督所接受、借圣神所领悟的全部信息,传递给他们的接班人主教们,并通过他们再传递给万民,直到时间的终结”。《简编》13号说:“宗徒传承是用两种方式:一是用语言传递天主的圣言,叫做口传或圣传;一是用书写的文字所传递的得救的喜讯,叫作圣经”。《简编》150号说:“教会的使命是在万民中宣讲福音,并建立由耶稣开创的天国,教会是这个天国的幼苗和开端”。我们现在读的《四部福音》是2000年前耶稣在世时的言行和有关得救的教导的记载,今天罗马教宗有关得救的教导就是耶稣在今天借教宗的口所做的教导;我们现在读的《宗徒大事录》,是2000年前宗徒在世时,宗徒们领导下的教会实况的记载,今天在教宗和与教宗共融的世界主教们领导的教会,就是宗徒们在现时代领导的教会;现在我们读的《宗徒书信》,是2000年前宗徒们写给当时教友们的书信,现在圣座所发出的文告,就是宗徒们向今天的教友发出的书信。这是我们的信仰。启示宪章说:“圣传及圣经组成天主圣言的同一宝库,并托给教会保管。以权威解释所写成或所传授的天主圣言之职权,只属于教会活的训导当局,它藉耶稣基督的名义而行使其权威。但教会的训导权,并不在于天主的言语之上,而是为天主的言语服务。教会训导权所教导的,仅是由传授而来的;原来她是谨遵主命,并藉圣神的默佑,虔敬地听取、善加护守、并忠实地陈述天主的言语。凡她因天主的启示所公布为当信的一切,都是由一个信德宝库所吸取的”(启示宪章10)。《简编》17号说:“圣经、圣传、训导权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任何一个都不能离开另—个。它们各自按照自已的方式,在圣神行动下,对人类的得救,共同作出有效的贡献”。信仰最大的危机,我认为就是轻视教会的训导权,也就是教宗真福若望保禄二世所说的“对教会训导的若干规定,干脆不接受”(《真理的光辉通谕》4),有人竟用“教宗也是人”这句话,想否定训导权,试问:谁说教宗不是人?谁说伯多禄不是人?谁说曾饥饿、曾困乏、曾开口说话、曾坐下讲道、曾忧闷、曾流血汗的耶稣不是真人呢?可是天上地下(属于纯神)的权柄却交给了神人两性的耶稣,而这位神人两性的耶稣又把天国的钥匙交给了纯人的伯多禄:“你赦免的,在天被赦免,你不赦免的,在天也不被赦免”。天上的赦免还要看是人的伯多禄的眼色。这是信理,这怎么解释?教宗固然是人,但他为人类得救所说的话,就不是他的话了。“听你们的,就是听我;拒绝你们的,就是拒绝我;拒绝我的,就是拒绝那派遣我的”(路十:16)。这与他是人不是人有何关系?何不看世间任何团体,有哪一个团体的领导不是人而是神呢?因为是人,就不用服从了吗?就可自由了吗?那不就成了耶稣说的“必不得存立吗?说“教宗也是人”者的目的,可以休矣!请大家好好学习学习《简编》18号:“基督信仰不是一个[书本宗教],而是一个[天主圣言的宗教]。这圣言不是书写下来的哑语,而是降生成人的活圣言”。

