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在飞翔

2012-08-29 14:08   董立春 修士  阅读量:458
    冬天的夜来得快,似乎太阳刚刚落山,夜就来了。突然一阵滴滴的响声把我惊醒,我拿起手机,是Mary的!我快速打开,一条消息跳入我的眼睛:
    “修士,在吗?旦旦病了!”
    “哦,是感冒了吗?”我回复。
    “不,不是,他已经昏迷三天了。”
    “什么?他怎么了?”
    “脑积水压迫了神经,怕是过不去这关了。”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
    我感到有冰凉的液体在我的眼角滑落,滑进了我深深的记忆里,我闭上眼睛,看到那可爱的孩子向我走来……
    第一次见到旦旦是在三年前,因为学业上出现一些问题,我觉得自己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休整,遂离开了学校,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了旦旦所在的孤儿院——山西新绛段民孤儿院帮忙,这才有缘结识似乎与自己生活很遥远的群体——活在世上的天使。
    记得那是一个很冷的冬日早晨,朋友把我从车站接来,去见孤儿院的负责人刘修女。见到刘修女的时候,她正在洗衣间里工作,穿着围裙,戴着手套。她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并请朋友带我去客房休息。我看到她的裤腿边沾了一些很脏的东西,看起来像孩子的排泄物。朋友告诉我,由于孤儿院刚刚迁到这里不久,还没有找到为孩子们洗衣服的工人,刘修女只好每天起早来做这些工作。
    午饭之后,刘修女带我去看孩子们,并向我介绍孩子们的基本情况。这里的孩子,大部分是脑瘫,生活无法自理。最大的叫欣欣,是孤儿院的户主,属于“元老”级别的。和户主欣欣在一个房间的还有其他三个比较大的男孩,分别是天照、天帅和天旦。
    当时旦旦趴在一张床上,双手支撑着大大的头颅,不断地用很甜的声音叫我:“叔叔、叔叔……”我过去摸着他的头问他好,笑着说:“大头大头……”没想到旦旦接续下面的句子“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说完便咯咯地笑。刘修女告诉我,旦旦原是脊椎裂,因为小的时候孤儿院的条件比较差,没有及时的治疗,现在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不断流出的尿液泡烂了他的屁股,还有更严重的就是脑积水,使他的脖子负担很重。之后我还看到了其他的孩子,二旦、军军、鹏鹏、娜娜、亮亮、娇娇、津津、露露、天英、囡囡、天耀……
    刘修女安排我为一些脑瘫的孩子进行一些简单的按摩,促进他们的血液循环,因为他们自己不能够移动自己的身体。我接受了这个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温柔的注视

儿子天旦


    孤儿院会讲话的孩子不多,旦旦是讲的比较流利的一个,每次说话的声音都像是吃了蜜。
    有一天中午,我还在午睡,听见旦旦很大的哭喊声:“我要进去!阿姨,我要画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起身到楼梯口去看,只见旦旦趴在床上大声地哭。我问过照顾他的工人才知道,他很想在屋子里学习画画,可是他的“屁股”不允许他长时间坐在板凳上。我走过去安慰他说:“旦旦,听话!你要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不然学习是没有用的。”他知道我素日疼爱他,便止住了哭泣,但还是请我帮忙把画板和画笔放在他的床上,他抚摸着画板,露出了笑容,我看得出他内心对画画的渴望。
    我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问:“旦旦,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啊?”旦旦看了看我,数着自己的手指,笑着回答:“我长大了喂饭给囡囡吃;给洋洋洗澡;帮萌萌包尿布……”听着旦旦的理想,我轻轻地别过脸去,擦拭湿湿的眼角。
    当春天来到的时候,刘修女给了我另外一个任务,带旦旦去上海做手术,治疗他的脊椎裂。
    在上海的日子里,让我更加了解了这个可爱的孩子,特别是当医生准备给他做手术,要我签下协议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他的父亲。我在心里不断祈求天主眷顾这个孩子,给他带来健康。接近五个小时的手术,为我却好似一个世纪的时间,看着他被医生从手术室里平安地推出来,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就是我的宝贝。从那天开始,我每天去医院看他,喂他吃饭、给他喝水、陪他聊天、听他亲切地叫我叔叔……随着他伤口有恢复,他可以下床,大小便之前有感觉,他会叫我帮他去卫生间,虽然每次抱着他都很辛苦,但是我却非常高兴,盼望着他恢复。
    从上海回来之后没多久,就到了学校开学的时间,我不得不离开这群可爱的孩子,特别是我的“儿子”——旦旦。
    之后的日子,听说旦旦经过手术更加热爱生活,开始读书写字。半年之后又在杭州做了一次手术,为了纠正他的脚,使他可以站起来。我也常常打电话给刘修女和旦旦,每一次都有好消息传来。“旦旦学会了很多个字,旦旦可以借助拐杖迈步了,旦旦可以帮工人喂其他的小朋友吃饭了……”
    哦,我心中暗想,我的“儿子”长大了……

