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那片虹

2014-05-04 14:05   思葭  阅读量:536
    我是一个简单的特别容易“开门”和“关门”的人,而对于写作情结,我心门常开。我认为它是存在于我体内的一种无意识的组合,也是藏在我灵深处的某种神秘状态的释放。虽然偶尔被岁月的风沙吹得凌厉时,它有时会被压抑被遗忘,但主怜我,每当我受到撼动时,写作的冲动总会顽强地一次又一次地裹挟而来,直到击败了我的怠惰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