13.《天主教教理》
    教宗在《信德之门》手谕11号指出:“在《天主教教理》里可以系统地认识信仰的内容”。我们信仰的全部内容,包含在使徒信经里,即我们日常念的小信经(对弥撒中念的大信经即尼西亚信经而言)。教会的神职人员要用四年时间学完的信理神学课程,也是以使徒信经为教学内容的,《天主教教理》也是以使徒信经为纲,所以我们的信仰内容就是《天主教教理》。教宗真福若望保禄二世称它为“信德的交响曲”,是“由圣经、圣传及教会的活训导而证实而阐明的”,是“梵二会议最全面和深思熟虑的成果”。这就不难看出,我们的信仰生活,必须以《天主教教理》为准绳了。更可以看出《天主教教理》对每一个天主教教徒的重要性了。因为《天主教教理》全书内容太浩繁,我们的教友实际不可能人人去阅读、去学习,我就以《天主教教理简编》作我们信德年的学习教材。天主教的全部信仰,习惯上用两个“当”字概括:当信Credenda的教义、和当行Agenda的教规。《天主教教理》全书2800余条,全是围绕这两个“当”字。具体地讲,当信的教义就是使徒信经的12句话,当行的教规就是:圣事、诫命和祈祷。因此,整个《天主教教理》分为四大卷:卷一:信仰的宣认,卷二:基督徒的礼仪生活,卷三:基督徒的纪律生活,卷四:基督徒的祈祷生活,《简编》也是如此。这四个部分的依据是圣经、圣传、和训导权。此三者是天主教“至一、至圣、至公、传自宗徒”这一特征的保证,也是天主教的本质,缺少其一,便不是天主教。它们之间的关系极为密切,任何一个都不能离开另一个,它们各自按照自己的方式在圣神的行动下,对人类的得救,共同做出有效的贡献(参看《简编》17号)。前二者共同组成信德的宝库,是教会所有启示真理的泉源,这宝库交给了教会保管并诠释(参看《简编》14、15),但前二者皆是死的,唯后者则是活的。圣经、圣传是准绳,运用并解释准绳者则是活的训导权(《简编》16号)。因为天国的钥匙交给了训导权(参看玛16,18-19)。《简编》18号告诉我们:“基督信仰不是一个[书本宗教],而是一个[天主圣言的宗教]。这圣言不是书写下来的哑语,而是降生成人的活圣言”。

14.检讨我们的信德现实
    在前边探讨了信德的德性之后,现在来看看我们信德的德行。教宗在《信德之门》手谕中提到了“信德的危机已侵袭了某些人”,这是多可怕的信号。我不是“荞麦地里的刺棘花,别人不夸自己夸”。老实说,在当今时代,我国的教友素质要远比境外的好得多。我们虽遭受了几十年的“教难”,却保持了信德的传统和完整,这传统是梵二特别强调的:“除非教会的真正确实利益有所需求,并确保新的形式是由现存的形式中,有系统的发展而来,即不可改革(礼仪宪章23)”,仅《教会宪章》和《礼仪宪章》提到“传统”一词就不下30余次。这传统使我们始终保持着活泼的“宗教感情”,这感情却在境外教会丢失了(见教宗本笃十六今年1月27日对信理部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详见英文Christ to the World 2012年第3期)。我国古圣先贤的明鉴之言:“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前半句在我国教会应验了,后半句在西方教会应验了。我们的几十年“教难”之祸,给我们教会保持了宗教传统之福,而西方的自由开放之福,给西方教会暗伏了信仰危机之祸!现在借信德年之东风,来检查一下我们信仰生活的现实,很有必要。不过我要说明一点,在下边要谈的一些事例,只是个别人的事,绝不代表整个西方教会。西方教会整体来说,仍是良好的,仍保持着教会传统,保持着宗教感情,但是“一个老鼠害一锅汤”却是事实。