精灵天露


    初到孤儿院的时候就被这个小小的精灵吸引了,她当时似乎只有六个月大的样子,却很是惹人喜爱了。刘修女告诉我这个孩子叫露露,是一位教友在小区的垃圾堆里看到后,把她带来孤儿院的。因为她是先天性的脊椎裂,腰部的肿瘤快要破裂,看起来非常虚弱。修女们马上和上海的医院联系,晚上便乘飞机去上海为她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使她现在看起来和正常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只是头部显得有点大,这种病的后遗症多会出现脑积水的现象。因为她刚做手术回来不久,需要特殊的护理,所以有一位年轻的修女在照顾她。
    我看到那位修女每天早餐前会给露露冲奶粉,洗衣服、洗尿布,娴熟的动作好似一位年轻的母亲。我有时候也试着和她聊天,交谈中我知道修女姓岳,来自云南的西南部,有着爽朗的笑。她不常讲话,做每件事情都是有条不紊的,似乎心里早已有数。
    有一天我听到露露的哭声,便走进去,看到露露正躺在床上,小脚不断地向上蹬着,双手拍打在一起,满脸的泪水浸湿了头发,发出响亮的哭声……看到我这个陌生的人,好像受到了惊吓,她停止了哭声,但还不断地喘息着,似乎哭也是件力气活儿。我也看着她,胖嘟嘟的小脸,小鼻子小眼小嘴巴,凑在一起那么和谐,我俯下身在桌子上的纸巾包里抽出湿巾给她擦去脸上的眼泪。她张着手,露出笑容,似乎希望我可以抱抱她,我便抱她起来,放在膝上,突然有一股“暖流”渗透了我的衣服……
    “上当了吧!呵呵。”岳修女手里拿着奶瓶,笑着从外面走进来。
    “看来我还需要学习啊!”我一脸的苦笑,把露露交给了修女,顺手捏了一下露露的小鼻子说“小鬼头”。露露看到“修女妈妈”来了,笑得更加的开心了……
    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因为岳修女有事要离开孤儿院一段时间,刘修女和我商量,是否愿意接替岳修女的工作,照顾露露。我很快地答应下来,开始了“奶爸”的工作。
    最初的一个星期真的是让我感到筋疲力尽,我以为带一个孩子很容易,没想到会如此的辛苦。在一个星期里我要学会为露露冲奶粉、打饭(把饭用机器打碎)、包尿布、穿衣服、哄着她睡觉、逗她开心……由于最开始照顾这么小的孩子,还读不懂她的语言,所以搞出很多笑话。
    第一天晚上和露露睡在一个房间,刘修女帮我把她哄睡了才离开。我也轻轻地躺在床上,合上眼睛,很快地找到了周公先生,和他聊得正欢的时候,听到孩子的哭声,我连忙起身,看到露露睁大了眼睛,似乎被什么吓到了,哭声不断,我突然想起了刘修女的嘱托——要在夜里一点左右再喂她一次奶粉,我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两点半了。我马上给她煮开水,冲奶粉,还要不断地和她说话,哄她开心。当我完成了这些工作以后,启明星已经升起来了……
    以后渐渐知道了露露喜欢吃什么样的食物,喝怎样的奶粉,几点会饿,多久会困……但还是有把不准的时候。记得有个早晨,我帮她解下穿了一个晚上的纸尿裤,纸尿裤还是干的,我刚刚给她换上新的纸尿裤却被她尿湿了。有的时候真想打她两巴掌,但是我知道这里面也有自己的错。有一段时间她夜里总是醒来,偶尔会哭,我便把她抱到自己的床上,拍着她,这样她会很快地入睡。看着熟睡的孩子,想想哪个这么大的孩子不是睡在母亲的臂弯里呢?早晨当我醒来的时候,总是发现她已经把被子蹬开,小脚翘翘着,忽闪着眼睛看着你,给你清晨的第一个微笑,这个微笑解除了我一天的辛劳。
    有时需要到街上买东西,又没有人来帮忙照顾她,我便抱着她去上街,很多人看了都说:“你的女儿好可爱啊!”我笑笑,欣然接受,默认自己的爸爸角色。
    看着露露从躺到爬、从坐到站、从牙牙学语到清楚地叫爸爸,她给了我欢乐,告诉我什么才是生命和真爱……


