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我爱您

2014-08-07 16:08   何新志神父  阅读量:1166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一年的时光相对于人一生的岁月来说不算什么,但母亲离开的这一年却沉淀了我的思绪,往事如烟似梦一幕幕浮现在我眼前。

    记得二十多年前,我刚懂事,正值父亲得重病之时,母亲听从姨妈的劝说领洗信了教。虽然最终父亲还是走了,但是母亲并没有因此动摇信仰,反而更加坚信天主。那时母亲才三十多岁,四个孩子最小的六岁,最大的十多岁,却是个残疾儿。大哥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需要母亲全天候照顾吃饭、穿衣、洗漱。我们另外三个孩子还要上学读书。当流言蜚语充塞耳际、人们用怀着疑惑的眼光准备看一个家庭如何支离破碎的时候,母亲没有丢下我们,毅然挑起家里沉重的担子,每天起早摸黑去地里干活,那段时间是母亲生命中最困难的日子。
    好天主并没有忘记他受苦的女儿,时时眷顾。耕田犁地,有善心邻居帮忙,作为报答,母亲给人家一部分田地使用;春种秋收之际,有热心教友和亲友们前来帮忙插秧收稻谷。然而多少次,到了交公粮钱的时候,半夜三更大队干部带人强行拖走新收的稻谷,母亲欲哭无泪,只有默默跪到圣像前去祈祷。
    有多少个早晨、中午和傍晚,到吃饭的时间了,母亲仍在地里干活;多少个晚上,一觉醒来,发现母亲还在洗衣服;多少个深夜,母亲还在洗菜捆菜,凌晨三、四点钟就要动身拉着板车走十几里路去城里卖菜。我们都不会忘记,不管多忙多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母亲一定要祈祷,不然绝不休息。
    母亲的生命就这样超负荷地消耗着,但她却无怨无悔。
    虽然母亲一字不识,却坚持抽空学习认字念经祈祷。有时母亲会借助熟悉的东西来记住一个字,并要用很长的时间。在母亲的努力下,她逐渐学会了天主经、圣母经、圣三光荣颂、信经、奉献全家诵、玫瑰经等经文,有些可以背诵,有些需要对照经本诵念。同时,母亲还向同村的人传福音,有十余人因着母亲而信教了。母亲不时提醒这些教友记得主日、瞻礼进堂参与弥撒,在家里也会带领大家一起祈祷、念玫瑰经、拜苦路。更重要的是,母亲也将信仰带给了我们,每次去教堂都会带上我们,我也因此走上了修道之路。关于修道这事,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最先她准备让二哥去修道,但二哥去过一次就不愿去了,后来母亲才让我去修道,没想到我一去居然就喜欢上教堂的氛围,愿意修道,至今有二十年了。原来“天主使一切协助那些爱他的人,就是那些按他的旨意蒙召的人,获得益处”(罗8:28)。
    自从我修道以来,一年难得回家几次。每次回家,母亲都很高兴,会将平时攒下来的东西一股脑地拿出来给我吃。有些东西都已经变质不能再吃了,而母亲仍不舍得提前吃掉。为此,我还曾经斥责过母亲,现在想来实属大不孝。其实,我理解母亲的心,也深深感受到伟大的母爱。
    对于其他处于苦难中的人们,母亲也会大发怜悯之心,会为他们祈祷。当有讨米讨饭的人来到家门口的时候,母亲都会尽力给些米、给碗饭,从不让人空手离开。等人离开了,她就会到圣像前去为那人祈祷。
    每次地里出了新鲜菜,母亲都会送些给教堂和那些熟识、帮助过她的教友们。当有人要给菜钱的时候,母亲坚决不收,甚至摆出一副划清界限的样子。这仍然挡不住别人偷着将菜钱扔进菜篮子。即使是在我圣神父之后,母亲都仍然保持着这个习惯。我知道,母亲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2007年10月27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在天津被祝圣为神父。在祝圣典礼中,母亲给我穿上祭衣的那一刻,我们相拥而泣,流出了喜悦和感恩的泪。这次是母亲生平第一次出远门,也是最后一次。当大家都认为,母亲苦尽甘来、好日子到了的时候,她依旧如从前一样过日子,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只是每次有人提到我,母亲都兴致极高、满脸笑容、倍感自豪。我与母亲诉说生活感受的时候,她都默默静听。当我遇到困惑的时候,母亲会告诉我:“我一直在为你祈祷,要依靠天主。”每次我都会重拾信心。
    母亲去世前的两、三年,身体每况愈下,身形更瘦小了,背也更驼了,手也更粗糙了,记性也大不如前了,因积劳成疾突然倒地不省人事的老毛病也更频繁发作了。就在母亲去世之前的三、四个月,她发病后去医院检查,心脏、大脑都有问题。稍住几天医院病情缓和了,母亲就要求出院,医生再三嘱咐,一定要注意休息、保证营养,但勤俭节约的母亲不懂得照顾自己,依旧下地干活,也舍不得吃。我们看着很心疼,多次提醒母亲要按时吃药、吃饭和休息,每次她都一笑置之,粗心大意的我们并没有提起多大的注意。
    2013年7月25日,母亲再一次倒下了,因为没有人及时发现,这一次她没有再站起来。走时,母亲还在洗衣服。二哥哽咽着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噩耗时,我正在医院准备针灸。我立即赶回家,只见母亲安详地躺着,亲朋好友、教友们围在四周,悲伤笼罩着大家。我强忍泪水,给母亲擦抹终傅圣油、行圣事,祈求仁慈的天主接纳她。我悔恨,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我多想用自己十载韶光换回母亲一度春秋,好多尽些儿女的孝心,但这已不可能!我深深感受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心情,不禁默默独自流泪。
    母亲一生受尽磨难,将我们抚养成人,没有享过一天福,也没有给过我们一点负担。她从没给我们讲过什么大道理,但她却用自己淳朴的人生,教给我们勤劳、善良、诚实、勇敢、坚韧、与人为善、关怀弱小、知恩图报、坚信天主、爱主爱人,给我们上了一堂永世难忘的生命课程。
    母亲太累了,就连天主也舍不得让他的女儿再受累了,接她回去了。如保禄宗徒所言“ 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这信仰,我已保持了。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就是主,正义的审判者,到那一日必要赏给我的;不但赏给我,而且也赏给一切爱慕他显现的人。”(弟后4:6-8)
    母亲,请放心地走吧!大哥已经安置妥当,我们都很好!虽然你离开我们,但我们并没有失去你。我们相信你在天堂也会一直为我们祈祷。在人生旅途中,你一定与我们同在、继续陪伴着我们,激励着我们前行。