15.前边说过,我们的全部信仰包括在两个“当”字上,现在检讨我们的信仰,也应在两个“当”上检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在第一个“当”字上,犯的最严重的错误是有人走上了马丁路德“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之路而不自觉,他们从不提说天主教的本质之一的训导权。一谈福传,好像只要读读圣经章句,手不离圣经书本,就可以代替一切了,传统的热心神功:早晚课、玫瑰经、苦路经、进会经……都不用念了。甚至有教会报刊杂志公开发表文章反对念经,说什么念经妨碍了教外人进教,说什么“经”字是佛教的词语,不应再念经了等等。这与《天主教教理》2701条的“口祷是基督徒生活的基本要素”,相距有多远?这种思想还有天主教的味道吗?还有天主教的“传统”吗?符合教会的活训导吗?竟有一位弟兄写信给我,说:“我们这里的教友祖祖辈辈最喜爱念的《圣若瑟七苦七乐经》,里边有一句经文是‘见诸魔像,自仆破碎’,我在圣经上查不出这件事,是否应当废除个经文”?啊,多危险的信德呀!圣经上能查出《使徒信经》吗?能查出伯多禄在罗马的第一任接班人教宗李诺Linus吗?竟忘记了自己所信奉的天主教的本质是什么。请参看《简编》14、17、18号。这是“唯独圣经”的典型错误,是在第一个“当”字上的最突出的错误。要知道,“圣经、圣传、训导权”,是天主教由宗徒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的本质,三者缺一不可。它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四大特征的保证。唯独圣经不是天主教,这是信德道理,怀疑者也不是天主教徒。还有,个别神职人员,竟不许教友在圣堂里念玫瑰经,说什么要念在家里念去。这又是多可怕的信仰危机呀!多么可怕的自由主义!这些思想言论和作风,是梵二会议改革的意图吗?这些人成了教宗本笃十六说的,不是梵二宪章的执行者,而是“新宪的立宪者”(见2005年12月22日教宗本笃十六在罗马教廷的讲话)。试回想一下,改革开放之初,内地教友是多么虔诚地、多么迫不及待地传抄前辈诵念的早晚课、玫瑰经……而且青年人也念得非常熟练,非常虔诚。经过几十年的教难,信德保持了完整。而在平安时期,受到境外人的不良影响,也主张不要念经了。正是教宗说的:“信仰受到了来自理念和思想改变的冲击”(《信德之门》12),这理念、这思想来自境外!何不看,现在境外有识之士,感到“识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发现了自己的错误,而提倡大念特念每日的经文,印成小册子《谁祈祷,谁得救(Chi prega, si salva)》,遍传全球。这些经文却是我国教友早就熟念的经文,在境外因很久不念经了,连记念自己蒙恩得救的《三钟经》都不念了。现在觉悟了,真的需要这样的小册子,而我们并不需要。因为我们各地一直都保持着通功诵念早晚课、玫瑰经……的传统而没有丢失。小册子上的经文,我国教友哪一个不会念呢?只要各地把自己传统的祈祷手册恢复了就行,何必跟着境外人转,也把天主经、圣母经……印成小册呢?这倒反映出我们好像也和境外人一样,也把念经的传统丢失了。其实,不然!