和谐·宁谧

少爷天耀


    天耀是这个大家庭的“小少爷”,这个绰号还是我给他起的呢!
    那是我第二次拜访孤儿院时候的事,距首次拜访有一年半的时间。我刚刚走进大门,便看到他坐在一个木马上,双手紧紧地抓住把手,两脚用力地踏在地上,身子前后不断地晃动,可以很快地移动自己的位置。他看见我来,便尝试站起来,但是试过几次都没有成功,重新跌在木马上,我赶快跑过去和他打招呼,并帮他站起来。他的气色比一年前好多了,很多时候会看到他借助木马走路,有时候也静静地坐在木马上,注视着前方……如果你不知道他的身体有残缺,会想到这肯定是谁家的“少爷”。这使我想起了和他第一次的接触。
    有一天刘修女请我代替值夜班的阿姨陪孩子,我知道值夜班的阿姨需要和几个孩子睡在一个房间里,在晚上不仅要给不能自理的孩子换尿布,还要喂较小的孩子喝奶,特别是要照顾生病的孩子,是蛮辛苦的工作。刘修女说阿姨做得很好,让她很感动,“这份工作如果没有爱,将一文不值。”
    刘修女走后,我检查了一下孩子们的睡觉情况。把天楠露出的胳膊放到被子里;把天娇无意弄到头上的枕巾拿下来,擦去她头上的汗水;把天英蹬开的被子掖好……哦,这是谁,在被子里撅着屁股,不断地前后晃动,还打着很大声的呼噜,我轻轻地掀开被子,看到一个被汗水浸透的脸,哇,原来是天耀。我抱着他,将他慢慢放倒,把他摆成睡觉的姿势,给他盖了被子,亲吻了他的额头,希望他有个很好的睡眠。
    我整理好了一切之后,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也就躺下休息了。在睡梦中被呼噜声吵醒,我打开灯,顺着呼噜声望去,看到一个孩子在被子里撅着屁股,前后不断地晃动……
    第二天早晨,刘修女问我是否睡得好,我笑着说:“还可以”,刘修女说:“没有被天耀的呼噜声吵醒吗?”“一点点。”我说道。刘修女告诉我说,天耀也是个脑瘫孩子,现在已经有四岁的样子了,还不会站立,只能够坐在床上,晚上的时候有些不大好的习惯,会撅着屁股睡觉,还会很大声地打呼噜;但他是很讨人喜爱的孩子,有很俊俏的脸和明亮的眼睛,偶尔也会听懂一些简单的话。刘修女希望他有一天可以站起来走路,因为常年在床上,影响了他的消化系统,身体有些消瘦。
    经过几年的治疗和锻炼,天耀的身体越来越好,虽然走路的时候还是像喝醉了酒,但这并不影响他“少爷”的身份,已经让照顾他的修女和阿姨感到很欣慰了。