16. 在第二个“当”字上犯的错误就更多了,例如:①.《礼仪宪章》明确要求:“礼仪科目应列为修院及修会书院的重要课程;在神学院应列为主科(16)”;“应学习遵守礼仪规典”(17)。(除主教外)任何其他人,即便是司铎,绝不得擅自增、减、改变礼仪的任何部分(22)”,非常重视礼仪。而我们的信仰现实怎么样呢?对圣事尤其是弥撒、对圣仪、各种祝福:做得怎样呢?敢用教会法定的礼规衡量吗?教宗在2003年《活于感恩祭的教会》通谕里指出:“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强力呼吁,必须十分忠实地遵守感恩祭的礼仪规范。礼仪绝不是任何人的私有财产,它不是主礼的,也不是参礼者的。忠实地按礼仪的规范举行感恩祭的司铎,以及遵守此规范的信友,就是以静默而有力的方式,证明他们对教会的爱。这奥迹是如此伟大,任何人不能等闲视之,也不得漠视感恩祭的神圣性及普世性”(通谕52号)。     ②.再看《弥撒经书总论》前言里指明的三点:“见证永恒不变的信仰”,“宣布延续不断的传统”、“针对新环境的调适”,都是教会训导权的事。但我们信仰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唯独圣经,不听活训导。不是兢兢业业地按照教会的明文规定行事,而是按个人所好。你认为这样好,你就这样做,他认为那样好她就那样做。应当知道,再好的想法,若没有《礼仪宪章》22号说的主管批准,都是非法的!上述的任意行为,究其原因,则曰:梵二以后了嘛,一切都改革了,可以自由了,甚至常听有人说,人家外国都是如此如此!哈哈!岂知正是外国先自由了,才导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1993年发出了《真理的光辉》通谕,教宗感慨地说:“天主教的道理在今日环境中,濒临歪曲或否认的危机……把人的自由,与真理割断关系……对教会训导的若干规定,干脆不接受……(通谕4)”。近几年来,圣座不止一次地警告:“教会没有看守所、没有禁闭室,一切礼规全凭个人良心(=信德)去遵守,不遵守了(=没信德了),教会奈何”!应当知道,改革固然是梵二会议的一项决议,但改革的工作,不是任何人能做的,而是必须由最高训导权直接授命的人员才有权进行改革工作,而且改革后的东西,必须经教会最高训导权批准,才能有效施行,否则便是废纸一张!何不看一下梵二会议十六个文献,哪一个没有教宗的批准?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境外人士纷纷进入大陆:西方的污七八杂的东西都带进了大陆,国家发现之后,采取了积极措施,给予了纠正。而教会人士带进来的腐败东西,有谁过问?例如,当时进来的度奉献生活的修道人员,看见内地教友,一如既往,虔诚地跪在地上,通功诵念玫瑰经、拜苦路,她们竟说:你们还这样落后,还跪着念这么多的经,我们早就不念了。她们竟然退回家去,只等教友念完经后,弥撒开始时才来圣堂(其实不是圣堂而是教友家中的空院子)望弥撒,而且老是站着或坐着,教友神父都很反感,很生气,但又奈何。我曾给教廷驻香港代办写信:“社会上带进来的垃圾东西,国家采取措施予以纠正,而教会带进来的垃圾,有谁打扫?有谁过问?你们进来的修道人员,竟不赞成我们通功念经而退回家去,影响极坏;建议不要再让这样的修道人员进入大陆”。可代办并无反应,人员照旧进来,照旧不赞成我们的祈祷方式。几十年过去了,这才知道境外有人早已在信仰上堕落腐败,因开放而影响了我们的好传统。而我们不少人竟盲目崇洋,效而学之,模而仿之,以为时髦,竟不知其乃信德危机,可不痛心?③.今年(2012年)元月27日,教宗本笃十六,在梵蒂冈克肋孟大厅向信理部的工作人员的讲话时说:“我们的信仰在辽阔的大地上频临死亡的危机,像一个没了燃料的火苗。我们正在面临深刻的信仰危机;一个宗教感情的丢失,正在向今日的教会构成最大挑战。因此,我们这时代的整个教会的首选任务,就是重振信德”(见Christ to the world双月刊2012年第3期),而我们很多人却盲目地一味崇洋崇外。老实说,崇洋的时期已成过去,不是我们要崇洋,而是洋人应当崇拜我们的时候了,是我们向外传教的时候了!听起来奇怪,可是实际!是我们应当把我们的宗教虔诚向外人传递的时候了。可能人家的学术理论比我们的高,但这与宗教感情和宗教信仰是两回事,在这方面,他们却应向我们学习。我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圣经的学者,其水平之高,不是可能远在我们神职人员之上吗?我们作为一位神职人员的学识若与信仰脱节,这学识有何价值?我们祖先遗留下来的古文化,非常重视礼仪,讲究礼节。对敬天祭神,更是肃穆庄严。“祭如在,祭神如神在。不与祭,如不祭”。“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论语·八佾》)的思想,仍存活在广大人民心中。对弥撒圣祭、对跪地念经还是很重视的。只是少数作了自由主义、现代主义、享乐主义、世俗思想俘虏的人们心中还留有崇洋的阴魂,是非不辨,一切看外人。④.我亲自经历过从海外留学回来的一个人,无另一方本堂神父的介绍信,就给举行祝婚礼,不问另方有无婚姻阻挡?是否受过洗?领过坚振否?祝婚后也不给另方本堂神父写婚姻证明书就了事,使另方本堂对自己下属的结婚一无所知,这符合教规吗?这竟是留学回来的人干的事!还有,一个离婚多年的女子,因其父母和本人宗教信仰都很虔诚,认真遵守教规,不愿犯重婚罪,在家“寡居”,这是信德的活见证。可是一位留学回来的她的亲属,竟说可以去自由结婚!这些活生生的事实,还不能引起我们的重视吗?还盲目地崇洋,行吗?难怪听说,有一位主教绝不允许自己的修生留学,谁要留学,就请他离开教区,真高明!⑤.再如违反教规而受处分者,按教规应服服帖帖接受处分而作补赎,立功赎罪。可是事实上不仅不接受处分,反而继续冒领冒行圣事,既不悔改也不认罪,还要强辩十三分,这样的信徒,还有点滴信德吗?犯了重婚罪,教规明文规定不能领圣事,若仍然去领,这是冒领圣事,神学上叫亵圣,是至大的重罪,但仍然继续这样做,能说他还有信德妈?“不是向我说,主啊,主啊的人,就能进天国,而是那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天国”(玛7,21);“倘若你的手或你的脚使你跌倒,砍下它来,为你或残或瘸进入生命,比有双手双脚而被投入永火更好”(玛18,9;谷9,47)。这些都是信德道理。

17.还有一个问题,也与信德有关。有人借“本地化”这个时髦字眼,大谈一切要本地化。不知怎样理解本地化?试问中国的本有文化,在中国还能看到吗?中国的文化是什么暂且不说,本地化这个词的含义究竟是什么,谁也说不准,本地化是梵二后的新名词,出自拉丁文inculturatio。Cultura意思是“文化”,但前边加了一个in,意思就说不清楚了。in有“在……中”和“进入……中”两种意思,而中译“本地化”未必恰当。有人就认为本地化就是要变成本地的样子。真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进入文化”和“变成文化”,完全是两回事。再说,中国文化,在我们今日的社会还能看到吗?风俗习惯、思想方法、饮食服装、住房旅行,人伦道德,哪一样不是向外国学习呢?中国的文化:诸如: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在今日的中国还能看到吗?能行通吗?这些文化在今日的中国人眼中可一言以蔽之:“皆封建教化之教条也,不可取,可取者乃西方的文化”;外国人结婚,袒胸露臂,我们在学,外国搞同性恋,我们也开始学了,这是中国文化吗?现在有人把孔子学院搬到外国去了,要向外国人传扬中国文化。记得2011年在亚洲一个国家,举行当地教会的什么庆节,教宗派了一位枢机代表自己参加开幕式。枢机看到满堂只有座椅、座凳,不见跪凳,就发言说:“你们东方文化不是对敬神很讲究跪拜吗?怎么圣堂不见一个跪凳呢?这是你们的福音本地化吗?”这恐怕对我们是一个讽刺!我最近看到一位署名张多默的弟兄写了一篇谈本地化的文章,他谈本地化,先谈中国的本地文化,很有见解,值得学习。希望爱谈本地化的弟兄们,在信德年内,多向张多默弟兄学习,使福音进入本地文化。佛教可以说进入了本地文化。在我们的文化里,充满了很多佛教思想,“一个和尚担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还未报,时间未到”等等佛教思想,真算进入了中国文化。我们能象利玛窦、徐光启,把耶稣基督的福音信息,传递到中国的文化里去吗?使人人都认识耶稣的救世之恩吗?使基督的福音真的成为中国的文化吗?这才是inculturatio的真正意思。