吃不饱的二旦


    “狼来了,狼来了……”二旦左手拿着香蕉,嘴里含着糖,从门口一路跑来,打了几个趔趄似乎要摔倒,我连忙扶住他,对他说:“慢一点,别摔倒!”我问道:“哪里有狼?”二旦用手指着大门的方向,我随着他的手指望去,一个高个子的女子出现在大门口,浅色的牛仔裤,乳白的运动鞋,颈上围了鹅黄丝巾,头上戴着白色帽子,手里拎着很大的袋子向院子里走来。
    我走上前去和她打招呼,她见了我,笑着说:“你好!我是玛丽修女。你就是刘修女提起的那个很有耐心的修士吧?”说着放下手中的袋子和我握手,我有些羞涩:“别听她的,没有她说的那样好。”我这才知道这就是孩子们的“娘”,“狼”的发音是因为二旦有腭裂的缘故,所以发音不清楚,差点闹了大误会。在这之前刘修女曾经向我提起过她,她在这个大家庭里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不但是这个家庭的总负责人,还是孩子们共同的“娘”。因为她在负责一个幼儿园的工作,所以不常来这里,但每次她来都是孩子们最高兴的时候,因为不但有好的礼物,还有更多的爱给孩子们。玛丽修女擦去天健的鼻涕,抹去囡囡的口水,摸着旦旦的大头,刮了下天津的鼻子说:“小津津,你还好吗?”她知道这个患了软骨病的天津不会给她答案,但是她依旧笑着和津津讲话。她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分给孩子们,有水果、糖块、点心,还有很多的小玩具,一时间孩子们闹翻了天,玛丽修女看着孩子们,笑得很开心。
    二旦连着吃下两根香蕉,又拿起第三根跑过来对我说:“叔叔,香蕉!”我看着二旦高兴的样子,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时他大概有五岁的样子,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叔叔,馍。”他把手里的馍馍给我看。每次吃饭的时候他都吃很多,但在吃饭之后又拉着我的手,到厨房里去要馍给他吃,或者他会偷偷打开修女和阿姨的抽屉去找吃的。
    他的名字是玛丽修女起的,因为他有着几乎和旦旦一样大的头,又比旦旦小,所以给了他这个简单的名字。听刘修女说二旦小的时候因为不会站立,常常坐在便盆上,一坐就是一天。修女和服务阿姨都以为他不可能站起来,没想到通过锻炼,他竟然可以跑起来,只是有的时候不太稳,因为他的头很大,脚却很小。
    听服务过他的阿姨讲起他新年时候的趣事,因为是新年,孤儿院一方面自己购买一些年货,另外也有爱心人士送来很多吃的和用的东西。修女和阿姨们也希望孩子们有一个快乐的新年,便不怎么在吃的和用的方面控制他们。没想到二旦见到这么多吃的,控制不住自己,吃得太多,吃坏了肚子,修女们不得不把他送到医院治疗。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食物的渴望,每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不断地向你要吃的。
    别看他这样贪吃,却不是个吝啬的孩子。旦旦脑积水的病犯了之后,身体的右半边不能动,也不能讲话,二旦便常去给他送吃的,甚至把自己的零食给旦旦吃。有一次我去看旦旦,在门外看到二旦在那里喂旦旦吃橘子,他把橘子剥开,仔细地摘干净,送到旦旦的嘴里,说:“旦旦,你吃,你吃!”我看了这一幕,鼻子酸酸的,想落泪。