18.第三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是重视昨天的宗徒书信,不重视今天的“宗徒书信”。在梵二以前,圣座的文告,即宗徒今天的书信,都是用拉丁文写成,而且都是以邮递传送。主教收到之后,或以油印,或以复写纸打印,发给每位神父。然后神父三三两两,互相咨询,共同研读,了解其精神而照办,以作自己灵修和牧灵的指南。而现在圣座的文告,都是透过网络传送,而且都是本地的方言汉语,但是认真阅读、学习、照办者,凭心而论有几人呢?据我所知,连文告名称不知者亦不乏其人。今昔相比,差距若何?多可怕的信德危机!这是我们在信德年应该深刻反省的问题。不听耶稣今天的话,也应听听耶稣昨天的话:“你们应当向世俗之子学习,这些今世之子,应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为精明”(路16,8)。世间哪有一个不听上级指示的世俗团体?他们是为现世暂时的幸福还那样认真,我们为来世永生的幸福,竟怠慢如此。难怪耶稣感叹地说“今世之子比光明之子更为精明”(路6,8)!

19.最后,谈谈为信仰作证的问题。为信仰作证,就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所信仰的教义。殉道圣人是用自己的鲜血证明自己的信仰;隐修、苦修圣人是用苦行证明自己的信仰;精修圣人(即生活在尘世当中的人),用自己的日常生活为信仰作证。精修圣人和作证者的拉丁语是同一个字:Confessor,是指在日常生活中,说话行事都按照信仰所要求的认真照办的人!精修圣人,就是如此成圣的。如果我们不知如何为信仰作证,可在《圣徒列传》附录八:圣徒分类索引里去找适合自己身份的圣人,作为自己学习的榜样。                                     

20.信德年对我们的要求:认识、学习、实践文献和教理,激发新福传   信德年是在梵二会议召开50周年,和《天主教教理》颁布20周年之际开幕的。这两件事很值得纪念,因为它们给今天的教会以新的面貌;同时,信德年年开幕之日,又是以通传基督信仰的新福传为主题的世界主教会议召开之日,今年又是教区成立80周年之际,这就给我们启示了,信德年应做什么。教区成立于1932年,回忆老前辈可歌可泣的几十年历史,应当鼓起我们后辈重振信德的勇气。在信德年里,重现教区成立后,仅十年的时间使教友人数翻了一翻的辉煌历史。激发新福传意识,即大力宣讲《梵二文献》和《天主教教理》;这就是要强调教会的本质问题:圣经、圣传、教会训导,尤其是教会活的训导权,这是新福传的核心问题。“基督的教会是活的天主圣言的教会”(《简编》16)。因为耶稣时代发生过的事,可能现在不发生;但耶稣时代没有发生过的事,现在却发生了。