晒太阳


用午餐

蝴蝶的尾巴

    这一次,我轻轻地走到天照的跟前,握了他的手,他拿起我的手在鼻子前闻了闻,叫道:“小董叔叔”。我握紧他的手说:“天照好厉害!两年了,还记得我。”他哧哧地直乐。
    天照是孤儿院比较大的孩子,也是修女和阿姨们最头疼的一个。因为他的双目先天失明,又有癫痫,很多的时候因为不了解他的世界,所以在沟通和交流上常常有障碍。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有一位管服务他的阿姨正在处罚他,让他站在院子里,因为是冬天,他有些发抖。我听见那位阿姨问他说:“你为什么打娇娇?”“谁让她把我的蝴蝶尾巴抢走了。”天照说。“什么是蝴蝶尾巴?”“阿姨,就是娇娇手里拿的那根毛草!”在门口坐着的大头旦旦说。我和那位阿姨听了都有些哭笑不得。
    两年的时间过得真快,初来时天照看起来还只是个孩子,两年后的今天下巴上已经有了些许的胡须,身体也强壮了许多,一方面由于他缺乏运动,再一方面他是个从不挑食的孩子。每次饭后询问他是否好吃,他都很高兴地说:“好吃,好吃!”有时他也会表达自己想要吃的东西,比如他常问我:“叔叔,什么时候吃油饼?什么时候喝醪糟?……”我知道的便耐心地回答,不大清楚的便让他去问做饭的阿姨。有的时候阿姨被问得不耐烦了,就给他一些好吃的打发他出来。
    常听说失明的人,耳朵很灵,我在天照的身上看到了这一点。他可以从人脚步的轻重分辨出是谁走过;可以在很嘈杂的环境下听到电话的铃声;有的时候修女们烧水,又因为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就请他注意,若是听到水开的声音就告诉她们,他可以很准时地听到……他甚至还可以听到雪花落下的声音。有一次陪他在房间里聊天,他突然打断了我,说:“叔叔,你听,下雪了!”我往窗外望去,果真一片片的雪花正悄悄地落下。
    天照很多的时候是很招人喜爱的,但是有时候也真的让人头疼。
    因为他看不到,所以很多时候仅凭自己的听觉和嗅觉来辨别方向和认识人。有的时候他辨别得不是很清楚,会把便盆的垃圾倒在马桶的外面,不过我想有的时候他也是故意那样做,让大家注意他,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免会遭受一定的惩罚。我看得出来,有的时候他心中是有恨的,因为他常常带有破坏的欲望。他常常问我:“叔叔,卫生间的水管可以扯断吗?我的衣服可以撕坏吗?我要把旦旦的头打破……”我也尝试着和他解释,但是效果并不是很好,他还是破坏一些东西。如:撕坏了被子,打破了玻璃,咬断了勺子,抠伤了自己……
    随着他的渐渐长大,身体渐渐强壮,他不再惧怕惩罚,但我还是希望可以尝试着慢慢走近他。直到有一天我读过了程文辉女士的《伴我同行》才慢慢开始了解到怎样和盲人相处,怎样才可以走进他们的生活。不要以为他们看不见,就不和他们谈论颜色;不要悄无声息地走到他面前,让他猜你是谁?走路的时候要让他挎住你的手臂,这样他才会通过你的步伐判断路面的状况……我看了程女士的故事,被她对天父的信赖所感动,同样也被服侍她大半个世纪之久的和姐所感动,是和姐的挚爱伴随着作为盲人的文辉的成长,愿这大爱洒满人间。我在内心许下心愿,愿陪伴身边的人,特别是在身体上有残缺的人,一起走。


脑瘫的孩子必须要每天做痛苦的训练

后记

    还有很多的孩子的面孔不断地出现在我的脑海,还有很多的故事,但是我愿意在这里止笔。写了几个孩子的故事,断断续续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说句实话,有的时候在电脑前坐了很久几乎写不出一个字来,真的很感谢阿翟的不断鼓励,一次次给我时间,也感谢那些孩子们,让我在这深夜里有这样美好的回忆,我会记得你们,为你们祈祷!最后引用艺人陈美琪[注](她2008年领养露露做自己的女儿)在博客上的话,来表达我对孩子们的感谢:
    “看到这一张张坚强稚嫩的脸孔,像跌落凡间的小小天使,心里总忍不住问:‘天主啊!你为何让这些情况发生?缘何要这些天使折翼?!’但是,这些年下来终于了解,原来这些折翼的天使跌落人间,为的是温暖我们的心,感动我们铁石般的心肠!”

    注:陈美琪,香港演员、全能艺人。1978年从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毕业,不仅是TVB优秀的美女演员,还是高学历的大才女,也是著名作家,著有《我的野蛮继母》《一双飞往光明的翅膀》等书。她精通五国外语,不但戏演得好,而且会写歌作词,TVB里有些电视剧的歌词就是她写的。与大美女赵雅芝合作出演了红遍半边天的《新白娘子传奇》,在剧中饰演的“小青”令大陆观众喜爱并津津乐道,然而其实她也扮演过白素贞。除了演艺之外,一直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做义工的陈美琪,还被人亲切的称为“天使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