21.在这信德年里,我们的行动:
    A.首先,司铎要做信德的榜样,严格要求自己,争做一位“真二八级(=成色十足)”的合格司铎。不做任何不符合司铎身份的事。要以弥撒和圣体圣事做自己灵修和福传的支柱,认真学习、领会梵二的要义和真精神:梵二是要“完整而纯正地通传道理,毫无更改和贬值”(教宗若望二十三语),梵二是要“使其丰富的教导与圣传的延续,在教会训导的指引下,能够被接受和实践”(信理部关于信德年牧灵指引)。然后按照教区的安排,领导托给自己牧养的天主子民,善度信德年。
    B.本堂司铎要在信德年里做很多事:1要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梵二文献》和《教理简编》学习上。 2要设法把牧委会编印的《梵二文献选录》材料让自己的教友扎实的学习。 3要使教友知道教宗《信德之门》手谕和圣座《信德年牧灵指引》的精神是什么? 4圣体圣事是新福传的泉源,要求信友多参与弥撒,参与圣体降福(拜圣体)。 5要特别重视祝福家庭、走访贫困,把这些工作当作自己的主要而神圣的工作,像圣维雅乃一样,整天忙个不停。  6要使教友知道“基督徒圣召就其本质而言,就是传教的圣召”(教友2)。帮助教友学会人人都把自己的信仰通传给和自己一起生活、一起工作的人。
    C.度奉献生活的成员,根据自己团体本有的神恩,1自己亲自去钻研、领会《梵二文献》和《天主教教理》,直接掌握教理知识和文献知识,不要一味听外人,不要把自己老放在被动地位,要学会辨认外人说的有无教会训导权的明文规定。 2听圣座的就是听耶稣的,加强对主耶稣基督的依附、忠于教宗、忠于健全的道理,这是目前我国度奉献生活的成员,最缺少的精神力量。任何修会也不能脱离《梵二文献》和《教理》,应该把《教会宪章》第六章特别当作重点来学习,做出信德的活见证。这是信德年对你们的要求。
    D.其他善会和团体,不管什么名称(如:方济三会、圣衣会、玫瑰会、福传组等),都要根据自己本有的神恩,以创新和慷慨的方式,服务教会。
    E.牧委会负责按照圣部《信德年牧灵指引》精神,①组织司铎培训班;②为青年人组织《梵二文献》和《教理》学习班;③组织“教理日”,以代替往日的“办班”,神父、修女、教友都应参加,内容应是文献、教理、圣徒列传。其间可以穿插一些活动,但不能一味追求‘活跃’。马家村那位少女的话值得注意!其父母说什么:“把社会上的渣滓聚在一块蹦蹦跳跳,结果一句经、一句教理也没学到,以后不准孩子参加了”,多沉痛的教训!④在四旬期内组织忏悔礼。
    F.《天主教教理》是教会全部道理的汇编,是完整信仰的保证。因此,信德年内,各堂口要继续并更扎实地结合《牧灵要理》学习《教理简编》,坚持每周学习一两条,每晚晚课重念的习惯。
    G. 信德年学习新福传,重振信仰生活,各堂口要保持每天念玫瑰经,每周五拜苦路,每月举行拜圣体圣时,和弥撒前念玫瑰经的传统,不得用唱歌代替。
    H. 男女修会,没有主教同意,不得将外地没有教会成文规定的作法引进堂区。
    I. 总铎区每月聚会两天,学习《文献选录》和《教理简编》及《圣徒列传》一篇(见《列传》后附录八),座谈分享感受和设想,如何为信仰作证?然后写出汇报材料交牧委会选评,作为铎区司铎给教友讲道分享之用。
    J. 严禁在礼仪中唱用流行曲配词的“圣歌”。

22. 结语
    “我来是为把火投在地上,我是多么切望它已经燃烧起来!”(路12,49。)为了借信德之年的神火,重燃我们频临熄灭的信德之火。(语见教宗2012年1月27日对信理部工作人员的讲话。)检讨了我们信仰生活中存在的失误之后,祈祷天主不要弃舍我们,使我们保持纯正的信德。借信德年的神恩,使我们的信德旧貌换新颜!“你们小小的羊群,不要害怕!因为你们的父喜欢把天国赐给你们”(路12,32)。死而复活的主耶稣基督,“祂是我们信德的创始者和完成者”(希12,2)。为了帮助大家善度信德年,我从《梵二文献》、《天主教教理简编》和《圣徒列传》中摘出若干重点,印成单行本,发给大家;特别使我们的修道人员和平信徒,使之作为信德年的学习材料,使大家对梵二、对教理、对信德的见证人,有所认识,有所遵循,有所仿效;从而珍惜、爱护、培养、保持自己由先人接受下来的得救的信仰!“得胜世界的胜利武器,就是我们的信德”(若一,5,4)。“天主以大能保护你们,使你们借着信德而获得那已准备好,而在末世要实现的救恩”(伯前1,5)。

    愿进教之佑,为我等祈!中华之后,为我等祈!

 
                                 凤翔教区主教     +李镜峰

                             2012年8月15日圣母升天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